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與經濟孰輕孰重?西勢社區與清泉崗機場紛爭

【記者 王櫳寬/台中報導】

清泉崗機場為中部最大的國際機場,其前身為日治時代的公館機場,後來在國民黨退守臺灣,與美國簽訂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後,進行一系列的擴建與改造,最初的作用為美軍協防臺灣的軍機停放處,但經過了中美斷交、蔣經國年代的解嚴後,除了保留一部分的軍事設施,清泉崗機場已經漸漸轉型成為民間前往中國大陸的主要管道,而位於清泉崗旁的西勢社區則見證了這一系列的變化。

西勢社區最早的歷史可追朔至200多年,從福建泉州府來的漢人在嘉義布袋登陸,之後一路北上尋找土地落腳,最終選定了當時的牛罵頭,也就是現今的清水旁定居,經過多年的開墾,從清朝統治到後來的日治時期,以及近代的國民黨統治,西勢社區默默地經歷各式各樣的變革,在公館機場擴建時,需要徵收周圍的土地來開發,許多村莊也因此不復存在,西勢里雖然被徵收了許多面積,但最後仍然保留了下來,其發展已經跟清泉崗機場緊密聯合。

p1010015

西勢社區發展協會門口。(攝影/王櫳寬)

紮根超過百年  見證歷史興衰 

西勢里發展協會總幹事吳麗芬是從別的地方嫁入此地,但在被選上總幹事後,參與了文化部的尋根計畫,為了瞭解自己社區的發展過程,查閱大量的歷史文獻,因此對西勢社區的歷史非常了解,根據吳麗芬的描述,在早期因為規模不大,西勢里並沒有太多的資料留存,但根據彰化縣誌的記載,早在1830年代左右就有相關記載,從當初的幾十戶人一直至今總共有九百戶左右,但在日治時期公館機場建立後,西勢里的命運及生活就與其緊緊綁在一起了,在國民黨退守臺灣後,為了防止共產主義的擴張,臺灣政府與美軍簽訂條約,決定擴建公館機場,從原本只能容納幾台飛機的小倉庫,擴建成美軍進駐的後勤基地。

為了達成計畫,政府根據西元1954年12月,中美雙方簽定之「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實施陽明山計畫,徵收大肚山台地1,400公頃,並將台地附近大雅鄉、沙鹿鎮、清水鎮及神岡鄉等472戶移民,集體遷村於新社鄉、石岡仙塘坪、埔里大坪頂及魚池鄉等地,並於西元1956年底完成移民作業。

其中幾戶村子也因為遷移而不復存在,原本來說西勢社區就位於機場旁邊,更是徵收的重點地區,最後幸運的是雖然社區整體面積減少,剩下的居民仍然能在西勢社區生活,並沒有大規模的遷移發生。

從公館機場到清泉崗  政府親美至關重要

西勢社區街景(攝影 王櫳寬)

西勢社區街景。(攝影/王櫳寬)

村中耆老大都經歷過這些變化,西勢里老人協會會長鄭清白回憶道,當初公館機場並沒有受到很大的重視,因為跑道長度不夠,能在此起降的飛機不多,自然使用率也不高,但自陽明山計畫過後大規模擴建,加上美軍空軍進駐,這邊就開始變得熱鬧起來,每天都有許多飛機在此起飛降落,周邊的外國人也增加,原本寧靜的西勢里也越來越熱鬧,後來越戰爆發,這裡的起降班次更是達到巔峰,除了軍人外,甚至還有民眾跑進他們家詢問是否可以在此觀賞飛機,可以說是另一種繁華。

在越戰結束中美斷交後,清泉崗機場的使用率已經不如以往,昔日的繁忙如過眼雲煙,西勢里也漸漸寧靜了下來,但在機場轉型成民用國際機場後,許多民眾回中國大陸探親或出國都會前往此地搭乘飛機,昔日的光景再度降臨,但這次卻讓西勢里居民無奈感嘆。

機場協助經濟發展 造成周圍居民困擾

西勢社區總幹事吳麗芬女士。(攝影 王櫳寬)

西勢社區總幹事吳麗芬女士。(攝影/王櫳寬)

吳麗芬表示,機場擴建並沒有幫周遭地區帶來任何實質上的商機,在北中南三座機場中,只有西勢里與機場連接的如此之近,每天不但要忍受飛機的噪音,還有南來北往車輛的廢氣,加上周邊地區開發不良,所有旅客幾乎只是匆匆過來搭乘飛機就離開,入境的乘客也沒有要在當地消費的意願,留給當地居民的永遠只有骯髒的環境以及擾人的噪音。

周邊居民氣憤地表示,之前小三通開放,大量的旅客由清泉崗機場前往中國大陸,常常在凌晨時刻就有大量的車輛噪音及旅客的喧嘩聲,更誇張的是許多民眾為了體面地將自己的祖先牌位帶回中國大陸探親,更是在機場敲鑼打鼓,更甚者還帶鞭炮到附近施放,居民不堪其擾向機場反應,但機場也只是回覆他們無能為力,西勢里的居民已經忍耐到了極限。

雖說政府對於機場周遭的居民都有補助,例如窗戶更換為較能隔絕噪音的氣密窗、每個社區每年補助一百萬左右的活動費用,但對當地居民來說,並沒有感受到太多的誠意,吳麗芬表示,換裝氣密窗必須用輪流的方式完成,以西勢里來說,全里大約800多戶需要裝設,政府要分成八年的時間完成,加上還有其他村子也需要換裝,因此排隊時間可說是非常漫長,整個西勢里也只輪過一次,如果有損壞需要更換,那只能再繼續等待。

每年補助一百萬聽起來是筆不小的金額,但吳麗芬苦笑著說,這筆錢須要寫企劃書跟機場單位陳述他們要辦什麼樣的活動,需要的預算及預計成果等等,活動結束後還要寫成報書給他們,這筆錢才有辦法運用,只是西勢里人口不多,每年能辦的活動寥寥無幾,而且規模根本不到如此龐大的金額,這筆錢對西勢里居民來說,也就成了一張「看的到吃不到」的支票,吳麗芬感嘆道,如果這些錢拿來救助村中的獨居老人或者改善家境不好的民眾絕對比辦活動還要有實質意義,為何一定要把事情弄得這麼複雜?

為自身權益發聲 數次協調石沉大海

為了維護居民的安全健康及免於噪音的騷擾,吳麗芬曾經以西勢里社區發展協會的名義聯合村中居民向機場高層申訴,也找來民意代表與政府協商,但是所有的後續消息有如石沉大海,吳麗芬感嘆道「溝通溝通有溝才會有通」,但永遠都是西勢里居民在單方面要求對談,政府單位沒有人願意建立一個管道讓雙方對談,對當地居民不聞不問。

西勢里身為清泉崗機場發展的見證人,伴隨著機場的命運載浮載沉,好不容易迎來一個繁華的世代,但帶給他們的卻是隨處可見的垃圾、刺耳的汽車噪音以及令人窒息的各種廢氣,令所有當地居民感到憤怒,苦於沒有人關心加上政府的漠視,他們只能默默忍受,但明明是率先到來的居民,卻被後來建設的機場所迫害。

因經濟犧牲少數人權益  政府做法值得探討

西勢社區街景。(攝影 王櫳寬)

西勢社區街景。(攝影/王櫳寬)

近期的擴建計畫為民航局在2009年,斥資新台幣39億元進行的中部國際機場擴建改善工程,國際航廈於2013年4月10日正式啟用,目前國內與國際航廈面積合計,比原先的航廈增加3.5倍,現在來自中國的觀光客必去景點例如日月潭、埔里、溪頭、杉林溪等幾乎都在臺灣中部縣市,因此非常適合兩岸直航航班,可以讓遊客節省南北高速公路往來奔波的交通時間及風險。

當眾人在討論有關擴建計畫的必要性時,卻沒有人想到周邊居民的感受及他們所遭遇的困境,在政府不斷想拼經濟的同時,是否也該注意到在地人的感受?在建設追求經濟發展的同時,也應該要對居民給予相當的重視,只顧發展而忽略其他問題是本末導致的行為,當外國旅客進入臺灣時,發現臺灣只有光鮮亮麗的外觀而缺少內涵時,這個國家便失去了自身的價值了,相信也不會再有人想要來臺灣旅遊,在拼經濟的同時如何兼顧在地居民的感受是政府應該思考的重要問題。

我要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