消失的藺草田 與失落的編織技藝

王明政伯伯正在整理與綑綁藺草(楊雅淇/攝)

王明政伯伯正在整理與綑綁藺草(楊雅淇/攝)

(邱瑀薰 楊雅淇/苗栗報導)

苗栗縣苑裡鎮有著全台灣獨一無二的藺編工藝,這項工藝由清末流傳至今,藺草一直以來都用來編織成各種生活用品,其散發出來的獨特香氣,可用來驅蟲防蚊,夏天時坐在草蓆上更是涼爽。藺草作為綑綁的用途,用來綁大閘蟹,可以增添風味,更因為草吸水的特性,可使其保持新鮮。除此之外,也被用來綁金紙,取代橡皮筋,達到環保的訴求。

繁複工序 造就純粹品質

隱身在巷弄裡的透天厝,排滿了一排排曬乾且捆好的藺草,「我在種草的時候你媽媽都不知影在哪裡咧!」苑裡人稱「草王」的王明政伯伯從小家裡便種植藺草,從事藺草買賣生意,二十幾歲開始接下這份家業,到如今七十好幾,已經有五十多年的經驗。藺草農是一個看天吃飯的行業,為一年兩期,秋收的稱「允仔草」,品質最好,冬草則稱「三冬仔草」,品質相對較差。收成後,還必須經過曝曬,然後才能到藺編戶手中,歷經多樣工序完成編織後,還要再曝曬一次,使藺草更易於保存及利用。

吃飯看天 藺草耕作漸減

每年的利潤不定,藺草不能受風,又怕雨,尤其遇上天災,像八八風災來臨時,損失慘重。天氣好的話,草長得又長又粗,價錢相對高,若天公不做美,收成的草又細又短,編織起來不好看也不耐用,價格自然就低。過往,在地的苑裡人幾乎每人都有一手編織好手藝。從種植到曬乾、完成編織,一項工藝品的完成需要許多工序。現在,因為藺編文化的沒落,藺草的種植越來越少,過往滿布藺草田的苑裡風光已不復在,田地多改作或者建起水泥建築。

無人傳承 工藝技巧沒落

「現在老了,做不動了。」如今,王明政原本種植藺草的農地,轉型稻作,用契作的形式,請人顧田。相比藺草繁複的處理工序,稻作的形式利潤較高,也不必如此費工。許多老藺草農無不是轉型,不然便是將農田交由子孫耕作。「只剩一些老人在做。老人工不能算什麼價錢啦。」不只是藺草農,藺編戶也面臨同樣的情況。在現今藺編藝品價格低情況下,藺編達人盧來春阿嬤說,作品做完之後都捨不得賣,因為一個就要做好久好久,賣掉得來的錢還不夠吃一頓好的。顧客嫌一頂帽子好幾百塊很貴,其實那一頂草帽,簡單的要編一天,複雜一點的就要兩三天,而編草蓆的時間就更長。真的要算工資的話,根本就沒有吸引,年輕人無法接受,間接造成藺編產業的沒落。在經濟需求與文化傳承間,一個地方的環境勢必得因產業轉型而面臨改變。藺編戶的減少,代表著藺草需求降低,從而導致了藺草田的消失。

現在,苑裡藺編文化館致力於藺編文化復甦,藉由展示藺編工藝品,同時與老一輩的藺編手藝人合作,在館內示範編織技巧,邀請大人小孩一起體驗,重現藺編風華,可望再現從前的藺草之鄉。

整理好的藺草綑綁成束,準備販賣(楊雅淇/攝)

整理好的藺草綑綁成束,準備販賣(楊雅淇/攝)

前往藺草田的路上,路邊全是稻作(邱瑀薰/攝)

前往藺草田的路上,路邊全是稻作(邱瑀薰/攝)

關鍵字 ,

我要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