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突破社會框架 創作歌手曾立馨唱遍全台

【記者 陳思予/台中報導】

打工換宿是時下年輕人在寒暑假時會出去旅行的一種方式。有個女生她也用類似的方式,以「演唱創作的形式,與店家換取一餐或一宿」。她隻身一人背著吉他,帶上她曾經歷或看過的一些故事,用她的音樂唱出她心中的聲音。

唱歌X吉他的目標︰全世界。(攝影/陳思予)

唱歌X吉他的目標︰全世界。(攝影/陳思予)

她是曾立馨,目前31歲,一個熱愛農村的創作歌手。為了更徹底地打破社會「金錢至上」的成規,在2016年的10月毅然地辭去工作,努力實踐著「用自己最想要的樣貌,活在這個世界上」的想法。而曾立馨最想要的樣貌是以她自己原創的音樂,唱出社會裡那些底層人民的聲音,尤其是農民的處境。她也期盼能夠用這個方式,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

社區工作接觸農村  為底層農民作曲發聲

過去的曾立馨是個普通的上班族,不過她所做的工作和社區、農民幾乎都脫離不了關係。兩年前她做的是一份關於社區營造的工作,在彰化、南投一帶。那時她曾因社區營造的工作繁重,而不太喜歡農村。不過當曾立馨開始和社區裡的農民們接觸後,她對這塊土地上的農民有了情感上的連結,對於農民們在農作物收成後卻只能低價賣出的情況,十分抱不平。當時她所輔導的社區在南投中寮,裡頭的農民多數是種龍眼維生。若龍眼的產量過多,市價上的龍眼可能大約是三斤100元,但農民們賣給中盤商的價錢只有約一斤五元至八元。

南投中寮的農民們在賣龍眼時,必須要到中盤商的市場等待,中盤商會派貨車來載龍眼,貨車上會疊著一些籃子,而農民們必須搶到籃子、把龍眼放進去,才算是賣出。但在貨車還未停好之前,大部分的農民們便會爭先恐後地開始搶,通常年輕力壯的農民較容易搶到,而較為年長的農民可能搶到的籃子數就不多。

曾立馨說︰「我曾看著一個八十幾歲的阿公,身後站了七十幾歲的阿嬤,手上只搶到一個籃子,所以只賣出很大一籃龍眼,才賺300元。其他阿公帶來的龍眼只能再自己載回家…。」將自己辛苦收成的龍眼低價賣出,已讓人十分痛心,但若沒有搶到中盤商所提供的籃子,辛苦收成的龍眼非但不能賣出去,還要自己全數載回家。消費者在外頭所見、所買的是一顆顆圓滾滾的龍眼,但在這銷售前有多少剝削的過程,全是消費者所看不見的。因此,曾立馨創作了一首〈你沒有看見嗎〉的歌曲,希望能有更多人關心農民的議題。

高中與吉他意外相遇  踏入社會後再次創作

六根琴弦開啟創作之路。(攝影/陳思予)

六根琴弦開啟創作之路。(攝影/陳思予)

創作有許多種方式,而曾立馨選擇的方式是用吉他做音樂創作。曾立馨是在高中一年級的時候開始學吉他的,而她和吉他相遇也有一個有趣的小故事。她過去在整理房間時,意外地在衣櫃上頭發現了一把吉他!沒想到吉他的主人是她的媽媽。當曾立馨拿著吉他去詢問她的媽媽時,她的媽媽便幫她報名了音樂教室的吉他課程。而學著學著,曾立馨從原先喜愛的歌手—五月天的曲目,陸陸續續地接觸到了更多不同樂手的音樂。且在大學時期也加入了熱音社,和同學們一起組團、玩音樂。

曾立馨表示其實她有一段時間沒有碰吉他了,因為那是學生時代的事情,所以她覺得自己現在根本不太會彈。但是,若真的不會彈吉他了,那她是如何創作呢?她認為學生時期其實是她吉他技巧最好的高峰期,但那時因只想著要怎麼讓和弦變化更多,陷入樂理之中,因此反而寫不出歌曲。不過後來進入社會後,抒發工作壓力時,就會又拿起吉他彈彈唱唱。曾立馨說︰「工作之後,看了很多很多,對這個社會有一點認知,在創作就比較有故事和想像的畫面,思考的時候就會用不一樣的形式來創作。」

30天環島旅行換60餐  以音樂證明自己存在

音樂擁抱生活。(圖片來源︰曾立馨Hug Muzik的臉書)

音樂擁抱生活。(圖片來源︰曾立馨Hug Muzik的臉書)

曾立馨的確用了不一樣的形式去創作她的歌。當她每天的生活充斥著工作時,無論生理的疲憊或心裡的負面情緒累積,都讓她覺得她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於是她向她的老闆請了一個月長假,理由是她要環島30天。曾立馨說︰「我其實蠻任性的,因為我沒錢,但我還是想環島。」不過她環島的意義在於她想要挑戰社會中金錢至上的觀念,所以曾立馨給自己30天的環島旅行訂了個目標︰她要30天換60餐。

既然要用“唱歌換宿”的方式,曾立馨覺得似乎還是要有個頭銜或是標誌,這樣他人會比較清楚她在做的事情是什麼,於是她請一位過去認識的朋友替她設計一款屬於“曾立馨”的標誌,好讓她印在名片上。但這項標誌也不是免費的,她依舊創作了一首歌曲和她這位朋友交換,這首歌曲的名字叫做〈One day〉。曾立馨所創作的歌曲背後都有著一個故事,而〈One day〉的故事正是來自於這位替她設計標誌的朋友。

曾立馨的朋友原先是建築系的,畢業後也到事務所上班,但後來他的朋友覺得那樣的生活不是他想要的,於是他離職創業,投入關於平面設計的工作。可是當他拿著他自己設計的作品給他的爸媽看時,他發現他的父母並沒有很認同他所做的事情,因為他們在懷疑跟擔心自己的孩子所做的這件事情,是否能養活他自己。所以,曾立馨說〈One day〉這首歌是希望有一天,每個人都能用自己最想要的樣態在這個社會上生存,而非只是為了餬口飯吃而已。

準備好一切的事情,曾立馨開著車,開始了一個人30天的環島旅程,她帶著她的故事、她的歌,唱到臺灣的各個城市鄉鎮。旅程的一開始也許只有幾個故事幾首歌,但中間的過程她聽到更多故事,遇見不同的人事物,如︰文創工作者、文史保存者、或是一些年輕人返鄉務農…等。她覺得她更貼近了這片她所生長的土地,而且是用她自己想要的樣態跟形式。這趟為期30天的環島旅程,曾立馨換到了63餐,不僅達成了目標,也讓她更認識土地,進而認同自己,找到自我價值。她說︰「可能別人旅行中的打卡是在臉書,但對我來說,我的打卡是在那個地方唱過歌。那樣子我才覺得自己存在!」

我要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