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落微光扶弱勢自立 隱者盼能穩定

【記者 黃鈺淳/台中報導】

林順福為目前角落微光的主要導覽員。(攝影/黃鈺淳)

林順福為目前角落微光的主要導覽員。(攝影/黃鈺淳)

「跟上喔!」手拿藍色小旗幟,一行人跟隨前頭的林順福在認識中區,有別於一般戶外的導覽活動總是拿著麥克風或是大聲公,角落微光的計畫─「隱者地圖」屬於小清新派的導覽風格,每個人戴著耳機,仔細地聽著林順福透過麥克風娓娓道出中區在地的歷史與人文記憶,再現了中區的興衰。

隱者帶領人們憶中區 找回自信並自立

除了有角落微光準備的導覽資料外,林順福也自備教材。(攝影/黃鈺淳)

除了有角落微光準備的導覽資料外,林順福也自備教材。(攝影/黃鈺淳)

看似平凡的導覽活動,但其實導覽員十分特別。「那是我的別墅欸!」曾經住在太平天橋下的林順福,大家都叫他「順福哥」,民國48年次的他,經歷過美麗島事件,也見證了臺灣歷史變遷與動盪的時代。21歲時被徵召入伍,因此被迫中斷就學。而30幾歲時,在中國工作存了一筆財產,卻因為921大地震,震垮了林順福在台中的家,心血也瞬間成為泡沫,使得他中年失業,只能靠臨時工維生。去年十二月,他透過台中街友關懷協會的轉介,加入了角落微光的「隱者地圖」計畫,培訓了四個月,經過三次的考核,當時培訓的人數共有十二人,有六位通過考核,林順福就是其中一位,現在他離開了橋下的「別墅」,開始租起房子,「期望角落微光能夠趕快穩定!」林順福這麼說。

在加入角落微光最大的改變,林順福說:「比較有成就感啊!小朋友都一直跟著我。」他的個性非常活潑,就像個大男孩,導覽方式也是十分平易近人,來聽導覽的小朋友都會黏著他一直問問題,讓他感到很快樂。林順福最近出了一本創作型小刊物《牠是我的朋友》,因為從小就和動物為伍,對動物有著一份濃厚的情感,因此角落微光協助他製作了這本小書。書中的插畫及文字雖簡單卻真摯,也展現了林順福的創造力。

扭轉刻板印象 建立社會價值

角落微光的創辦人張景皓,也是知名英國留學網站HelloUK!的創辦人,2006年獲得Johnnie Walker夢想資助計畫,到了英國學習社會企業,回國後做了偏鄉英文教育,但覺得這種煙火式的幫助有限,就決定將幫助落實至在地,2015年便在台中成立了「角落微光」。角落微光的共同創辦人楊兆琪說,2013年臺灣芒草心慈善協會於台北發展了創新的社會企業模式─「街遊Hidden Taipei」,培訓街友並進行在地的導覽,她希望台中也能有這樣的組織,便請益了芒草心協會在組織、規劃及培訓等的相關經驗。

林順福敘述過往綠川吊腳樓的樣貌及回憶鐵道的改變。(攝影/黃鈺淳)

林順福敘述過往綠川吊腳樓的樣貌及回憶鐵道的改變。(攝影/黃鈺淳)

「隱者地圖」的導覽員是由街友、弱勢獨居老人、中高齡失業者所組成。直至今年五月開始了〈後站人生〉這條導覽路線,共有九個景點,桂花巷、57桐紋、綠川吊腳樓、20號倉庫等,雖然非傳統觀光景點,但卻意義非凡,在中區的每個角落、每條街道,可能都是「城市隱者」的人生故事與經歷,不僅僅只是介紹中區的人文歷史,還結合了他們的故事。透過這些導覽員,將中區的過往重現,希望帶著大家一起看見中區,也希望在地人能重新回到這裡並找回兒時記憶,也讓社會大眾知道他們是有潛力的,扭轉大家對遊民的刻板印象。楊兆琪說,參加〈後站人生〉路線的群眾,會希望能聽見隱者的故事。

除〈後站人生〉之外,還有另一路線〈親親時光印記〉,楊兆琪說:「社會大眾對街友的觀感要從小做起。」她也發現「家庭」這個族群,非常喜愛有DIY的行程,便設計了這條寓教於樂的路線。除了DIY太陽餅,還有參觀合作金庫、三佳早餐店、想想人文空間等地,導覽一樣會由隱者帶路。在活動的過程中,讓孩子透過導覽,使他們間接地接觸社會議題,再透過大人與孩子共遊時的互動,例如家長會和孩子介紹導覽員,讓孩子認識與理解社會上的不同群體,用教育改變社會、建立正面的價值觀。

隱者地圖的導覽員是透過社福相關的協會及單位,像是台中街友關懷協會、台中恩友中心,找尋合適個案並轉介而來。因為這些協會與機構的人口出入較為複雜,以至於那樣的環境之下難有正面的能量,像當時林順福及同期培訓的其他隱者,在培訓期間可能會被其他人說:「那公司一定是騙你們的。」等消極或負面的意見。角落微光除了培訓導覽員外,還會提供一些工作資訊給隱者,除了讓他們能夠自立更生,還會帶著隱者們去做志工,建立正向的力量與自信心。

社會企業自給自足 角落微光盼政府立法

角落微光是一社會企業,透過培訓隱者成為導覽員,導覽所得是六四比,角落微光取4成,6成歸予城市隱者。根據行政院版社企行動方案,「社會企業」的定義分為兩種:廣義來說,泛指透過商業模式解決特定社會或環境問題的組織,其所得盈餘主要用於本身再投資,以持續解決該社會或者環境問題,而非僅為出資人謀取利益;狹義來說,組織章程應明定以社會關懷或解決社會問題為首要目的。組織當年度可分派盈餘應至少有30%保留用於社會公益目的,不得分配。政府為了要推廣社會企業,目前多採廣義的定義。

角落微光位於台中市南屯區。(攝影/黃鈺淳)

角落微光位於台中市南屯區。(攝影/黃鈺淳)

臺灣近幾年很流行社會企業,但大多是偏向廣義型的,所以不會強調盈餘的分配與使用,角落微光創辦人張景皓的理想,是要做「真正的」社會企業,想做偏向狹義型的社會企業。他希望臺灣能立法明定「社會企業」,因為不少人會認為只要符合定義的其中幾點,就是在做社會企業,甚至遭有心人士當作行銷噱頭或是工具,實質上是否有幫助社會或是使用的材料是否對環境有益,民眾是不得而知的。若立法了,讓有心做好社會企業的人,不會受到「掛羊頭,賣狗肉」的影響。

楊兆琪說:「現階段的困難是賣票的狀況。」最初提出街友導覽計畫的想法時,角落微光內部人員都覺得十分特別,上市應該會有迴響,但推出後卻不如預期效益。票價也做了改變,從原先的一場300元調降至一場250元,而台北的導覽費則是400元,從票價上的接受程度,也反映出城市的文化氛圍,也是影響角落微光營運的原因之一。她表示未來角落微光除了要改變,也要思考該如何推廣出去,讓更多人知道並參加這個計畫,還有如何讓導覽員的導覽狀況穩定及要有一定的品質。

「光是看順福哥可以租房子,不用再住在之前的橋下,就覺得辛苦是值得的。」楊兆琪用一句話訴說她在角落微光的心得與收穫。因為接觸了街友及弱勢族群,使得她更能以同理心去理解一些人事物,也希望隱者地圖,能帶給聽過導覽的人們會和她有一樣的體悟。

我要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