鴻海!為什麼買亞太?

P1050191


撰文/鄭志文
英國倫敦城市大學社會學博士
專長於全球媒體產業  文化社會學等領域
目前任職於靜宜大學大眾傳播學系


2014年5月26日,鴻海旗下國碁電子以116億新台幣認購了亞太14%股權,正式入主亞太電信。同年12月,郭台銘的新亞太誕生,宣告進入4G電信事業的時代。只是令人不解的是,鴻海已經是世界級的企業,116億儘管不少,對鴻海而言也不過九牛一毛,亞太在過去3G時代的市場佔有率亦遠落後於中華電信、遠傳與台灣大哥大三雄之後,又何需併購這個不算優等生的電信業者呢?答案有二,其一是因為亞太是一把鑰匙,開啟的是未來數位匯流下的電信龐大潛力;其二是併購亞太是市場競合的結果,除了亞太,其它暫時也買不到。

高成長 高成熟 高門檻—電信寡占市場的「三高」特性

亞洲電信市場到底有多大潛力?2014年亞太地區電信商務市場產值高達5,673億美元,相當於18兆新台幣。這數字除了大到一般計算機裝不下外以外,更重要的,它是全球各區域中產值最大,也是成長率最高的市場,其成長率高達45.6%。換言之,亞洲是當前最受矚目的發展中市場,這個時間點也是任何企業介入時風險相對較低,獲利反最可期待的時期。再看一數字,2013年全球行動通訊門號數為33億9,800萬門,2014年有了35億8300萬,到2020年預估到達43億3,400萬。如果仔細看,這些數字除了同樣很大之外,但似乎成長幅度並不高,僅約3.5%的年複合增長,換言之,這是一個相對成熟市場,由於電信事業資金與技術門檻高,使相對成熟的市場多為寡占市場。

進入寡占市場可免除市場先行者的市場初探風險,並且直接享受市場產值,不過真正冀望的不是門號接續費,而是上述電子商務整體大餅,那是整合上下游軟硬體通吃的大餅。問題是既有業者不一定願意讓位,過去在3G時代,台灣電信雖稱五霸,但實際上中華、遠傳與台哥大市場穩固,無法取代。當時威寶與亞太電信敬陪末座,不僅無法達到規模經濟,市場佔有率也不斷衰退。

鴻海入主亞太  是選擇也是無奈

電信事業的一大特性是「網路外部性」,簡單地說,愈多人使用的業者,其網路覆蓋人口愈多,使用者愈想使用;反之,用戶數逐漸低過200萬的業者會加速萎縮。這種趨勢下,威寶亞太用戶數快速下降,因此自己若不再增資布建,就得換人增資經營。然而改造的資金門檻太高,轉手的實體價值太低,早已趨於邊緣化的威寶和亞太電信還有什麼呢? 4G時代來臨,威寶與亞太的4G執照,正好給了其它潛在進入者絕佳介入的理由。

鴻海集團是重量級的潛入者,早在介入亞太前,鴻海早已入主國碁電子、台揚網通等說不完的科技大廠,簡單地說,電信事業由硬體到軟體、由上游到下游的生產鏈,鴻海都已佈下重兵,甚至連手機、電視、基地台等產品都可自行完成。當軟硬體都不成問題,在數位匯流時代缺的只剩傳輸系統了。常理判斷,在台灣如欲掌握寬頻通訊傳輸,不脫地網與天網。地網部份只有電信寬頻與有線電視寬頻,中華電信掌握電信寬頻,無法進入。有線電視併購除了屢屢引起社會關注,就算併了也不會是全台覆蓋,並非主戰場。天網部份主要是4G行動寬頻,在台灣有WiMax與LTE兩種規格,無奈台灣WiMax實際上是政策與產業錯誤投資下的孤兒,根本無力承擔數位匯流服務。最後LTE成為打通電信網通服務的唯一選擇,而能選擇的又只剩威寶與亞太。

規模最小的威寶電信在第一時間已被頂新集團入主,改為台灣之星,此時鴻海旗下國碁又難成氣候,亞太電信成為鴻海最後一步棋。嚴格來說,亞太不是優等生,然而亞太卻已有著全台網路幹線與4G頻段優勢,可以為鴻海快速接軌上基礎4G服務。

除了技術與基礎建設的必要性,此時在市場策略上,鴻海也不得不出手。當亞太釋出增資訊息,頂新集團、韓國軟銀與鴻海都躍躍欲試,如果頂新結合台灣之星與亞太,那麼台灣電信市場將變成四個寡占,潛入者更不易介入,必須阻止。策略上阻止頂新擴大市場是一回事,但事實上頂新競逐亞太資金不足,這場戰役本不會獲勝。真正在亞太之戰上具有威脅力的是韓國軟銀的外資私募勢力,若不及時出手,亞太電信一旦落入外資手中,日後再想取回成本難以估計,換言之,鴻海入主亞太不僅是主觀意願,客觀而言它本來就是市場大戰的結果,並在特定時空條件下被促成。

電信媒體集團化時代到來

P1050218

11屏指的11類終端屏幕,包含手機、平板、筆電、PC、一體成型電腦、可攜式電視、智慧型電視、電子白板、穿戴式裝置、電動車與機人;3網指的是互聯網、物聯網與智慧電腦;而2雲則指電計算與霧計算。(攝影/奚浩)

於是,亞太到了鴻海手上,台灣最有能力建構數位匯流能力的集團正悄然成形。當大家看到新亞太開台,正在不斷數落新亞太費率不優、訊號頻寬不穩等議題時,其實那都只是表面話題。鴻海要的不會只是新亞太的訂戶數與通話費,甚至某種程度上 4G接取費不過只是工本費。新亞太開啟的是一把鑰匙,一把連接網通背後龐大電信商機的鑰匙。鴻海早已佈下「11屏3網2雲」,也就是11種看的螢幕、3種傳送網路與2種雲端,4G LTE則是串起它們的關鍵樞紐,是全面啟動大數據經濟的契機。令人驚訝的不只是它的規模,而是不禁想問,一旦鴻海的11個屏幕落實於生活中,我們的眼晴、耳朵還逃得了這種舖天蓋地式媒體覆蓋嗎?

亞太讓鴻海串起完整生產鏈,貫穿軟硬體,讓這場電信網通的結構之戰有了雛型。當然如果要問鴻海與亞太成功了嗎?還早!市場穩定之路尚遠、規模經濟也未到,即便電信傳輸成熟,它啟動的是下一個問題,也就是有了通道,但內容何在?台灣電信市場上缺的仍是足以黏著閱聽人的內容,網通路上尚待活水來。只是不可否認的是,鴻海入主亞太正在開啟台灣空前完整的集團化過程。

 

我要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