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眷村 藝術創造的生產基地

【記者 朱鈺雯/台中報導】

眷村,曾經作為聚落的存在,逐漸縮減為數棟建築,或是一條狹窄的小巷,或是幾棟零落的舊屋,因為有關聯的人,事,地,物都被剝離了,甚至隨著眷村的衰敗,原本長居於此的老人也走出了眷村,被環境推向了週邊,眷村漸漸失去了它原本的溫度,在時間的推移下,變得冷清寂寞。

清水眷村(朱鈺雯/攝)

清水眷村。(攝影/朱鈺雯)

然而幸運的是,越來越多的人知道保護眷村的重要性,他們緬懷眷村的生活,不甘心眷村就此沒落,於是想要通過眷村的飲食跟文學,將現代的人與眷村往事牽連。

清水眷村致力於眷村的保護與建設,串聯台中文化局,於2015年11月14日至29日擴大辦理,副局長施純福化身為總鋪師,邀請民眾一起回味眷村巷弄與充滿人情味的溫暖。
活動內容包括眷村環境劇場、眷村文化交流沙龍、眷村生活感、裝置藝術、走讀眷村文化專車、主題書展、紀錄片影展、小願市集等,讓遊客能在巷弄中走進時光廊道,在劇場裡感受眷村生活,在對談中認識眷村文化,在走讀中見證眷村歷史,體驗多元的眷村文化魅力。
除了製作販賣各種與清水眷村有關的食品,飲料,書籍,及手工製品,比較特別的是,臺中市政府文化局結合清水眷村文化園區的現場環境,利用室內空間和戶外場域,把園區中的幾個角落空間作為演出場地,並邀請了靜宜大學臺灣文學系「臺文劇場」的學生合作,共同推出以《小畢的故事》為創作基礎,經過集體即與創作方式衍生的創新演出《信義男兒幫》。

此外,他們還引進三位目前在臺中劇場剛萌芽的年輕劇作家作品,分別是吳今馨《患難見真情》、張晏慈《他是我的》、遊秀晴《等待馬修》,以邊走邊看的方式演出三個劇本。讓觀眾身在此中,被故事跟角色引導,又被環境包覆。

清水眷村(朱鈺雯/攝)

清水眷村。(攝影/朱鈺雯)

眷村環境劇場活動的製作人劉仲倫說:「要讓觀眾身臨其境感受到話劇的魅力,就應該通過聽覺,視覺,觸覺的設計,讓觀眾在自由移動的過程中,與劇本裏的文字,聲音互動,創造出觀眾為主的想像式劇場。」

《小畢的故事》由臺灣作家朱天文撰寫,主要講述了一位眷村青少年的成長故事,主角小畢是一位私生子,他的母親年輕時被一位男子所騙,未婚先孕,跟已經結婚的男人生下了他,母子二人辛苦度日,最後經人撮合,嫁給了大她幾十歲的老畢。由於家庭背景的複雜,小畢從小便敏感脆弱,不服管教,他割破人家的褲子,偷吃人家的便當,不停被記過處分,幾乎要被開除。老畢無奈一次又一次去說情,才讓學校最終留下了他。小畢的母親不相信自己的兒子是壞的,可在一連串不和諧的聲音後,原本寧靜的生活終於被打破,小畢偷了家裏的錢給朋友治病,他的母親最終選擇用死亡來挽救自己的兒子。自此小畢才幡然悔悟,逐漸成為一個成熟的男人。從年少輕狂的懵懂無知,到成年後的成熟穩重,整個故事都傳遞著早期臺灣生活的真切與感懷,也傳達出早期臺灣眷村的生活及回憶。

《患難見真情》主要講述了地震過後,一對年輕男女在被關在倒塌的屋子內相互安慰相互依偎的故事,兩人之間似愛情非愛情,似友情非友情的感情尤為難得。

《他是我的》講述了同宿舍的女生跟同一個男生談戀愛而不自知的故事,最後兩人發現自己的男朋友竟然是同一個人,令人啼笑皆非。

《等待馬修》則講述了一位婚內出軌的男士迫切想要找到馬修告解自己的罪惡,在等待的過程中,發現身邊坐著的瘋瘋癲癲的老頭子竟然就是馬修。

在清水文化節裏引進這樣的話劇表演,無疑是十分貼切的。因為不單單只是舞臺性質的話劇表演,他們將環境與故事相結合,從而讓人的想像在空間的氛圍裏得到散發,用這樣新穎別致的方式來吸引遊客,故事的溫度才會完成發酵。

清水眷村(朱鈺雯/攝)

清水眷村。(攝影/朱鈺雯)

「清水眷村文化園區」的改建,是由許多清水在地社區團體與文化局攜手合作的。大多數參與眷村改造的人都是自願性的,他們不在乎能從中獲得多少利益,只是想要把眷村好好經營,讓眷村在未來能與鄰近的港區藝術中心結合,成為一個很棒的,富有文化氣息的區塊。

台中文化局也透過相隔快八年的第二屆「眷村文化節」,讓園區與文化節的系列活動相結合,共同展出和平新村、銀聯二村、陽明新村、果貿一村、信義新村、忠勇新村,等六個清水在地眷村特色文化,深入了解眷村發展的歷史軌跡與文化脈絡。

我要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