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分享100%的台灣好物

【記者 郭鈺琪/台中報道】在「好,的」,所有的產品都出自台灣的小農與手工藝者。一家華美街上看似普通的雜貨店 ,凝聚著店主黃奕杰美好的心願,讓大家看到台灣的本土好物,讓優質小農與創作者被更多人認識。學設計出身的黃奕杰運用自己的專長幫小農設計包裝,走訪台灣各地挖掘美好的人事物,還在大學教書的他平時經常奔波台南與台中兩地,雖然很辛苦,但每次聽到客人感歎:「這裡都是台灣產的東西啊!」黃奕杰就會覺得特別自豪,這也是一直支持他努力下去的動力。

「好,的」店內陶瓷作品 (攝影/郭鈺琪)

「好,的」店內陶瓷作品 (攝影/郭鈺琪)

從社區改造運動中反思

當黃奕杰還在念研究所時,經常跟著老師參加社造運動,幫助社區設計產品,改善環境。但他慢慢發現,這樣短期的社造不能從根本上幫到在地生產者。在幫玉山一個社區開發文創商品時,甚至有居民對黃奕杰說:「你們走吧,不要再來打擾我們了。」一開始只是覺得他們難搞,經過一兩次后才發現好像真的打擾了他們的生活。黃奕杰說,許多社造都是拿著政府給的錢強制進入一個社區,當錢花完之後就離開了,可能只是幫他們開發一個品牌,但不去進行維護經營,十分可惜。「我希望的是不用依靠政府的錢,社區或生產者本身能夠用自己的力量,做自己想做的事。」曾經跟老師去阿里山做生態規劃,因為經費用完就要離開,老師對黃奕杰說:「如果想再幫助他們就自己去。」他也開始思考有什麼方法可以永續地幫助社區的居民。

黃奕杰認為,無論是小農生產者還是手工藝者,他們最大的困難是,有好的東西卻沒有人看見,賣不出去。「沒地方賣,我就開一個地方賣這個東西。」這是黃奕杰開店最初的想法,希望能夠藉由自己的平台,讓台灣本地的好農物、好手藝被更多人看見。但這又不僅僅是一個販售平台,而是黃奕杰與創作者共同開發、培育一個品牌,與他們長期地合作,「以前參加社造只是單純地做產品設計,現在從產品的發想到包裝的設計,再到通路的販售我們都可以掌控。」

「好,的」與屏東長治百合部落園區合作,選用原住民的傳統作物紅藜加上精美的包裝設計,成立了「小豐日」穀物品牌,幫南投幫無毒耕種香菇的小農開發設計了「好,的菇」香菇品牌。合作成立的品牌會在小農生產地販售,也在「好的」店內擺貨,黃奕杰還會在「好的」網站與臉書上同步做行銷。

修改

「好,的」為小農設計產品的包裝 (攝影/郭鈺琪)

「好,的」為小農設計產品的包裝 (攝影/郭鈺琪)

只與「性格」相契的生產者合作

「好,的」裡的物件都是黃奕杰親自與生產者見過面,自己試用後才擺放出來,他覺得跟生產者親自見面是對生產者的尊重,也只能通過詳細的聊天才知道適不適合。「好,的」的面積不大,但物件種類豐富,包括陶瓷、木作、飾品、文具、農產品、身體洗護用品等在內共有24個品牌,其中有小有名氣的品牌,也有不少素人品牌。在黃奕杰看來,挑選的標準是必須產自台灣,能用在生活裡,不要有太華麗的裝飾,最重要的是作者的「性格」要與「好,的」相契。不少手工藝者與黃奕杰初次接觸時,首先考慮的是能賺到多少錢,而黃奕杰認為「作者的理念首先要與我們相同,即使我們還不是很有名也不希望與這麼功利的人一起工作。」

「好,的」店內一角 (攝影/郭鈺琪)

「好,的」店內一角 (攝影/郭鈺琪)

與生產者彼此合適是黃奕杰認為十分重要的一點,有一些小農更願意與大廠商合作而拒絕了「好,的」,對此他也不見怪,「可能每個小農對自己的期許不一樣,我希望能用自己的設計專長幫助需要幫助的人就好。」對黃奕杰來說,設計是習以為常的事情,但每次幫小農的產品做了一個包裝,整個社區或族人都會因此而十分高興,「他們會對品牌有一種歸屬感,也更加努力地去做這件事。」

黃奕杰曾去到苗栗苑裡,看到許多蘭草婆婆(當地從事蘭草編織的年長婦女)用雙手,經過「曬」、「剝」、「析」、「槌」、「揉」幾道複雜工序,認真辛苦地慢慢將堅韌的蘭草變成精緻細膩的工藝品,黃奕杰感歎這樣古老美好的手藝因為耗時長、生產不易已逐漸被時代遺忘。在他看來,蘭草婆婆們編織出的不僅是包包,還有對這片土地世代的情感與記憶,「台灣能有人在一直做這些工藝已經很可貴了。」「好,的」幫他們賣蘭草手工作品,也是希望這樣好的作品與心意能被看見,並且能夠支持蘭草婆婆們繼續做下去。

「好,的」想要推廣台灣好的物產人情(攝影/郭鈺琪)

「好,的」想要推廣台灣好的物產人情(攝影/郭鈺琪)

客人的支持帶來感動與信心

黃奕杰坦言,開這樣的一家店並不容易,沒有政府補助與其他投資,2013年剛開店的前幾個月客人也很少,還要用自己的設計公司來補貼。但令他印象深刻的是開店不久,有一個客人幾乎每週都會過來,默默地買幾千塊的東西,然後跟他們說「加油!」也有特地騎機車過來的蛋糕店老闆,關心店裡的狀況並且跟黃奕杰說:「加油!這需要時間。」還有偶爾經過進來店裡的女孩,為所有產品都產自台灣而驚歎,離開時對他們說:「要加油,開這樣的店不容易。」

每一個陌生人的「加油」對黃奕杰來說都是莫大的鼓勵,「他們讓我知道我做的事是對的。」而現在有許多香港、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地的朋友也遠道而來,有位香港的客人回去後在「好,的」臉書上留言:「一直被老闆您堅持夢想的態度感動,很想常去消費支持。」黃奕杰自己也有許多外國朋友,他不希望朋友每次來台灣就只是帶鳳梨酥與太陽餅回去,而是可以帶回一些可以長期陪伴自己、有情感依附的物品。

用市集活動串聯社區

「好,的」位於台中土庫里華美街上,周圍主要是居民住宅。雖然周邊的阿公阿嬤一開始也不了解這家店在做什麼,但在夏天會搬椅子到店門口吹冷氣聊天,這讓黃奕杰覺得十分有趣。後來他發起了好鄰居計劃,聯合其他店家與住民在華美街上一起辦市集。

     為了讓一般居民都參與進來,黃奕杰邀請附近的建築設計工作小組、雜貨店老闆、洗衣店老闆娘,還有土庫里的里長一起協辦。除了傳統的手工攤販,還有街區附近的傳統杏仁茶、叭噗車攤販,鄰居的拿手料理、二手衣物販售,街區其他特色小店集章抽獎等活動。黃奕杰說,之所以想到要辦市集是想要讓鄰居知道我們年輕人正在做的事,也活絡起整個華美街。對比起特地規劃而成的范特喜,黃奕杰更希望一些特色小店能自然湧進街區,為社區帶注入新的生命力。

市集結束後,里長與許多居民都問:「我們可以每個禮拜都辦一次嗎?」後來黃奕杰又辦起了以食物為主題的好人良物市集,在這次市集前,「好,的」團隊調查拜訪了五個以上的日本跳蚤市集,三個韓國市集以及許多的台灣市集。黃奕杰想努力讓大家看到台灣也能辦出很好的市集,最重要的是能增加華美街的活力,增強社區的互動性,希望保留大家開始認識這個街區的契機。

除了市集,「好,的」還開辦了「好學」課程,定期邀請工藝家過來講授竹編、皮革、造紙、陶藝、肥皂等手工課,課程結束後老師與學生圍坐一桌吃飯。黃奕杰說,辦這樣的課程不僅是希望能夠讓普通民眾了解每件工藝品的來之不易,體驗手作之美,也希望能通過「共食」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

讓「好,的」走得更遠

在「好,的」狀況慢慢好起來時,高雄市文化局找到了黃奕杰,希望它們能在高雄駁二藝術特區開設分店,打了四次電話到店裡黃奕杰都不在,於是直接從高雄來到台中的店舖等他。黃奕杰被他們的執著感動,「他們不是隨便說說,而是十分認真地邀請我們過去。」而在認真規劃中的高雄的分店也會結合在地特色,加入更多高雄本地的小農產品與手工藝品。

黃奕杰今年計劃了小旅行帶台灣創作者去日本參訪學習,「去看一下別人怎麼做,希望創作者能有更多的交流,激盪出不同的火花。」目前也在準備出一本刊物,以工藝教育與工藝家的訪談為主,黃奕杰希望「好,的」不僅是一個販售平台,更是一個可以與民間藝術家,小農生產者一起成長的夥伴,這也會讓「好,的」走得更遠。對於開店才一年多的小店,黃奕杰將它定義為一個社區型店面,誠品曾經發來設櫃邀請,但黃奕杰認為自己的店並不適合以營業額為考量的形式經營,他更看重的是能不能一步步實現當初推廣台灣好物的願景。

我要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