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爸的天堂路

10965797_1008765715804977_1932885257_n

插圖/Cathy

阿爸的天堂路
吳文婷

文彥怎麼也沒想到,昨日的阿爸身體是這麼硬朗,還能跟叔仔在那邊泡茶看摔角有說有笑,怎麼會因為洗澡時跌了一跤,送進加護病房再出來時已經是回天乏術了。

醫生對文彥說:「把老人家接回家吧!我們有幫他打了一針強心劑,有足夠的時間讓他撐到回家。」文彥聽到的一瞬間,手都在顫抖,旁邊三姐已經是止不住眼淚掉落了。文彥打電話給大姐和二姐要他們準備後事,而後就跟上救護車。車內播著一遍又一遍阿彌陀經,文彥一路上都緊握住阿爸的手沒有放開,一直對阿爸重複著說:阿爸,回家了。

把阿爸放置在神明廳,姐姐、孫子和姪子們都哽咽的說不出話來,三姐在旁跟大家說:「要阿公走的順利就不可以哭喔,一哭阿公就會放心不下你們的。」大家一聽只能拼命把眼淚往肚子裡面吞,坐在阿公四周,一遍又一遍的助念。場面是哀輓肅穆的。接著大姐夫也回來了,文彥老遠就聽到他姐夫勇仔的大嗓門了。他叫他的孩子們用爬的進來,跪在阿公前面,來見阿公最後一面。

勇仔進來也馬不停蹄吩咐文彥和孩子們做這做那。

「文傑仔,去準備腳尾飯,再去買熟鴨蛋。」

「小君,去把紅紙貼在鄰居的門牆上,每個都要貼不能漏喔!」

「祥明仔,去跟阿舅拿錢買一些金紙和紙車回來……」

大姐夫看來是想全權操辦,但是大家之前就講好說給三姐操辦阿爸的喪事。

於是文彥就聽三姐在抱怨說:「姐夫真不夠意思,怎麼都沒跟我們商量,就自己一個人主張所有事。」

這時候,後院又可以聽到大姐夫在問叔仔們:

「這樣做對不對,這邊是不是要貼什麼?」

後事的準備很忙亂,通常像這種事以往都是阿爸一人操辦,現在阿爸走了,原本平穩的關係似乎都亂了套。三姐蓮子是個虔誠的佛教徒,她希望用簡單肅穆的佛教式葬禮送阿爸最後一程,一切簡單就好;大姐夫勇仔就不一樣了,勇仔是個忠實的道教派,他覺得老人家活到這麼大的歲數了,一定要把喪事辦的熱鬧才行,不然會給左右鄰居笑話。雙方後來爭執到有點火氣了。

「說那什麼話,老人家辛苦一輩子,怎麼可以不燒錢和車,給他在下面享受。」

「我們那邊就沒有在燒金紙的。」

「這樣怎麼對!連師公都不請,是要給人家看笑話嗎!」

文彥當然知道三姐的用意,體諒到文彥現在的經濟狀況,所以希望簡單就好,但是大姐夫那邊也要安撫好,不然親戚多年的感情會就這樣打壞的。

「好了,姐夫,之前我們有先商量過了,阿爸的喪事全部由蓮仔操辦,是想說三姐對這比較熟悉,我知道大家都是為了阿爸好,那有事大家都可以坐下來商量,是吧!秀鳳、美惠。」

「就是呀!大家有事用商量的,不要在這裡大小聲。」

「嘿啦!嘿啦!勇仔,不要在這裡吵,阿爸才剛躺下而已,讓阿爸好好的走,不要讓他擔心。」

勇仔看來氣還是沒消,走出門外時,跟叔仔和伯仔在那邊說話,從他的臉和手勢看來,還是很激動。

「他們現在都要請吃素的來做,叔仔你說,這樣都沒照規矩來怎麼對!」

叔仔的看法跟勇仔不一樣,他跟文彥他爸當了那麼多年鄰居,也知道他是拿香的、吃葷的,但是人家的家務事,他又能多說什麼。所以他吼了勇仔一句

『人家女兒的事情,自己決定就好,你一個外人在那邊插什麼嘴!』

大姐夫聽到叔仔說了這句,就閉嘴了。秀鳳和蓮仔聽到叔仔這樣說,越發感謝叔仔啊!

接下來就是照蓮仔的方式下去跑流程。外面蓮仔佛教的朋友來了一批又一批,都是來幫忙助念的,一時間,阿爸靈前梵音繚繞,漸漸的把浮躁的心給舒緩下來。回到喪禮該有的氣氛,孩子們都坐在外面助念,年紀較大的孩子表現較穩重,能坐上好幾個鐘頭;小朋友就不行了,體力好點的就扭來扭去、走來走去一刻也不停,體力差點的唸著唸著就趴在媽媽的懷裡了。助念一直持續到很晚,文彥在後面看著,他替阿爸感到欣慰,因為這些孩子們每個都是阿爸抱過的、養過的,現在都能送阿爸最後一段路,真的很好,真的。

過完了忙碌的前幾天,大家稍微喘了口氣。現在一到下午5.6點,大家只要一下班就往老家跑,再怎麼忙都抽空回家給老人家上一炷香,再跟大家一起吃個晚餐,然後坐在前院靈堂的地方,大家一起聊聊天,從政治、財經、環保到孩子們的八卦,無所不聊。偶爾也用長輩的身分關心一下孩子們的生活,問交了女朋友了沒、是不是又失戀了、工作如何啊或婆媳間相處的怎樣啊?當然關心的部份會比聽八卦的部分多。

『文傑,最近工作順利嗎?』三姐夫關心起姪子的狀況。

『喔!這個喔,進去做三個月公司就倒了,現在還不知道。』文傑乾笑的說著。

『怎麼這麼厲害,倒這麼快。不然我們公司最近開新廠,你可以過去面試看看,你之前有在這邊做過,應該會比較順。』

『好啊! 我會過去面試,謝謝姨丈,。』

『哎!阿華,你也快三十了,跟那個玲玲是有沒有打算結婚啊!』

『哈哈!姑姑,哥已經換女朋友了啦,現在是琪琪了喔!』

『阿華,你這樣小姐一個換一個,沒有要定下來嗎?』

文彥默默的在一旁聽著,他想起以往相聚的時候,大家總是會坐在前院的老榕樹下,鄉下晚上的星星總是特別的多、特別的亮,風也是微微的吹,偶爾會落下幾片葉子在茶杯旁,阿爸會叫孩子泡茶,然後酙茶給客人喝。那時,聊天的話題總是會扯到文彥身上。

『文彥,我朋友那邊有一個女兒人長的不錯又乖,我介紹給你們認識一下。請人家出去喝杯咖啡也不錯啊!』秀鳳一如往常般關心起弟弟的狀況。

『對呀!多出去認識一下,不然你都三十幾了,都還沒定下來,我們這些做姐姐的都擔心你。』美惠也說著不下數次同樣的話。

『嗯!再看看吧!』文彥也不下數次的同樣敷衍著姐姐們。因為每當談起這個話題,阿爸就會開始沉默,文彥知道阿爸又再生悶氣了。相處這麼久,文彥知道阿爸最在意的就是他的婚事,只要阿爸的朋友一來,難免都會問到文彥『結婚了沒?』阿爸都會覺得很尷尬。老人家觀念裡,孩子長這麼大還沒娶老婆,並不是一件光榮的事。文彥也不好過,一直被念的感覺很差,好像沒有娶老婆這件事,是在某方面否定了他這個人似的。他只想安安靜靜的過生活,有父親陪伴就好了,其他的還沒打算。只是現在唯一陪伴的親人不在了……

『文彥,喪事處理完之後有什麼打算?』蓮仔突然問了這麼一句。

『……』文彥沒有回答,他搖搖頭,因為他也不知道。

 

阿爸火化後,大家開始整理家裡,也整理阿爸的遺物。阿爸的房間都是一些舊家具,東西堆很多,但是井然有序。文彥常常在打掃房間時會丟掉一些雜物,但是,老人家都會再撿回來,然後跟文彥說,這些東西還可以用,不要丟掉。重複幾次後,文彥就不管他了。現在再看,好像也不是那麼捨得丟了。

『這個箱子鎖著打不開,文彥這裡面是什麼?』秀鳳問著。

『我也不知道,我拿鑰匙開開看。』

箱子一打開,是一張張泛黃的照片和一個紅緞滾金邊的戒指盒。

文彥仔細的看著,照片是阿爸和文彥的合照,文彥從一張張拿起來看。第一張是阿爸抱著還是嬰兒的文彥,阿爸笑的很開心。第二張是初中畢業時和阿爸的合照,表情雖然嚴肅了些,仍然可以看到眼角充滿笑意….。看完照片,他拿起戒指盒,樣式雖然有點老舊,東西仍被保存的很好。文彥打開戒指盒,眼眶紅了,原來裡面夾著一張紙條寫著:給文彥結婚用。

大姐美惠看了說道『說實在的,阿爸生前雖然常跟你吵架,但是你對他的照顧,他其實都看在心裡,就是不說而已。阿爸也常跟我們說,希望妳快點娶老婆,也不是真的怕在鄰居面前抬不起頭來,他是怕不能陪你走太遠的路,希望你有個人陪伴。他在擔心你,只是不知道怎樣表達關心而已。』

二姐秀鳳也說『他其實也就那小孩脾氣,他還常打電話跟我說,你們又吵架了,你的臉都臭烘烘的還不跟他講話。家裡也就你跟他兩個人,你不跟他講話,他就無聊了。說到底,阿爸這最後十幾年,如果沒有文彥辭職在家陪他,他一個人還真不知道怎麼過』

『對呀,阿爸都不要我們煩惱,從年輕到現在有什麼苦都自己擔起來。好加在有小弟陪他,阿爸有什麼事情都是小弟幫忙照顧的,不然我們都嫁在外面,遠水都就不了近火。文彥,我們都要多謝你啊!』蓮仔也說著。

文彥哽咽的說『我知道,就算阿爸什麼都不說,我也知道。我只是很捨不得他這麼早走。』

蓮仔拍拍文彥的背,對她們來說,文彥不管到幾歲,都還是她們心目中需要人照顧的弟弟。蓮仔她們也都知道,文彥會辭去工作的主要理由還是為了照顧阿爸,阿爸年紀大了,腿腳開始不方便,一個人在家裡大家都很擔心。老人家又為了自尊,說什麼也不肯請菲傭照顧。文彥才毅然辭去工作,搬回老家就近照顧阿爸。鄉下地方又難免閒言閒語,一個大男人不工作不結婚,是會被說閒話的。有幾次,文彥自己都說他壓力好大,他快受不了了。卻又還是回阿爸身邊。蓮仔她們是很感激文彥的。

『出來吃飯喔!開飯囉!』大夥兒在外面喊著。

裡面也回應說『好!要出去了。』

這是很豐盛的一餐,大家都吃的很滿足,畢竟累了這麼多天了。吃完飯後,大家也要回自己的家了,上班的上班、上課的上課。生活還是要繼續過。

『叔叔,拜拜。我們放假再回來喔!』

『好,拜拜。開車小心啊!』送完最後一個孩子。文彥轉身看向房子,偌大的一棟房子,終於只剩下一個人住了。文彥默默關上門,微微生鏽的鐵門發出機嘎聲,空盪盪的房子裡迴音特別響亮。

文彥不知道該做些什麼,以往這個時候要幫阿爸放水,讓他準備洗澡。他發了一會兒呆,還是轉開水,轉到一半又關了起來。看看手錶才5點,突然什麼事情也不想做了。就坐在客廳裡看電視,一台一台的轉……。

日復一日,一個人吃飯、一個人看著電視、一個人睡覺,時間似乎都跑的特別地慢,一個人守著偌大一間屋子,時間和空間似乎被無限拉長,一種”寂寞”的感覺慢慢在文彥心中滋生。假日時,姐姐們會輪流回來吃飯,聊天,熱鬧的人聲會填滿整間屋子。但是人一走後,就空盪盪的什麼也沒有。

『 鈴~鈴~』一日,電話聲響起。

『文彥啊!我是台東的姑丈。姑丈年紀大了,身體也不太好了,沒辦法過去找你。你過來看看我,也讓我招待幾天吧。就這麼說定囉!這幾天沒事就過來吧!』

文彥想了想,也就說好。台東的姑丈是最關心阿爸的人,就過去台東看看也算是替阿爸過去謝謝姑丈這麼多年來的照顧。

文彥關起大門,拜託左右鄰居照看一下房子,再看了看,想起自己也有十幾年沒出過遠門了,心情是說不出來的複雜。

文彥也不急,挑了一班復興號的車慢慢坐往台東。聽阿姐說,太麻里是個很漂亮的地方,去走走也好。不知道坐了幾個小時的火車,終於到了太麻里。到的時候是晚上,站台上走來一個很眼熟的人,穿著迷彩褲和白色汗衫在對我招手。

『吼~是文彥吧,我是阿輝啦!多少年沒見了。』

『阿輝!』文彥驚喜的叫著,拍拍阿輝的肩膀。『退伍後就沒再見到了,十幾年了吧。』

『是呀!都一把年紀了。你這幾年過的怎樣。』

『過得去啦,我爸走了之後,一個人也是照樣過活啊!』

『我聽說了,節哀啊!走,我先帶你回家,我爸在等你。』

『好!走吧。』

晚上的太麻里很安靜,路上只有幾盞路燈,忽明忽滅的閃著。到姑丈家時他們已經準備好晚餐等我了,姑丈很高興,多喝了幾杯酒,他跟我說了很多早期他和阿爸在南洋當”水鬼仔”的事,以及後來我阿爸是怎樣一人兼任四份工作在養家庭的事。

『你都不知道,你阿爸後來有跟我說,他最擔心的是你,他說你還年輕,卻被他綁住,哪裡都去不了。其實他也會內疚的,你知道嗎。他還說他希望他的孩子們不一定要書要讀很高、生意要做很大,但是他希望你平安快樂就好。你呀,如果還不知道要做什麼,不要急,慢慢找,但是生活不能沒有目標。你就先住在這裡幾天,把這裡當家,安心住下來,台東很漂亮,叫阿輝帶你去走走,知道嗎!』

姨丈後來喝醉了,被阿輝扶進去睡下。我拿著啤酒跟阿輝坐在院子裡,一罐一罐的喝。我問他『你沒結婚,姑丈都不催你嗎?』

阿輝說『念著念著,唸不動他也不管我了。你咧?為什麼不結婚?』

『也沒為什麼,就覺得有沒有結婚沒那麼重要。』

『也是啦!啊你以後要做什麼?』

『還不知道,先四處走走,去看看再說吧!有很多地方年輕時沒去看過,我想去看看。也沒有一定目標啦!』

『哈哈!也是啦,誰說一定要有工作有老婆有目標,還不是照樣在生活,像我就是幫我爸種種田,回家再跟他鬥鬥嘴,也挺好的。』

就這樣一直喝到天亮,文彥看到太陽從山那頭升起,暈黃色的光很柔和,文彥的喜悅隨著晨光灑在金黃的穗浪上,40多歲的年紀也隨著飄走了,文彥在心裡對著阿爸說,我會讓自己過的很好,去各地看看走走,我也想看看其他人怎麼生活,不要替我擔心,最後我一定回回家的,那個我長大的家。阿爸,一路走好。

『阿輝,這杯敬我爸。』

『好!敬阿叔。乾啦!』

 

 

 

 

 

我要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