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汙危機 健康的隱形殺手

火力電廠樹立麗水里田間  食安問題再添一筆。(攝影/許芝瑋)

火力電廠樹立麗水里田間,食安問題再添一筆。(攝影/許芝瑋)

【記者 林芸圻、許芝瑋/台中報導】

酷熱的午後,放眼龍井大肚溪出海口北岸,一片片青蔥的油田在微風的吹拂下輕輕的搖曳,景象遼闊而壯觀。但在不遠的幾里處外,空汙世界排名名列前茅的台中火力發電廠 ,卻在運作著,空氣中淡淡的酸臭味,隨著午風的吹送飄散開來,成了危害大地之母的土地創傷。

臺灣健康空氣行動聯盟發起人葉光芃:「台灣可惜的是,台灣的PM10太寬鬆了,PM10跟PM2.5有存在一定的關係,PM2.5是PM10的一部份。」 PM10與PM2.5都是懸浮微粒,雖然大小不同,但兩者皆是一級致癌因子,全身的發炎更是癌症的高風險原因,此外血球、血管硬化,也都會增加罹患心血管疾病的可能。吸入PM2.5對人體的影響甚鉅,若有潛在疾病的患者更是受害的高危險族群,葉光芃預計30年後全台將有70%的人成為空汙敏感族群。

與麗水里相鄰的火力發電廠,高大的煙囪筆直地矗立著。(攝影/許芝瑋)

與麗水里相鄰的火力發電廠,高大的煙囪筆直地矗立著。(攝影/許芝瑋)

 

環保大倒車 拒做空汙難民

台灣政府一心盼望經濟能追上國際的腳步,卻捨本逐末地忽略環保相關議題,致使傳統產業的沒落,更直接影響數以萬計的民眾健康。麗水里里長歐玉美表示,過去麗水里的漁業與農業發展興盛,卻因工廠的大舉入侵而逐漸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農田被重新規畫為工業用地,汙水的排放更直接改變當地的河水生態,造成漁業、水產的沒落。

空氣汙染的管制與國際標準有著巨大落差,政府遲遲未提出具體方針與實際的行動,響應世界環保組織的環保政策。

大肚溪出海口岸竹筏閒置  台電補助不敷需求(許芝瑋/攝)

大肚溪出海口岸竹筏閒置,台電補助不敷需求。(攝影/許芝瑋)

WHO的PM10排放標準是20,而臺灣則是65,看似嚴謹的環評政策,其實是政府對空污防線的鬆懈。中興大學環境工程系莊秉潔表示,業者傾向低報空汙費,其中一個可能是用海水脫硫,將它用硫酸的形態排放出來,另外一個可能則是直接到燃燒塔裡面,變成二氧化硫或者是硫酸鹽,這都有可能是低報的原因。

生活品質的被剝奪,使當地居民逐漸意識到挺身維護自己權益的重要性,近四年來更是積極爭取回饋金,期盼生活能有所改善;而許多環保團體致力於呼吸權的捍衛卻在政府的無動於衷下,感到深深的無力;企業在政府對空汙問題的漠視下,愈加明目張膽,以致空汙問題一直沒有得到有效的改善。歐玉美表示,自她上任以來一直向台中火力發電廠建議,請他們一定要將汙染降到標準,但對方卻回覆空氣汙染的排放一直都有符合國家標準,而又黑又濃的排放廢氣則被形容成天空的背景。若政府放任企業所為,民眾的聲音將得不到回應,身陷汙染源頭的麗水里民眾並沒有得到台電實質的回饋,例如給予當地居民更優渥的工作機會等等,只有每一年會補助每一個人一千元的回饋金。

 

與工廠為鄰 大地恐成生命墳場

雲林斗六公聽會上,當地居民以行動表示自己的憤怒。(攝影/許芝瑋)

雲林斗六公聽會上,當地居民以行動表示自己的憤怒。(攝影/許芝瑋)

廠房的興蓋、汙染物的排放改變了農村景象,工業長期以來對環境的破壞,使30年後的今天,環保變成迫在眉睫的議題,但低標的政策與企業的低報,使環境改善的進度緩慢。當地受害的居民憤怒的反問這些工業大廠,你們沒有孩子,每晚抱著孩子不能睡覺、孩子呼吸不上來的時候,你們知道那是甚麼樣的感受嗎?空氣汙染影響的層面廣泛,但在台灣卻遲遲等不到應有的重視。

臺灣生態學會蔡志豪:「假設台中市的PM2.5標準是十五微克,而現在卻是三十微克,就代表我們要消減五成汙染物,依照這種減量的速度要三十年,那如果說是比照世界衛生組織的標準十微克,依照他們的這種速度要半個世紀,半個世紀叫以拖待變!」空氣汙染問題受到多方角力,若以世界衛生組織標準處理,必須削減將近70%的排放量,這將導致企業不平,但毒氣會慢性侵蝕我們的身體。蔡志豪表示許多企業為節省空汙費,以人為操作的方式低報空汙排放量,例如:以調整維修為由不連線監測機器等,所以周圍的空氣品質測站才會是實質的。若政府不能嚴格制止並進行嚴格把關,正視源頭問題,節約工業用電及設置再生能源,一切只是空談。原本孕育生命的大地搖籃,埋下危機的種子,轉眼將不復存在,最後淪為生命的墳場,成為傷害台灣永遠的傷疤。

我要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