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計新村新萌芽 青年文創新希望

【記者 張舒婷/台中報導】

老舊眷村再改造  審計新村進駐新生命

說到勤美想到的就是文創,四周環繞高級住宅,附近還有一間知名的Hotel one飯店,也時常舉辦許多各式各樣的活動。但其實在距離勤美走路10分鐘的路程,位於向上國中旁,有一個老舊的眷村。從外表看是一間間沒人居住的房屋,就像是繁華都市中被遺忘的一個小角落,但走進裡頭則可以發現,一間間的文創小店正在裏頭萌芽。

 

審計新村(張舒婷/攝)

審計新村一隅。(攝影/張舒婷)

國共內戰時期,國民政府撤退來臺

,為了要分散風險,國民政府將中央部會從台北遷移到了台中,並且在台中以及南投建造了光復、中興、長安、審計和黎明五的新村的員工眷舍。位於台中勤美附近的審計新村則為其中一個,在當時作為省府時期審計處的員工眷舍。審計新村所佔據的面積並不大,在廢省之後荒廢了好幾年,長期沒人居住、雜草叢生。長期下來沒人做整理,導致審計新村從外表看起來,像是一座廢墟。

台中市政府於2014年10月接手審計新村,希望恢復以往眷村的繁榮景象,並且推動了《摘星青年,築夢臺中》計畫,讓審計新村不再是一個荒廢的眷村,治安的死角,反而讓審計新村添加了一個新的生命力。希望審計新村可以保有舊時代的文化,也添加了新的文化。

一開始這個計劃引入複合式主題文化創意產業為主,包含文創商店、藝術工坊、文創辦公室,以及國際青年旅店等等。《摘星青年,築夢臺中》計畫共計108位青年進駐審計新村,希望帶給審計新村一個創新的生命,也讓許多想創業的青年有一個空間可以發展。計畫的補助也讓青年在一開始創業時的負擔沒那麼大,不因為金錢的問題,而放棄了夢想及創意,希望可以讓青年無後顧之憂的創業。

 

翻轉抗議新方式  林益廷詮釋不同的抗議

改造眷村計畫,台中市政府推動《摘星青年,築夢臺中》計畫,讓許多年輕人可以擁有夢想,讓夢可以實踐。審計新村讓許多年輕人進駐,將自身的創意帶入眷村中,除了改變眷村,為眷村注入新生命,年輕人在這個地方,也可以盡情的發揮自身的創意,將創作出來的成品可以給更多人知道。

抗議公仔(張舒婷/攝)

抗議公仔。(攝影/張舒婷)

為日常生活發聲,以不同的方式抗議。位於審計新村中的一間文創小店,不大的空間裡擺滿一隻隻的公仔。店長林益廷剛從大學畢業沒多久,他延續自己畢業製作的作品,讓畢業作品不只是畢業時的專題。林益廷提及,雖然在畢展時期陸續有接到一些廠商的邀約,但在畢展結束後,發現其實並沒有那麼順利,有些廠商也陸續都沒有下文。在一次的機會下,他看見了審計新村的《摘星青年,築夢臺中》計畫,他抱著不大的希望,投出了自己的作品。當兵後幸運的被通知錄取,讓他開始計畫把這個畢業作品延續下去。

「抗議」一詞在一般大眾心目中是負面的,想到「抗議」就會想到遊行,激烈抗爭,甚至是流血衝突,盡是負面的印象。林益廷一開始在製作抗議公仔時,並沒有意識到「抗議」這兩個字,在台灣大眾的心目中是負面的,而是透過畢展的展出後,他才發現到。所以他想以不同的方式呈現,希望藉由從日常生活中的小抗議,將「抗議」這個詞彙不再只是聯想到負面不好的,而是以詼諧幽默的方式詮釋,表達出心中的不滿。希望大眾在想到「抗議」這個詞的時候,也可以想到背後的意涵,並且可以認真的去思考所想表達的東西,可以看到事情的一體兩面,而不是全被「抗議」這個詞埋沒了原本所想要傳達的意思。

林益廷面對鏡頭微笑的說:「比如說可能叫老公不要再應酬,叫爸爸不要再抽菸,這種從生活中的小抗議,去改變一下。可能為了家裡人的健康,所以他去抗議,我覺得這樣的運用方式就是好的。那我們之後把它放到其他的地方,大家其實就不會覺得,這個詞是比較負面或沉重的。」他希望藉由抗議公仔,表達出對日常生活中的小抗議。以公仔傳達所想要抗議的事情,但並不是用比較生硬的詞彙,而是幽默的詞語搭配活潑的公仔。希望讓大眾可以逐漸以輕鬆幽默的態度去面對這個詞彙,翻轉抗議原本既定的印象。

蔣宛融以自身作品  述說被遺忘的初心

在審計新村裡有另外一間位於二樓的文創小店─-初學者手作。入口就藏在一樓的店舖裡,如果沒有仔細尋找招牌,很容易就會忽視。走到二樓,在1坪多的空間裡,擺滿了蔣宛融的作品及製作工具,東西雖然很多,但卻都很有秩序的排列整齊,每樣作品都表現出作者的熱忱,店鋪的呈現如同在敘述初學者一開始學習的那顆熱忱的心。小時候當我們在學習一件事物時都會不厭其煩,充滿熱忱的學習。即使跌倒受傷了,我們還是會再站起來。但是漸漸長大了,在學習事物時卻漸漸失去了那顆初心,我們容易因為一個挫折就放棄,很多事情讓我們忘記了一開始學習的快樂,一開始的好奇心及當初學習的熱忱。

初學者手作(張舒婷/攝)

初學者手作(張舒婷/攝)

蔣宛融希望透過她的手作品,喚起人們的初心。而她的作品有些是從生活中給她的靈感啟發。其中由兩個中文字「謝謝」,旁邊加入注音符號,這是由一位現代舞蹈家給她的靈感。蔣宛融說,這位現代舞到家在每次的表演後,都會鞠躬向觀眾道謝。這件事帶給了她啟發,她認為不管個人的成就有多高,都希望可以保持著一個柔軟的姿態與謙卑的態度,去面對所接觸到的每一個人。不望最初的心,保持謙卑,不因為有所成就了,就開始遺忘一開始的那份熱誠和努力,遺忘最開始支持自己的人。

因為工作及課業上的需要,我們才被動的去學習。而這個學習,有可能也並非是我們所想要的,只是因為一些原因而必須學習。過了學生時期到了社會,我們更難主動去學習自己所喜歡的。出了社會,我們已經不能再像學生時期一樣,生活中主要重心都擺在課業,我們必須為了工作為了家庭,年紀越長,責任也越來越重了。蔣宛融希望藉由手作品,讓大家可以想到最初那顆學習的心,不忘一開始的熱衷,找回最開始主動學習時的動機。

雖然身處於約1坪大的空間裡,但是蔣宛融創作作品的熱忱卻遠遠超過1坪的大小,就像在述說著,當我們在做一件事的時候,不論是被動的還是主動的去做,只要還保有我們一開始學習事物的那份熱忱,就可以做的很開心。在蔣宛融的身上看到了初心,也讓我們見識到了創作不一定要一個很大的空間,只要有一個地方創作,創意就會無限的出現,她也讓她自己的初心一直延續下去,希望可以用自己的作品及理念感染更多的人。

眷村新生命  未來新希望

審計新村至今陸續有許多年輕的文創藝術家進駐,而審計新村的計畫也逐一的在實行,近年來漸漸有許多人在關注它的動向。從一個治安的死角,如今變成一個文創園區。因為地理位置的優勢,附近就是勤美及國立美術館,再加上審計新村近來的計畫,可以看到未來審計新村的新風貌。

但未來如果審計新村沒有新計畫,假如5年都維持著同樣的文創商店,那是否漸漸就會無法吸引到民眾的目光。抑或是審計新村的未來會像台中文創園區一樣,有著不一樣的主題展覽,吸引民眾目光前去參觀。但審計新村由於是由文創藝術家進駐,所以未來的計劃方向可能會與台中文創園區不同,但是如何吸引到民眾的目光,並且有口碑,這是一件值得思考的事情。

審計新村現在可以說是起步約兩年的時間了,對於一個文創來說,這還只是一開始,文創一開始必須要好好的思考,好好的扎根。未來審計新村是否能成為一個文創天堂,就看它後續的計畫是如何實行了。

 

審計新村即使是平日,仍然有許多遊客前來。(張舒婷/攝)

審計新村即使是平日,仍然有許多遊客前來。(攝影/張舒婷)

我要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