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火車站新舊並存 台中人記憶再度翻轉

【記者 張嘉玲/台中報導】

假日的火車站人潮不間斷,旅客的腳步,隨著好奇心由快而慢地在台中火車新舊站之間遊走。(攝影/張嘉玲)

假日的火車站人潮不間斷,旅客的腳步,隨著好奇心由快而慢地在台中火車新舊站之間遊走。(攝影/張嘉玲)

「買票請至二樓,買票請至二樓!」站務人員不斷地用麥克風重複廣播著。近日增加的人潮,為台中火車站增添了不少聲色,有些人前來拍照,觀看台中新樣貌,有些人為了搭車方便,做了事前的動線調查;有些人則第一次從新站下車,四處尋找通往出口的標示,或停留在大廳看了幾分鐘的新站平面圖。轟隆轟隆的回聲與節奏式的石頭喀喀聲響,隨風快速地劃過天際,抬頭一看,火車已不在平地行走,而是在高架化的天橋奔騰。望眼尚未完全的新站,一旁佇立著歷史性的舊站,創新與懷舊元素並存在一個台中重點之地,使人們對台中火車站的認識,添上了一股新鮮感。舊站已走入歷史,新站的開啟,反轉了台中前後站建國路與復興路的人潮,改變了人們搭乘的習慣,同時也翻轉了人們對火車站的想像。

台中舊站熄燈 轉化鐵道文化園區新生命

台中舊火車站的相關軟硬體設備已轉移至新站,原本的月台成為旅客前往新站的通道。(攝影/張嘉玲)

台中舊火車站的相關軟硬體設備已轉移至新站,原本的月台成為旅客前往新站的通道。(攝影/張嘉玲)

新站設置改變了乘客動線,原本的後站成為今日的火車站大門口,帶動了復興路的人潮。(攝影/張嘉玲)

新站設置改變了乘客動線,原本的後站成為今日的火車站大門口,帶動了復興路的人潮。(攝影/張嘉玲)

台中火車站從日治時期興建至今已有110年左右的歷史,不只連結人們的生活記憶與情緒,也牽動台中的城市發展與居民的生活情感。坐落於台中一世紀的台中火車站,於10月15日晚上8點55分,發出最後一班北上自強號列車,將台中火車站的歷史劃下了句點。同時,許多鐵道迷也前來拍照留念,流露出對鐵道文化獨有的情感。舊站月台關閉之後,人們不必再經由前站門口購票,在人潮中等待站長驗票,通往列車月台。10月16日新站啟用,為中區的老舊樣貌添上一股新的生命力,開放式的建築設計,包括多重的動線以及電、手扶梯的設置,疏通了以往擁擠的搭乘人潮,打通了前後站的通路,改善了後站的交通便利性,同時也促進後站城市樣貌與經濟革新的可能。舊月台周邊已有部分使用綠色柵欄,將原本設施封閉,許多工人正在施工,未來舊站將以二級古蹟的歷史形式保存下來,轉型為鐵道文化園區,透過翻轉文化創意,以鐵軌文化串聯過去及現代,成為城市裡另類風貌。

站前廣場新突破 新市容指日可待

為整頓台中火車站新市容,舊站前周圍的公車等候站、國光客運站、台中客運以及地下道即將面臨拆遷。(攝影/張嘉玲)

為整頓台中火車站新市容,舊站前周圍的公車等候站、國光客運站、台中客運以及地下道即將面臨拆遷。(攝影/張嘉玲)

為了配合鐵路高架化工程,市府欲強化台中火車站的門戶意象,推動相關的工程計畫,翻轉台中市中區的交通與景觀。一方面將舊火車站結合20號倉庫、後火車站,形成特色鐵道文化園區,另一方面,四周會以市民廣場的形式改造,做為旅客進出、客運轉運中心,以及綠地等公共設施的使用。其中,綠地將運用到透水鋪面和複層植栽的工法,可改善雨天淹水與路面打滑的現象,以及降低都市高溫。未來火車站前周遭相關交通建設將面臨拆遷,如此可將臺灣大道與中山路之間的市容整合成一種新的感官視覺效果,翻轉人潮與車潮合一的混雜城市風貌。

嶄新的新站 引動中區改造

約六、七十年前,發展較早的中區一直是台中市最繁華、熱鬧的行政區,但隨著後來一中、逢甲、東海等商圈興起,新光、遠百等百貨公司成立,加上中區的建築老舊、巷弄狹窄、停車空間不足,導致消費與觀光人潮不斷流失,被帶往其他行政區,發展逐漸衰微。直到後期的高速公路開拓、高鐵的興建以及結合鐵路完成,促進了交通便利,反倒吸引了大量外籍移工在此停留,為中區帶來新的經濟榮景與面貌。

然而,中區的市容依舊沒有改變,為了突破中區給人老舊殘破的形象,經過多次的地方協調會,市府推動了「臺中市105年度中區參與式城市綠色光廊工程」計畫,主打低碳漫遊城市。這些計畫中,與台中人民直接關聯的就是「綠空廊道」計畫,導入將城市轉變為能吸存水、過濾空氣、污染物質的超級大海綿,達到降溫、防洪、抗旱、捕碳等效益的海綿城市、透水城市概念。綠空的廊道將採用透水鋪面材質,以供人行步道、自行車道使用,此計畫範圍涵蓋了台中市南區、東區、中區、西區、北區、北屯區、潭子區、豐原區等行政區,總長度約21.7公里,致力將多個行政區串連起來,形塑一個城市中的帶狀森林。這條廊道同時也串聯了台中市的通勤運動線,未來,台中人可以從容地在火車站高架橋底下的綠園道散步休息、騎自行車,形成一種樂活的綠色交通、運動走廊。另外,有許多計畫與此計畫相輔相成,如中華路一段、光復路一帶的舊街改造,以及中山路257巷、繼光街一帶的商圈重整與創新,透過這些計畫,讓中區重拾自信,展現歷史風華。

火車站的轉變 台中人的感受與看法

台中客運站後方的五洲冰菓飲食店,販賣傳統小吃與冰飲,開業以來已有50年歷史,風格與現今城市對比別有一番風味。(攝影/張嘉玲)

台中客運站後方的五洲冰菓飲食店,販賣傳統小吃與冰飲,開業以來已有50年歷史,風格與現今城市對比別有一番風味。(攝影/張嘉玲)

佇立於火車站對面、地下道旁的五洲冰菓飲食店,第二代老闆周國文,69歲,土生土長的中區人,經歷了台中火車站的興衰。當他還是小學生時,火車站前的地板沒有鋪柏油,天氣好時,會有風飛沙,下雨天時,土壤會變成泥濘。原本火車站前有個小公園,公園還有一個小水池,不時也能在水溝裡看見小魚游來游去,以前他都會到那裏散步,累了就躺著休息,生活非常愜意。他說:「台中火車站這一帶的建築,從我出生時就是日本引進的巴洛克式建築,那時的樣貌可說是日式風格最華麗的火車站,當時可熱鬧了,周邊的攤販,流行早上賣豆漿,下午賣檸檬冰;附近的綠川水質乾淨,兩側設立攤販,型態類似跳蚤市場,客人都提著藍綠紅的傳統塑膠袋,與老闆的買賣態度都很乾脆,充滿了人情味,那種感覺就像泰國曼谷的傳統市場。」

後來,中部遭遇921大地震,台中火車站一帶建設嚴重受損,從此,火車站周遭的建築被整修為閩式建築,巴洛克建築只剩下被列為二級古蹟的台中火車站,火車站部分原有的樣貌消失,中區的生活型態也逐漸改變。原本經濟繁榮的中區,經城市重心轉移,變成陳腐破舊的空城,沒落的現象,影響當時許多老字號的店家,不是因為後繼無人,就是將老房子賣掉離開中區。周老闆不停地在適應火車站環境的轉變,如今,政府即將帶領台中火車站走向時尚的一端,同時也和歷史古蹟融為一體,他說:「從以前純樸的樣貌,反觀近幾年的汽機車與客運的噪音污染結合,熱鬧也為這城市帶來了一些混亂。但我感到欣慰的是,未來的台中火車站與中區,就要變得不一樣了,我很期待。」

為了改善新站周邊交通動線,市府計畫將大智路打通,促進都市縫合,強制拆除大智慧大樓,此問題引發了當地爭議。(攝影/張嘉玲)

為了改善新站周邊交通動線,市府計畫將大智路打通,促進都市縫合,強制拆除大智慧大樓,此問題引發了當地爭議。(攝影/張嘉玲)

在台中生活將近一世紀的退休教師,莊作成,92歲,在樂業國小前身的台糖小學教書42年,經歷過白色恐怖時期,目睹了台灣的歷史,其中也包括整座台中火車站以及中區的興衰演變。他說:「很慶幸還能在我有生之年,看到改革的中區,時代是會變的,建設也會跟著進步,像我就覺得新站的電、手扶梯與愛心接駁車的設置,對於老幼婦孺者來說非常方便。只不過,新舊並存的問題還很多。」

因目前的新建設尚未完工,過渡時期也存在著爭議,像是大智慧大樓,因阻擋新站與百貨公司之間的出路,影響了復興路的動線,政府為了打通大智路,決議強制徵收土地,因此面臨拆除問題,然而,要促進經濟革新並且與當地居民利益平衡,這是最難的。對於台中火車站的新舊文化並存,莊先生表示,現在的文化資產都失去了最原始的本質,就像火車站附近原本的台糖與酒廠,不是舊有的文化、物產消失,就是以另一種行銷與觀光模式存在,但因應時代的變遷,人們不得不習慣、妥協這樣的模式。或許新舊站共存讓兩者文化達成一種平衡,但這樣的形態,在某些部分是不是也代表著文化的流失?

台中火車站的歷史,涵蓋了不同階段的時代背景與文化,在每一更迭的階段裡,台中火車站在每人心中都下了不同定位與定義。中區的改革時代來臨,台中的城市樣貌與生活模式轉變,以經濟發展角度來看,台中火車站應走向時尚、科技與未來,甚至放眼國際,相反地,以復興文化角度來看,對舊火車站來說,新舊並存就像以保留文化的頭銜而存在,少了更深層的文化本質思考,換了形式而存在的鐵道文化園區,將來是否會重新建立人們對鐵道文化的情感?新舊並存現象,是否會變向成為台中另一種喪失本質的文化?而經濟發展與居住正義之間的平衡點與價值觀將又會是什麼?多數人預測了台中的美好未來,卻忽略了文化歷史的根深蒂固與傳承,才是台中火車站存在的價值。然而,在新舊並存的過渡期,仍存在著許多問題,例如:前後站垃圾桶分配不均以及舊站髒亂等現象。在中區整合完工之前,這些未知,仍需要大家共同面對與解決,而未來台中火車站、中區的樣貌以及文化的走向會是什麼,我們只能等待、靜觀其變。

我要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