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清水不要汙水 捍衛農田守護濕地

【楊雅淇/台中報導】

台中反清水工業區自救會於六月十六日,在高東里三太宮舉行記者會,抗議政府徵收高東里與國姓里超過八十公頃的土地,作為第一期清水工業區開發地區,大規模的農地徵收,不僅忽略農民生存權益,破壞農村生態,也忽視台中農地不足現象,工業區所帶來的汙染,更可能會導致高美濕地滅亡。自救會率領高東里當地農民,一起喊出「反滅農,救濕地」的口號,並正式對政府提出訴求,盼望政府正視農民權益以及保護環境的重要性。

記者會現場,大家高舉標語、呼喊口號。(吳如敏/攝)

記者會現場,大家高舉標語、呼喊口號。(吳如敏/攝)

現場農民舉著自製標語,專心聆聽。(吳如敏/攝)

現場農民舉著自製標語,專心聆聽。(吳如敏/攝)

召開記者會 守護家鄉大動員

臺中市經濟發展局原定於六月十六日至清水當地召開「清水產業園區第一期開發座談會」,卻於六月十五日致電清水區公所,宣布活動臨時取消,反清水工業區自救會會長洪健盛說,許多人為了這次的活動,特地跟公司請假,一起前來聲援,政府卻以「為求更慎重以及周延」為由,強調尋求到共識之後會再另行辦理。但大家都請假了,為了自己的家園、自己的農田,都已經做好備戰準備,不可能就這樣取消活動各自回家!因此活動臨時改為記者會,現場布滿了自救會自製的標語、旗幟,許多居民和農民在此時此刻聚在一起,高舉標語、大聲喊出「抗議市長,滅農挺財團」,伴隨高溫,汗珠在臉頰涔涔流下,盡管喊到嗓子都啞了,他們仍堅持下去。

 

最後的淨土 濕地與農地的大危機

自救會成員之一的梁仁宗,本身擔任高美濕地的導覽解說員,他和高美濕地的羈絆是不用多加形容的。雖然他本身不住在開發區,但也是住在隔壁里的居民,梁仁宗表示,這塊土地是台中海線僅存的一塊淨土,台中已經有許多蚊子園區,一定要動腦筋到清水來嗎?「工業區開發的效益往往不如預期,現在臺灣農業也逐漸轉弱的狀況下,政府居然還想毀掉這裡的良田。」目前臺灣的農業自給率僅有30%,這麼低的數值,極有可能在未來造成國家安全的疑慮;而農業用地轉為工業用地,是一件極其簡單的事情,但當造成「不可逆」的破壞以後,這塊土地也就隨之死亡。清水,顧名思義即為「清澈的水」;清水工業區第一期開發案中,徵收的土地幾乎為農業用地,這些農業用地在開墾之初為大甲溪河床,幾乎為土壤肥沃、水源乾淨的良田,經由世世代代的耕耘和累積,成就現在的寶地,而清水工業區不僅將會影響數百農民的生計,剝奪他們的家、他們賴以維生的農田,原本這裡盛產西瓜等高含水量的水果,也有數塊水稻田,如果讓這塊土地造成永久性破壞的話,這些作物不僅不復存在,臺灣所剩無幾的乾淨良田又少了許多;又因其距離高美濕地僅短短三公里半,工業區帶來的汙水以及空氣汙染,讓這塊堪稱「台中人的驕傲」、「人間淨土」的濕地,面臨消失的危機,其富含的上百種濕地物種、瀕絕的雲林莞草,也會不復存在。

記者會現場,坐滿了前來聲援的民眾。(洪嘉岑/攝)

記者會現場,坐滿了前來聲援的民眾。(洪嘉岑/攝)

未來在哪裡 前途只剩惶恐
記者會現場,坐滿了前來聲援的農民,梁仁宗說,其實他們是很惶恐的,「這之中有太多官商勾結、威嚇利誘,當他們聽到要跟政府對抗,馬上就會害怕。」資訊不對等的狀況下,這之中有太多的資訊被屏蔽,對於這個純樸的小農村來說,多數農民不敢大聲站出來,為自己的家園反抗政府,只能任由政令擺佈,但自救會成員逐一去溝通、說服,告訴他們:「今天你們不站出來,農地就要不見了,這裡就會變下一個麥寮了。」自救會現場一位年過八十的老農民,自二十幾歲接下農田,就這樣一路種到現在,長期的農耕將他曬得黝黑,當他赤腳站起身、用麥克風大聲說出他對土地的不捨時,眼角泛著淚光。相關人士透露,為了得到土地,地方樁腳會前往拜訪農民,「威嚇利誘」地告訴農民:「你們現在不賣土地,到時候強制徵收時,你們一毛錢也拿不到。」許多農民不敢與樁腳和政府作對,無奈自己的家園即將消失,卻無能為力,也不知道未來自己與一家人,到底該何去何從。

老農民述說著訴求,眼角泛淚。(洪嘉岑/攝)

老農民述說著訴求,眼角泛淚。(洪嘉岑/攝)

土地串起的情誼 抗爭夥伴堅持到底

記者會結束後,記者有幸受邀到自救會成員家中,繼續聊天、討論。一位不願具名的教師,身為一位道地的清水子弟,他家也有一大塊綠油油的農田,老師指著田中央一棵大樹,笑著說道:「這明明是我家的田地,田中央卻有一個大家的土地公。」原來所謂的土地公,便是那棵樹以及樹下那顆大石頭,它們在日治時期、初代居民來開墾時,便作為地方信仰守護著每個人。現在有些人還是會去看看那棵樹、對著土地公拜拜說說話,形成一個當地很有趣的現象。巾幗不讓鬚眉,自救會成員中,有一位是從豐原嫁過來的媳婦,而她深深愛著這塊土地。她說,一開始聽到地要被收走,以為只是收一點點,想說收一點走也好,不然公婆一把年紀了,還要顧那麼大塊的地;誰知道這一收,卻是收走公婆費盡畢生心力、用血汗耕耘出來的全部四塊田。她看公婆拿著公文,一臉無助的樣子,眼淚情不自禁地一直掉,也讓她下定決心,要為了這個地方站出來。

「你要清水,還是汙水」(洪嘉岑/攝)

「你要清水,還是汙水」(洪嘉岑/攝)

現場也邀請到自主舉辦「高東小旅行」活動的Lily Bear小姐,本身也是在這塊土地長大,她表示,推廣高東小旅行的用意便是,留住這塊土地,只靠當地居民的話,力量有限,如果可以讓更多外面的人進到這個地方,進而使大家注意並瞭解這裡的美,便可帶動大家一起為了這塊地發聲,因為任何人都有表達「想將這塊地留下」的權利。Lily Bear也提到,今天現場也來了其他社會團體進行聲援,她很感激這些人的付出。曾經有人跟她說:「怎麼好像每次參與活動的人都是這些人。」她笑著說,是因為大家都理解,這條路一路走來會多辛苦,費盡很多力氣,有很多場仗要打,彼此都是這樣子一路拼下來的,因此也會想聲援同樣在這條路上努力的夥伴,幫助他們一起守護家園,守護未來。

大肚山自救會的吳金樹老師,同樣來到清水聲援這些夥伴,並帶領現場農民齊聲呼喊口號、大聲說出訴求,協助活動順利進行。他表示,這塊土地幾乎每年都會被動一次腦筋,就算這次能夠順利幸免於難,未來也無法保證平安無事,因此吳金樹認為,目前對這塊土地而言,最好的解決方式便是「發展願景」,例如透過舉辦活動,讓外地的人進入這塊地方,瞭解並且真正喜歡上它,藉此發展一個共同的想像和認知,除了建立這裡本身的價值,更能建立對於地方原貌的需求,進而復甦這塊土地的生機。吳金樹老師笑著,指著自救會會長洪健盛說道:「他應該是今天最辛苦的人。」會長洪健盛今天為了活動,向公司請假,在此之前也四處做過各方面的諮詢和準備,期望能夠傳達每個人的聲音。洪健盛表示,整件事情最可惜的地方,也是最困難的地方,便是來自外界的力量還遠遠不足,他認為學生是個非常強大的力量,除了資訊來源充足,其帶動力也更可能帶動反抗聲音崛起。因此他希望,能夠有更多外界的力量進入,無論是社會團體或學生團體,自救會需要每個人的一分力量,幫助清水逃離工業區的魔掌。

期盼外界援手 發展願景終結危機

據相關人士透露,目前已有第二期計畫正在悄悄進行,且第二期預計徵收之土地整整為第一期的兩倍。清水的農田,以及美麗的濕地,未來能否順利保留、終止開發計畫,勢必仰賴地方民眾繼續堅持,以及需要更多外界的力量進入協助,另外也需要年輕學子帶著無盡的創意和熱忱,替這塊土地想想,該如何發展願景、建立形象,帶動真正的地方發展,而並非用破壞性的手段,強行改變產業結構以及地方生態。這條路還很長,但每個人都蓄勢待發。

我要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