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罩霧自然農張有明 尋回「食」的本質

【記者 陳思予/台中報導】

現代社會越來越注重高科技、高品質的生活,因此人們在食、衣、住、行的層面都比過去更懂得用高標準來選擇安全的事物。尤其在「食」的部分,大眾對於食物材料的標示、產地來源…等,也因最近十年臺灣不斷發生食品安全的問題,更加小心地檢視與注意,例︰離現今較近的2014年爆出的劣質油品事件,都讓全臺民眾人心惶惶。

世界的美好自然生態,才是無價的寶藏。(攝影/陳思予)

世界的美好自然生態,才是無價的寶藏。(攝影/陳思予)

而現為63歲的張有明原為台北人,因工作來到霧峰居住,在過去20年漫長的職業生涯,喜歡上這塊土地的自然與純樸,因此為了維護生態環境、使其能夠永續發展,於是現居霧峰的他,便以霧峰為基點,教導當地農民使用自然農法的耕作方式,愛護土地。因此,張有明同時也是「阿罩霧自然農」的發起人。

走出學術研究的象牙塔  動手實際體驗農田生活

張有明過去在霧峰的行政院農業試驗所工作長達20年,主要研究蔬菜的品種蒐集跟改良。他表示,過去因家境並不好,所以大學畢業後便至行政院農業試驗所上班。工作約10年後,一次機會申請到國科會補助,再至臺灣大學唸相關生物技術的碩、博士,增進自己的學識。2006年他從行政院農業試驗所退休,轉戰作一名農夫。

而這讓人不禁疑問,工作了大半餘生,難道沒想過好好享受後半輩子,為何反而投入一份需要龐大體力的農夫工作呢?張有明說其實在他退休後,一開始並不是下田作農,而是到環球科技大學教書。在任教的過程,同一時間臺灣的社會正為了食品安全的問題吵得沸沸揚揚。張有明在食安的事件開始省思起自己,他認為他過去所待過的行政院農業試驗所的工作,再到環球科技大學的教職,都是屬於學術研究的領域,但他卻未有過實際下田種植作物的經驗。因此,這次的張有明毅然決然地放棄教職,回到霧峰,開啟他的農夫生涯。

張有明實際下田後,接觸到一些霧峰當地的農民,這才發現原來農民們對於農業用藥的知識、及病蟲害的認知非常匱乏。所以,時常造成用錯藥、或是植株種類分不清楚,而無法於農田裡種植成功。張有明舉了個例子,他說夏天的蔬菜有夏天的品種,冬天的蔬菜則有冬天的,但大多數的農民因為不知道「品種」的意義為何,所以常把夏天品種的植株拿去冬天種。在錯誤的季節種下,就會導致植株成長不濟、甚至死亡。於此現象張有明用了一個比喻來形容,他說︰「假如你打仗時都不知道敵人是誰,那還打什麼仗呢!」

霧峰區創阿罩霧自然農農法原則使農民卻步

在食安風波、農民農業用藥知識匱乏,和市面上蔬果農藥殘留等種種的問題下,身為一個退休教授、但是新手農夫的他,決定於霧峰開始推行自然農法。而他退休後所在之處為霧峰的舊正社區,且當時他也是舊正社區的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所以他便於此社區先行推動。推行之初,舊正社區裡大多數的農民都表示同意此農法的理念,但是卻沒有人願意實行,因此張有明便先於自己的農地試驗。

隱密的自然園區旁即是張有明的種植區。(攝影/陳思予)

隱密的自然園區旁即是張有明的種植區。(攝影/陳思予) 

在試驗的期間,張有明也邀請社區內的志工或是農民到他的農田實際操作。除此之外,他還舉辦了一個有機的水稻訓練班,希望農民們能對於農業知識有更多的了解與認識。因此在水稻訓練班上過自然農法課程的農民,再加上過去曾來到張有明農田幫忙的志工群,就成了「阿罩霧自然農」的初始成員們,當然張有明便是那位發起者。

雖然成功創立了「阿罩霧自然農」,但困難的事情才正要開始。因為從事自然農法的人數一直難以增多,即便它是個友善土地的行為,但願意投入的農民們卻僅為少數,而這其中的原因得從自然農法的原則說起。自然農法有三個主要原則︰不用化學肥料、化學農藥、不噴草劑。對現今的農民來說,聽到「不噴除草劑」這一項,便足以使其卻步!因為不能噴灑除草劑,雜草便會開始茂密生長,只要雜草一多就會出現蟲子躲藏,那農民們多數的時間只能不停地拔草跟防治蟲害。不過面對採用自然農法的方式,會產生草多、蟲也多的情況,張有明坦然面對,還開玩笑說︰「所以假如你想害一個人,就叫他來做自然農!」

雖然以自然農法栽培作物方式會讓農田的雜草滋長而使蟲子變多,但是張有明也有因應的對策,他說他會利用農業廢棄物做出一種天然的液態肥料,來防治蟲子變多的情況。作法是用壞的番石榴、米糠和糖蜜及益生菌,再將它們攪拌混合,發酵完後就能夠撒在植株的旁邊,而這個液態肥料就能夠達到殺蟲殺菌的效果。張有明因過去專業的學識背景,所以他知道將哪些物品摻合一起,就能做出有機的肥料。因此,他在社區也會開設課程,讓農民們來上課,學習如何自製簡易的有機肥,進而減少農民們使用化學農藥跟肥料的機率。

阿罩霧自然農市集助小農  找回食物最原始的純粹

採行自然農法而生產出來的作物,不僅種植過程使農民安全、健康,也讓消費者吃得安心。但因尊重生態環境的運行,所以不用化肥、不噴除草劑等原則,也使得這些天然有機的作物產量都不多,為了達到收支平衡,其價格自然而然地比其他農產品還要高。但通常消費者第一眼所見不是品質,而是價格。市場上量多、價格便宜的商品又是如何產生的呢?若先不考慮生產過程,僅說明農民販賣與收購商的部分,張有明舉了個例子。有位和他同樣採行自然農法種植番茄的農民,那位農民種植番茄的成本一斤是80元,市場一斤賣150元,但當他拿到收購商那邊去販賣,他們只願意給他一斤60元的價錢。張有明對此十分憤慨,他說︰「假如你賣給收購商,還要自己倒貼一斤20元的成本,那怎麼還會有人想要從事自然農呢?」

市集除了販賣之外,還有天然食物DIY實作。(圖片來源:張有明)

市集除了販賣之外,還有天然食物DIY實作。(圖片來源:張有明)

為了鼓勵從事自然農的小農,能夠持續地進行自然農法的方式栽培作物,張有明和霧峰農會合作,每周三早上八點至十一點,都會於霧峰農會前廣場舉辦「阿罩霧自然農市集」,讓以實行自然農法耕作的小農來此擺攤販賣,也讓消費者能夠直接購買到第一手的農產品。阿罩霧自然農市集的設立,讓小農非但不會被中間的收購商壓低販賣價格,同時消費者也能買到比市場便宜的有機農產品。

張有明說市集內所賣的產品會經過嚴格把關,因為他們秉持著所賣的產品必須要對消費者負責,所以裡頭產品包裝上會有阿罩霧自然農的標章,或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農業藥物毒物試驗所的檢驗合格證書。但他表示其實他在乎的不是一張有機的證書,他覺得這其實是人人都應該要有的基本道德觀。張有明說︰「像我阿嬤以前常講︰你自己不敢吃的東西,你還敢賣人家!所以我也沒有覺得做自然農是個偉大的理想,我只是想找回最原始的單純︰自己敢吃的東西,我們才敢賣。」

我要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