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b土屋 協力助夢

【記者 朱鈺雯/ 苗栗報導】

土是世界上最常見的建築材料,用土築造的建築具有冬暖夏涼,高度耐氣候的特性。土建築已經有上千年歷史,是古時候人們建造房屋最主要的建築材料。然而隨著科學技術不斷地革新進步,有毒物質開始出現在我們居住的空間中,並且發展迅速,直接或間接的影響我們家人的身心健康與安全。

Cob土屋 (朱鈺雯/攝)

正在曬蘿蔔乾 。(攝影/朱鈺雯)

在這個自然資源日益減少,生活環境日益惡化的時代,自然建築的理念開始被一些環保之士宣揚傳播,想要引起人們的注意。

自然建築,源於1960年代起的國際自然建築運動。主要的建築精神,包含師法自然、就地取材、人力施作、天人合一,歷史與傳統智慧,與土地為善,強調個人直觀與創造力。自然建築最重要的前提,不在於建築技術的研發,而在於回歸自然簡單的生活。

野地森活 Cob 土屋,是臺灣圍繞著這一理念應運而生的自發性組織。

Cob指的是土團,Cob建築透過每個參與者的雙腳的踩踏揉出帶有泥土、沙與稻草桿的土團,並用雙手雕塑一座具有個人風格美感的建築。Cob是簡單易學,由於不拘泥形式,沒有高度技巧,也不需要水泥與磚的添加,Cob適合有機的形狀:弧形牆壁、拱門、壁龕…等,這個古老的技術不導致毀林、汙染或採礦,也不依賴加工材料或太多動力工具,泥土、沙與稻草是無毒且完全可回收利用的。

EMMA,臺灣野地森活Cob土屋的發起人,臺南出生,臺北長大。和所有年輕人一樣,大學畢業後的EMMA也在為擁有一套屬於自己的房子努力奮鬥。無奈房價的上漲速度讓人傻眼,一間五年前看中的房子在存夠錢後,卻發現房價已經上漲至原來的五倍。憤然離開臺北,南下回到老家,準備自己動手建造房子。通過幫助老人獲得材料儲備的空間,用勞動交換取得一些被廢棄材料卻被她視為珍寶。五年下來,積累了滿滿十間小屋子的建築材料,從原來的一無所有到對於建築材料的任意選擇。

五年間,她不只在積累建築房子的材料,她開始旅行,說走就走,自由自在。她用一張機票結交世界各地的朋友,在相互分享不同人生故事的同時,建築自己的精神世界。

EMMA:「泥土是人類的好朋友,除了種植賴以生存的食物外還能夠提供住房所需的基本原料。」

Cob土屋 (朱鈺雯/攝)

Cob土屋 (朱鈺雯/攝)

EMMA主屋的牆壁雖然光滑的跟化學原料合成似的,但敲擊後會發現其聲響和一般的材質不同,EMMA說這是貝殼灰和泥土混合而成堆的牆。

眾所周知,石灰作為房屋裝修中的重要原料,其功用在於增加牆面的光滑程度,使房間看上去光潔嶄新。而實際上,鈣才是使牆面光滑的主要元素,因此,只要是富含鈣的物質都可以,而不僅限於石灰。石灰因為最為常見而被廣泛使用於房屋建築,可是,石灰岩一經開採便不可再生,屬於不可再生資源,早晚有一天會被開發殆盡。而貝殼作為海洋所創造的資源,提供給房屋建造源源不斷的資源,可以在燃燒後鍛造獲得鈣元素。只是人們習慣了石灰而忽略了市場中的貝殼灰,既然是同樣的功用,取而代之有何不可呢?

野地森活Cob土屋呼籲大家挑戰沒有鋼筋水泥的土屋建設,不僅是為了健康環保,可持續發展,更是為了讓大家感受到齊心協力,互相幫助的溫情。由野地森活Cob土屋發起的實作班已經展開了多期,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其中。

「實作班的目的是提供愛土地更愛自己的你,在一個參與到土屋建設的全過程中,與野地森活工作團隊一同為環保健康的生活努力,這是踏出自給自足的第一步,又能夠宣傳理念,引導那些願意友善土地的夥伴腳踏實地的生活。」EMMA面帶微笑地說著這些話。

在過去,互相幫助是生活中極為常見的事。人們在相互幫助中建立了信心,為創造幸福美好的明天共同努力,人的功用也因此顯露。然而在這個機械化的時代,機器逐漸替代人類勞動力,除了使人被淘汰外,曾經建立的信心也在不停減弱。

Cob土屋 (朱鈺雯/攝)

Cob土屋正在曬鹹菜。(攝影/朱鈺雯)

友善土地絕對不是一個人能夠完成的,它需要強大的凝聚力與向心力。在建築過程中,人們將感受到彼此的友善,協力造物,重新回歸人與人互相幫助的年代。

 

我要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