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廻鄉」築夢 擁抱自然躬耕有機

【記者 梁抒瑀/苗栗報導】

許多年前,台灣的產業以農業為主,而歷經多年的科技發展後,卻改變了局勢,原有的自然生態悄悄轉為都市叢林的面貌。許多人體驗到,小時候貼近自然的生活環境從離開家鄉後便不復返。而現今許多有同樣體悟的人,開始把兒時回憶實踐在現實的生活上--農場、農地的經營。近年來台灣有機農場以及青年農夫的案例有逐年增加的現象。從「有機農業全球資訊網」的統計數據來看,台灣有機農業面積從1996年的159.6公頃增加至2014年的6071.22公頃。

「廻鄉有機驛站」(簡稱廻鄉)這個成立不久的有機農場,顧名思義,背後有著許多青年「回鄉」故事。創辦人李旭清,李姊,是「迴鄉有機驛站」二十年歷史的主要推手,曾任職保險業務員的她,因為時常接觸因癌症而去世的案例,進而省思到國人受癌症死亡率逐年高升,這當中與國人飲食、生活似乎有連帶關係。

 

廻鄉驛站坐落在苗栗馬家庄,一個山脈圍繞的靜謐社區內。〔攝影/梁抒瑀〕

廻鄉驛站坐落在苗栗馬家庄,一個山脈圍繞的靜謐社區內。(攝影/梁抒瑀)

廻鄉有機驛站 有機推廣站

「廻鄉有機驛站」坐落於苗栗通霄地區,在2014年成立。「驛站」一詞,在過往是交通與資訊的匯集地,而這一個被山脈和有機農地包圍的「驛站」,提供了許多「有機」的資訊,希望能將有機產業推廣給更多人,讓資訊能夠不斷地迴盪在人們的交流間,也是個專業的有機農業人才培訓的場域。

平時的有機農地都會耕種因應時節的蔬果,每個有機小農,都有各自的專業領域,在那的工作夥伴們每個人都會下田去,為食糧付出勞力,即使是製作餐點的大廚們,每周也都必須下田去耕作。取之於土地,用之於土地,似乎這樣能更珍惜食材的使用與了解食材的特性,進而製作出健康又美味的料理。

假日的「廻鄉」,吸引了許多外地的遊客前來,有團體,也有零星的散客。遊客們在有機耕地區內下田拿起鐮刀收割,或是提起鋤頭播種定植;在手作區內提供食品加工的DIY課程,例如製作果醬、豆腐或是果汁等,以及蔬食餐廳裡面有提供各式樣有機的餐點。

在廻鄉的工作夥伴們到了中午的時候,就會不約而同地聚在二樓的「甘露蔬食餐廳」,分享著工作中遇到的事,如同一個和樂的大家庭,用餐完畢後,又各自回到工作崗位上。
在「廻鄉」常見的光景就是孩童們嬉戲在驛站前大草地上,或是走在田野間的歡快。這個蟲鳴鳥叫,環繞自然的農場,是個吸引都市遊客前來親近自然的地方,也是一間六級產業館。所謂六級產業,是指將三級產業合併在一起,農業生產(一級)、農產加工(二級)、銷售(三級),相乘綜效、同步發展,且不以偏重哪一級的產業。

中午時刻,遊客與迴鄉的夥伴們都在「甘露蔬食餐廳」用餐。〔攝影/梁抒瑀〕

中午時刻,遊客與迴鄉的夥伴們都在「甘露蔬食餐廳」用餐。(攝影/梁抒瑀)

 

青春投入有機 二十年築夢故事

「廻鄉」,雖然2014年初才設立完成,但背後乘載著20年的青春故事。1994年,在台中逢甲大學周邊,開了一間自然蔬食餐廳,當時「有機」這個詞,在大家耳裡聽來似乎是陌生的,幾位大學生因為時常到店裡用餐,也常與李姊交流,進而從食客轉變為工讀換食。

三年後,1997年,這群畢業的大學生接受了李姊的邀約,在台中長春街展開共同減碳生活、也推廣自然飲食。但他們發現,做自然飲食,應該更深入進行農業的自然耕種,所以為了尋找更乾淨安心的有機食材,在2005年時於苗栗銅鑼、三義地區開始買地種植有機蔬菜,成立「廻鄉有機生活農場」。

直到2014年時,「廻鄉有機驛站」誕生,這之間又十年過去,十年間也有許多熱血的大學生加入「廻鄉」這個大家庭,更為農業這個老化的產業注入新血。

「廻鄉」這20年的脈絡,持續不斷的是對於有機產業的堅持,以及年輕人的心血和青春故事不間斷的投入。在廻鄉的青年,北從基隆南到高雄,就是沒有苗栗的在地人,但是大家都把這裡當成第二個家鄉。「廻鄉」青年築的夢,就是希望更多青年人能夠投入凋零的農業,從都市回到鄉下,大家一同耕種有機,不僅是為了食的安心,更是為了環境的保護。

 

廻鄉青年的告白 有機生活好簡單

農場裡種植的葵花苗是很好的有機生菜,正待收割。〔攝影/梁抒瑀〕

農場裡種植的葵花苗是很好的有機生菜,正待收割。(攝影/梁抒瑀)

沈俊良,20年前因為同學的介紹,認識了李姊,熱血的大學生,在畢業後,大家跟著李姊更進一步的朝有機食材邁進,進行有機農業的耕種。

現任「廻鄉」公關的他,很享受這段生活,他認為與大家一起致力於有機產業時,似乎有漸漸地在改變世界。在大學時期,對於環境改變也有很大的感觸,也很認同李姊的想法,進而投入這個大家庭,一待就是20年。已邁入40多歲的他,育有兩子,一家人住在「廻鄉」附近。

沈俊良說:「未來的夢想是想在『廻鄉』周圍建造『有機村』,在有機村裡,大家能運用愛護自然的方式耕種,互相提攜,也食用安全的食物,這就像孔子的大同世界一樣。」簡單,似乎是沈俊良覺得現在生活最愜意的事情,遠離了城市生活,在鄉村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工作所賺的錢不是很多,但也因為這樣對事物沒有特別的需求欲望,少了在城市的煩惱,在大自然裡的生活,感受到的是簡單的生活。

現在接觸「廻鄉」的大學生,是他們的第三代青年,沈俊良對他們讚許有加,認為第三代的青年他們在推廣、銷售方面有很大的協助和改善。在銷售方面,年輕人們他們平時親身進入農地種植收割,讓產品的包裝設計與委外的設計有很大的不一樣,他們設計出的包裝更有對於農業的情感在裡頭,也為農場設立了網站銷售;而推廣方面,現在的青年們會到樂齡社區教學製作麵包、到小學去進行「食農教育」,對國小的孩子們教育食品加工背後的真相,進而發現孩子學習到有機的觀念後,也會把這些知識帶給家長們。

這些新一代的青年他們抓住有機的理念後,運用了各自的所長,將有機更往外推廣、延伸出去。

 

食得安心也與地球和平共處

台灣農業,不同於歐美的經營方式,是屬於小農制經營。現今社會的消費模式和與飲食習慣已經改變,農業也步入高齡化、糧食自給率偏低,不知何時,農業從百工裡黯淡,這種靠天吃飯的行業,多數年輕人不願從事。

現代化農業經營(或稱慣行農法),大多採單一作物種植,且長期依賴化學農藥、肥料,這樣做增加了作物的產量,但對於農地的衰退和生態的破壞造成很大的影響。

有機產業是人類、植物、和動物永續和諧共存的產業,與慣行農法的差異在於肥料的使用、病蟲害及雜草控制、以及對生態多樣性之關懷。農民用對自然最好的方式耕種,所以得因時節不同種植不同的產物,也使用自然的肥料,種植害蟲不喜歡的味道植物來驅蟲等等方式。

沈俊良表示,許多人認為過往農業太依賴天候、環境,導致產量不足,但是過去也有好的為甚麼要摒除,現代人為了產量,為了讓人吃飽,使用了農藥,然後讓農藥吃下肚,這樣似乎違反人道。

但有機農業並非被全部的農人們接受,有機農業現階段仍需要青年的投入,因為產後的商品並不能放置太久,如何銷售也是一門學問,對於根深蒂固的年長農人,有時候要推廣有機會遇到一些困難。沈俊良提到,曾經有其他農人認為,他們的雜草不用最有效的農藥去除,會妨害到周遭的土地,甚至有較惡劣的人,會對他們養護許久的土地噴灑除草化學藥劑。

 

政策推廣有效果 但環境保護也得兼顧

近年因食安問題嚴重,呼籲健康、環保的聲浪四起,有許多人進而投入健康飲食甚至有機農作、減碳生活的行列。以往的觀念認為,返鄉務農的青年,似乎都是在外地求職、工作不順才回鄉,讓「回鄉」一詞貼上負面的標籤。但是近年回鄉的青年讓大家改觀,許多青年抱持著對環境保護的遠大的夢想與理念,也將農業以往「受剝削」、「弱勢的階層」的形象改變,青年毅然回鄉的付出需要很大決心,否則也會因為現實的問題而中止。

沈俊良認為,幾個小農做的事情,並不能有效影響國人,所以政府的力量最關鍵,但是政府大多希望看見實際案例後,才有把握提出政策。

自2006年起,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祭出的「新農業運動」政策推出後,又陸續推出漂鳥、築巢與園丁計畫,以數據來看,98年推動的「小地主大佃農」政策至今滿5年, 從99年5,649公頃,增至103年的15,155公頃,人數也由703人增加至1,682人,面積及參與人數穩定成長。

現階段政府政策皆停留農業的生產、產品品質階段,對於民眾消費市場、環境的教育並不足夠,他說到:「我們應該將角度放在更高的位置,因為農業的產業它跟土地、健康、食安的問題息息相關,應該看到整個農業的整體,就像《看見台灣》吳念真說過的,尋求高麗菜時似乎認為每高一度就多一度甜,但是並沒有顧慮到高山種植需要破壞多少土地,農藥化肥隨著高山流水流到德基水庫,對於魚群生態又會有影響。」

環境保護,並非獨善其身就好,即使更多有機產業出現,台灣成為有機島,地球上依然會有破壞環境的事情發生,但是如果不做,就無法將理念推廣出去。

 

我要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