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本質上改變 產生好的質變

【記者 洪嘉岑/台中報導】位於舊城區的好伴一直是個孕育各種想法的環境(攝影/洪嘉岑)

台中火車站附近的第一廣場,一些住在台中中區老台中人,看準第一廣場這邊有很多東南亞的朋友,紛紛湧入,開店、做生意,他們認為這是一股商機。漸漸的,到了假日,台灣各地的東南亞朋友都會搭上火車聚集到這裡,濃濃的東南亞味,為台中帶來不一樣的人文風景。

四月的時候台中在地團體「好伴」邀請「好的質變」的馮安,一起來舉辦在地的小旅行,小旅行是好伴一直在做的事情,前面幾次小旅行的類型幾乎都跟在地文化有關,而馮安所屬的好的質變,也對東南亞文化很有興趣,一直持續地做田野調查,打算把第一廣場的故事拍成劇情片紀錄下來。馮安說,「這次則輪到我們(好的質變)來做東南亞的小旅行。」

馮安說,在一廣發生的事情是每分每秒都在更新的,語言的隔閡,所以一直無法真正的深入了解第一廣場的文化,直到田野調查的最後一天,遇到一個越南裔美國籍的朋友,他在第一廣場開了一家越南餐廳,從對話中聽到很多原來一直都不知道的故事,完全顛覆了他們的想法。第一廣場對於馮安來說,是個有機的場域,可以激發創作,除了老台中本身的文化,每天也會有很多新的故事進來,「你永遠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

好的質變和好伴都是年輕人所創的在地團體,他們都在台北讀大學,畢業後來到台中,關心在地的社會議題和文史發展,想要帶來一些不同的改變。好伴在做的事情主要分成三類:社會企業、中區舊城、共同工作空間。好伴在此之前已經有過幾次小旅行的活動。火車站周遭是台中最早發展的地方,所以有非常多老店家,菜刀王、鈕扣店、布莊、電子街等等,而這些都只是舊城的其中一個風貌而已。外籍移工聚集最多的地方,就是在台中,他們其實也是舊城的其中一個風貌。所以,透過每次的小旅行,都可以讓大家更加的了解中區的面貌。

馮安對於第一廣場的生態有滿滿的熱忱(攝影/洪嘉岑)

 

好的質變,是一群來自政治大學畢業的朋友所組成的。大學時期,他們曾演過全校性對外售票的音樂劇,音樂劇將他們聚集起來,也因為當時老師希望他們能夠做一些跨領域的創作,進而讓他們組成一個製作團隊。好的質變有編劇、導演、企劃,他們是以劇場的概念而形成的創作團隊。馮安說,好伴對於他們而言就像他們的母校政大,是一個可以孕育創作的環境,雖然已經離開校園了,他們仍然可以繼續發展。

馮安說,好的質變,希望透過他們做一點點的事情,可以讓某個社會議題、或是現存的狀況,可以有一個實質上的改變。就像回到學生時期,純粹的想要做好一個作品的動機,試著去改變什麼。

2014年,好的質變拍了一部短片,純粹只是一個小小的、想紀錄第一廣場生態的動機,透過影像,卻讓生活在中區的人們開始注意到第一廣場。這樣的一個改變,讓好的質變感到很興奮,進而有了一系列的作為,包括與好伴合作的一廣小旅行。

好的質變目前有三個人,馮安負責創作前期的思考與發想,以及開拍後的攝影與觀察;文字、劇本則由一個文案功力深厚、有新聞研究所底子的廣告系學姐負責,她知道怎麼把馮安的發想去蕪存菁轉化為文本。再來就是一個獨立創作歌手負責音樂,對於好的質變而言,音樂是非常重要的,他們會利用音樂把影像與文字串在一起。雖然平時各自有自己的創作領域,但長時間相處下來已經默契十足,一起創作時總是非常愉快。

好的質變在創作時並沒有想到所謂的結果論、效益論,馮安說,「就像一個畫家或音樂家,他想畫畫或作曲,根本不會想到作品可以賣多少錢。」單純的想要做這件事情,那是一股衝動,看到很漂亮的風景想要拿起攝影機拍下來而已。「攝影師拍下每個moment的時候,根本也不會想到這以後能賣多少錢呀!」

人跟人之間能產生的連結絕對是大於我們所想像的,好的質變以藝術的形式來呈現這樣的關係。「當時就只是肚子餓到第一廣場吃個飯,卻發現那是一個太有生命力的環境!」也許是藝術家比較敏銳一點,一個感覺告訴馮安,這裡可以讓他們創作。除了對東南亞文化的喜歡,這也是好的質變非常強烈的創作動機,「我就是一個直覺性地想把這裡拍成一部劇情片!」這部劇情片會是一個透過眼睛所看到的總整理,並且帶一點個人觀點。

除了與好伴合作的一廣小旅行,以及本來就想拍的劇情片,好的質變在未來將會出版一本跟第一廣場有關的刊物。因為這一系列的投入與田調,他們發現居然連中區再生基地,都沒有第一廣場相關的文獻紀錄。「很訝異,我們是第一批在做跟一廣有關研究的人,這是之前完全沒預期到的。」一個單純的創作動機,延伸出之後無法預期的種種,這是他們學生時期才會有的事情。而來到好伴,他們又可以將這樣的初衷與各種社會相關的議題結合,讓他們覺得非常有意義又難得。

好的質變希望透過小小的舉動而讓他們所關注的產生質的改變(攝影/洪嘉岑)

我要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