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車環美七十天 回國利他不停歇

【記者 言佳銘 陳奮達/沙鹿報導】三十歲時獨自騎行橫跨美國。七十天,七千公里,只有自己一個人在路上。無法避免的種種挑戰。他都藉由自己的決心一個個克服。他說「當夢想動起來的時候,你只要跟著動就好」。回國之後,不斷分享自己的能量,幫助他人實現夢想。

他是吳佳穎,來自南投草屯。因為皮膚黝黑,大家叫他小黑老師。小黑老師在國中時期由於不愛讀書也不太會讀書而被轉入當時的高關懷班。後來他進入高職念了汽修科,選修了保齡球課程。在課程中他發現自己可以靜下心來打球,一直認真專注打球,打到了全國冠軍,最後被保送到體育學院。

在小黑二十四歲時,參加了一個體驗課程,課程中老師要大家畫出自己的夢想。他當時手繪了一張世界地圖,想和全世界的人交朋友。二十四歲時的這件小事成為了他三十歲自己獨自去冒險的動機,他決定獨自騎腳踏車橫跨美洲大陸。「到了三十歲時我決定去做自己三十歲前不會做的事情。」小黑這樣說道。他的英文很爛,沒有去過美國,也沒有很多經費。旅途中充滿了未知,這一切都要他獨自承擔。

在美國騎行的七十天裡,小黑遇到了重重考驗。但是他都通過自己的決心一個個克服。一路上小黑一直以《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中的一句話:「當你真心渴望追求某種事物的話,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你完成。」這句話激勵自己。最後他終於抵達舊金山的金門大橋,完成了自己的目標,做到了自己不會做的事情。

在美國獨自騎行的經驗讓原本浮躁、沒辦法靜下心來的他學會了怎樣與自己相處。當遇到挑戰時,可以冷靜下來思考並且做決定,也不會有太多情緒上的大起大落。旅途雖然是孤獨的,但可以安靜地思考過去、現在和未來。騎行結束後,他對未知更加的好奇。也因為這次的壯舉,讓他有了更廣闊的視野,對未知不再害怕。「因為我的夢想是跟全世界做朋友,美國是我跨步最大的一次。」小黑心想美他國都騎過了,這麼遠的地方都去冒險過了,去歐洲去南美洲都沒有這麼的困難了。他說「那我再看很多國家就會變得視野不太一樣,視野變成了全世界。」

回國之後,小黑將自己的經歷藉由一次又一次的講座分享給更多有夢卻無從實現的年輕人,也開始了自己的「利他行動」。他藉由自己的切身經歷,實際的幫助陪同更多的人完成自己的夢想。第一步就是帶高關懷生實際體驗十天環島。「一路上帶領他們去實現夢想,他們原本可能只是有夢,但現在因為你實現了夢想,這個過程很有價值。」小黑說自己起初對於帶領這群高關懷生去環島抱有很大的期待,期待他們可以改變很多。到中期發現並沒有想像的簡單,這件事情到最後也沒有改變他們的人生方向。只要他們在未來偶爾能提起這件事情,就足夠了。

帶領中輟生環島只是一個起點,後來小黑的「利他行動」變得越來越有意義,同時難度也越來越大。2012年4月時,他陪伴莊馥華完成環島和衝浪的心願。這兩件事對一般人來說可能並不是什麼難事。但莊馥華眼睛看不見、嘴巴無法說話,身體只剩頸部以上可以動,只靠著摩斯密碼輔具傳達訊息。因此,這次的利他行動對小黑來說挑戰重重。全程他都悉心為莊馥華的身體狀況著想,盡可能地讓她安全完成這些挑戰。

同年十一月,小黑又繼續前行。他決定再次幫助別人實現夢想,帶領協助郭韋齊登上雪山。郭韋齊失去了四肢,但她仍然踩著義肢登上雪山,創下台灣極少數四肢截肢仍然完成攀登高山的記錄。郭韋齊八歲時因病截肢,從此失去雙手雙腳,但她仍樂觀看待人生,登上雪山主峰。小黑從半年前就開始帶領郭韋齊做一些體能方面的訓練,比如去爬陽明山。最後歷時四天完成了攀登雪山的夢想。談起當時遇到的挑戰,小黑說:「其實他們跟一般人一樣還是會賴皮,還是會不舒服。他們的內心沒有那麼地強壯。我很習慣戶外活動,當我遇到戶外活動的困難就不會那麼的排斥。可是對他們來講可能就會很辛苦,因為他們會很受挫,身心都會覺得不舒服。」

這兩次較為困難的利他行動,讓小黑學習到比較多的是如何去放慢腳步,如何付諸更多的耐心去陪伴他們。對於這兩件事分別對莊馥華和郭韋齊的改變,小黑認為當他們完成夢想的時候,就會想更多他們想要做的事情。因為他們身上的缺陷讓他們有了很多限制,但其實如果有人幫忙他們都是可以做到的。這樣的行動讓他們對人生的態度有了更積極地轉變。

小黑並沒有就此停下自己的腳步。2014年暑假,他帶領靜宜大學「iPU領導培力團隊」成員前往馬來西亞騎行,以單車壯遊二十一天,全程1,000公里,參訪六所中學及二所大學,進行文化與國際交流體驗。

 

IPU團隊在馬來西亞騎行合照(IPU成員吳芷瑄 提供)

IPU團隊在馬來西亞騎行合照(IPU成員吳芷瑄 提供)

從規劃到實現,這一路經歷了很多,也讓大家學到了很多。他們遇到的第一個挑戰是去馬來西亞的經費問題。由於之前小黑去美國的經費來源主要是靠自己賺的錢和親戚的贊助。他自稱自己第一次去美國的經費像是土法煉鋼,他並沒有去行銷自己,經費籌得很辛苦。土法煉鋼的方式對於個人來說還能勉強應付,但是團隊的行動可能就會不夠力。所以就小黑自身的經驗來講,去美國的旅程是慢慢來。如果不去行銷自己,也還是可以去完成你的夢想,但會很辛苦。親戚的贊助會讓他覺得很不好意思,畢竟靠親戚朋友的贊助也不是長久之計。勢必要用自己的能力和不同的方式去跟大家說自己值得別人的贊助。

綜合這些經驗來看,小黑心想可否通過不同的方式來籌得經費。最後大家決定藉由義賣明信片的方式來獲得大家的支持。首先小黑請了老師來協助大家學習拍照和後期製作。兩個月後,每個人選取一張自己最喜歡的明信片出版義賣。義賣的場所從課堂同學到周邊朋友,從線上發帖到學校活動場地。

小黑認為義賣是一個讓大家勇於訴說自己夢想的過程。別人要不要買當然是他的選擇,但是別人的選擇是跟訴說的內容和投入度有關。如果有個很棒的想法,但卻不敢跟別人分享,只是悶頭做,這樣很可惜。義賣是訓練他們分享自己想法的過程。在過程中,大家會更清楚自己的目的。當有一百個人詢問義賣的原因後,小黑說「他們就會慢慢知道自己到底為什麼在做這些事情。

在去馬來西亞之前讓成員們能力加強了不少,但由於到馬來西亞是個全新的環境,對於成員來說充滿更不一樣的挑戰。所以小黑在出發前盡可能地增強團隊的多元能力,好讓他們到了馬來西亞迅速地適應。不過,一個團隊的成員並不可能所有人的能力都旗鼓相當,每個人的容忍度都不同,遇到新環境的適應力也不同。針對這些問題,小黑選擇了因材施教。他讓體能好的成員去帶領大家尋找方向,同時不斷鼓勵較弱的成員。在馬來西亞時,小黑對整個團隊的大方向是要共同進退,每個人都要保護好自己,一起並肩作戰。然後根據每個成員的個體差異,會去一對一的聊天從而鼓勵他們。透過溝通,讓每個成員更好的成長。每天也會根據大家的差異做不同的任務分配。

小黑表示,馬來西亞騎行過程中,IPU團隊成員從夢想規劃、鍛鍊體能、募集經費,到實際上路,在自主規劃的艱辛行程中,不僅學習成長,也是很好的人生經歷。

這一些系列的「利他行動」,小黑老師都藉由自身的實際行動幫助他人追逐夢想實現自我。他說「幫助他們,找到一種閃亮亮的東西從身上爆發出來,那個東西叫做夢想。」現在,小黑的夢想是幫助需要幫助的人。

「夢想就像一帖藥一樣。藥很苦,但只要是人,都需要這樣一帖藥。」小黑曾在他「夢的冒險」講座中這樣說到。他在夢想的道路上身體力行,從未停下腳步。

帶領郭韋齊攀登雪山(吳佳穎  提供)

帶領郭韋齊攀登雪山(吳佳穎 提供)

我要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