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狗流浪中途 期望從行動改善動保問題

【記者 許宛臻/台中報導】

在台中市人來人往的誠品綠園道上,有一個小角落出現「汪!汪!」聲音,那裡是許多貓咪與狗狗的認養活動,每到假日就會有許多來自台中、苗栗、彰化等不同地區的愛心媽媽和愛心爸爸,雖然來自不同的地方,但心裡的目標都是一樣的--希望能夠將手中的毛小孩送養到幸福的家庭。

退休會計師的照顧流浪中途之路

一位人稱「陳愛媽」的流浪狗中途,是五十幾歲的退休會計師。目前全職照顧流浪動物,每天都會定點餵養流浪貓狗,假日則在台中誠品綠園道送養狗狗,陳愛媽無時無刻都在為流浪動物付出,而讓她注意流浪動物的開始是十幾年前的事。

十幾年前陳愛媽因緣際會下在路邊遇到一隻馬爾濟斯,牠被魚網纏住無法行動。愛媽看到之後幫牠把漁網解開,並留下當天買的吐司希望可以讓牠止飢,沒想到牠居然不吃,還硬要跳上車子。愛媽將馬爾濟斯放回原地後牠卻又跳上車,重複這樣的動作三、四次後,愛媽就放棄了,因為她的動作永遠沒有馬爾濟斯跳上車的速度快。愛媽只好帶著這隻毛髮打結又髒兮兮的小狗回家並送到美容院整理,原本打算要送養給別人,最後卻心軟讓牠一直住在家裡享受著被寵愛的生活。現在,這隻馬爾濟斯已經是十四歲的老狗狗了。

與馬爾濟斯的相遇,讓陳愛媽開始注意到原來有這麼多流浪狗,從那時開始她便將家裡吃剩的食物分送給流浪狗。但只靠吃剩的食物量太少,沒辦法讓牠們都溫飽,後來就到寵物店買狗飼料來餵流浪狗們,餵食一陣子突然發現連流浪貓都來了!但是貓狗不能吃相同的飼料,愛媽又到了寵物店買貓咪的專門飼料,就此開啟了愛媽的中途工作,一做就是十幾年。

 

中途之路 辛苦又困難重重

陳愛媽抱著等待送養的幼犬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樣。(許宛臻∕攝)

陳愛媽抱著等待送養的幼犬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樣。(攝影/許宛臻)

陳愛媽每天都四處餵食流浪貓狗,範圍涵蓋苗栗通霄、苑裡及台中大甲,大約有四十幾個地點,車上隨時都有兩大桶的貓狗飼料,還有很多桶的飲用水。這些流浪貓狗們在外相較於食物,飲用水更是難以取得,食物牠們還有辦法去偷吃廚餘桶、找垃圾袋裡剩下的便當,但是乾淨的飲用水卻是少有機會喝到,只能夠舔路上的積水、髒水,但這些水對牠們的身體都不好。

在外餵養流浪貓狗時,最難解的就是被附近的居民抗議,有些居民會覺得不要放到我家就好,有些人則會對愛媽碎念甚至破口大罵。不認同餵養流浪貓狗的人認為,愛媽的餵食會吸引越來越多流浪貓狗在附近徘徊,牠們會咬破垃圾袋,造成環境髒亂、居住品質下降。但愛媽認為那些貓咪、狗狗會去亂翻、亂咬垃圾袋就只是因為牠們餓了,只要餵飽牠們就不會有垃圾造成的環境髒亂,而且餵養牠們的用具愛媽都會做清潔,不會將垃圾留在原地造成居民困擾。有些民眾聽了愛媽的解釋後會接受,不過仍然有不接受的民眾,愛媽就只能盡量在遠離那些民眾的公共空間餵養,避免民眾激動到通報收容所來抓走流浪貓狗,這樣牠們的生命就只剩十二夜了。

陳愛媽除了餵食外,更致力於流浪貓狗的救援,像是採訪當天送養的狗狗就是被丟棄在工業區貨櫃拖車停車場的四隻幼犬,兩隻公的、兩隻母的,陳愛媽氣憤地說:「遺棄這些才剛滿月的幼犬就已經很惡劣了,還故意用橡皮筋把他們強迫斷尾!」流浪狗的救援比流浪貓容易許多,只要固定餵養牠一陣子就容易對人產生信任感,比較有警戒心的狗狗則需要用吹箭來進行誘捕,但流浪貓是連用吹箭都沒有辦法的,只能使用誘捕籠。愛媽發現流浪貓比流浪狗多,貓咪對人比較沒有威脅性,也因為警戒心很重不會隨意出現在有人的地方,常常看到的流浪貓一批換一批,牠們的死亡率高但繁殖力強,因此要誘捕到貓咪真的不容易。

隨著誘捕到的流浪貓狗越來越多,陳愛媽也沒有足夠的空間來照顧牠們,於是自掏腰包在苗栗通霄的海邊租了一間廢棄的養豬場,改造成一個幸福狗狗園,園區一共分成四個區域,一區室內專門安置行動不便的狗狗、狗媽媽與小狗狗,另外三區則連通室內與室外場,讓狗狗們能在陽光下自由奔跑,也能在下雨時有個遮風避雨的地方。而且幸福狗狗園有兩個原則:一是不關籠、不綁繩,讓狗狗活動自由;二是不超收狗狗,平均每隻狗狗有四坪的活動空間。

在誘捕這方面,陳愛媽有她自己的作法,不是所有流浪貓狗她都會抓回去,有些流浪貓狗在外面生活習慣了,知道哪裡有得吃、下雨去哪裡躲、冬天要去哪裡過,只要附近居民不排斥牠們,愛媽就只會實行所謂的TNVR。T(trap)、N(neuter) 、V(vaccinate)、R(return),即捕捉、結紮、接種疫苗、原地回置。

 

從陳愛媽七年前開始送養以來,總共大約送養出去270隻,去年統計一共送出64隻,每年送養出去的貓咪狗狗越來越多,是一個很棒的趨勢。在各個地方認養流浪動物的條件都不太一樣,一般都需要認養人年滿20歲,但陳愛媽的認養條件更加嚴格,年齡需滿23歲,若未滿23歲則需要父母同意,因為不一定年輕人都有穩定的經濟收入,大部分都是父母給的生活費,這也是為了避免人家認養後發現自己沒有能力,讓貓咪、狗狗再度被棄養的情況發生。

除了嚴格的送養條件外,送養後,陳愛媽會提供三次免費預防注射,還有與合作醫院的免費結紮及定期追蹤,一直到結紮後才會慢慢放手。陳愛媽說:「如果遇到不好的認養人,那真的是很痛苦的一件事。」

曾經有一隻很小就送養出去的小狗,在追蹤的時認養人一直說:「預防針會自己帶去打,不用麻煩愛媽了。」直到六個月快要發情該結紮時,愛媽詢問要不要到合作醫院免費結紮,認養人仍然拒絕。結紮一次要兩千左右,有免費的結紮居然不要,愛媽覺得奇怪,於是就通知認養人一個時間要到他家接狗,幫他帶去結紮完再送回家,結果到了約定那天早上,認養人才傳訊息說:「不用來了,狗跑了。」陳愛媽看到訊息後,立刻前往領養人住的中興新村找狗,結果看得到、摸不到,狗狗連看到主人都怕,就可以知道主人對牠不好。

後來陳愛媽去了好幾趟,拜託附近一戶有在餵養流浪動物的人家幫忙餵食、幫忙留住牠,這樣狗狗到附近有得吃,就不會為了找食物越跑越遠,但是中興新村有很多空屋,狗狗很好躲藏,就算找到了也很難抓。後來那隻狗狗發情後沒多久就懷孕了,陳愛媽不管怎麼放誘捕籠、吹箭都抓不到牠,最後他生了小狗,愛媽抓了小狗當誘餌,牠就不得不出現,最後才吹箭把牠帶回來,這個過程足足有三個月之久。

於認養攤位前販賣陳愛媽女兒設計的筆記本。(許宛臻∕攝)

於認養攤位前販賣陳愛媽女兒設計的筆記本。(攝影/許宛臻)

陳愛媽都一手包辦了餵食、救援、認養到追蹤,但隨著年紀越來越大,體力也不像從前那麼好,雖然在網路上成立「幸福狗流浪中途」網站,但缺少人力與資金,人力部分只有愛媽一個人與一些來幫忙的志工與其他中途,資金是靠陳愛媽的退休金及民眾捐款,擔任中途十幾年,退休金早就用完了,「幸福狗流浪中途」不是協會,不能像其他協會一樣向民眾公開募款。除了民眾捐款外,陳愛媽的女兒有創立個人設計公司,替幸福狗設計義賣商品及宣導文宣,透過販賣這些商品取得繼續照顧流浪貓狗的資金。

 

「零安樂死」爭議不斷

立法院於1月23日三讀「動物保護法」部分條文修正,通過「零安樂死」政策,但「零安樂死」可能會衍生出許多問題,例如收容所大爆量、收容所照護人力不足等。對於這項政策陳愛媽就表示:「應該要從源頭控管,而不是從最尾端來改變。」若是收容所不斷收容流浪動物,但外面的流浪動物卻不斷繁衍,狗狗一年可以生兩次,一次生十隻左右,這樣根本不會有結束的一天。而且收容所的空間不可能無限擴大,當空間被壓縮,流浪動物就更容易生病、傳染,這樣收容所內就會出現一堆生病的狗狗、沒有足夠人力可以照顧及清掃,狗咬狗、狗吃狗都是有可能出現的,這樣的情況民眾更不可能會去認養。陳愛媽也建議「零安樂死」或許可以改成「選擇性安樂死」,像是一些無法醫治的、苟延殘喘的,選擇性安樂死對牠們來說或許是比較好的措施。

 

因此實行TNVR與推廣認養或許是目前看來最好的辦法,盡力實行TNVR能夠大量減少流浪動物繁衍的數量,再加上許多協會與像陳愛媽一樣的愛心中途在進行送養,且越來越多人支持以領養代替購買,不是再到寵物店購買從繁殖場出來的動物,這樣也能讓不良繁殖業者關閉那些環境惡劣的繁殖場,未來流浪動物的問題勢必可以獲得改善。

我要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