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訪「廢墟」紙寮坑 做現代生活拾荒者

【記者 明雪菲/南投報導】

紙寮坑藝術農工場位於埔里的桃米坑,往日月潭的台21線上,流經農工場的就是紙寮坑溪。此地處山坳,之前是休耕近20年的水稻田,現還有前人堆砌石塊留下的痕跡,再往裡邊便是無人開發的原始叢林。四年前,創始人林經寰(下文簡稱阿寰)和鄒貞蓮(下文簡稱小蓮)買下了紙寮坑這塊地,構想建成一個無關商業的藝術家交流平台,以集體生活工作場的方向邁進。

為保持土地與水質乾淨,他們不用化學清潔劑、農藥、除草劑,讓一切廚餘、排泄重新回到自然的循環中,同時也從城市中蒐集剩餘資源,任何在城市中被丟棄的物資,不論是淘汰的大門、桌椅、少用的電器都會重新在紙寮坑藝術農工場重新發揮作用。

脫離現代生活系統的原始建築

IMG_4059(20170110-184118)

紙寮坑設計圖紙 。(攝影/明雪菲)

1月1日,記者進入紙寮坑探訪。

因為人力不足,紙寮坑並沒有每天開放,目前全職投入紙寮坑建設的只有四個人—阿寰、小蓮、張純瑄(下文簡稱純瑄)、林學宗(下文簡稱學宗),平日裏他們共同經營著一家咖啡館以維持紙寮坑的建設支出費用。純瑄介紹說,上次進入紙寮坑是一個月以前。

如果不多解釋幾句,紙寮坑會讓你有一種在看《鬥陣俱樂部》的錯覺:被日月剝蝕的牆壁,撿來的舊傢俱,漏風的窗户,堆滿雜物又不失規整的樓層。除電力以外,屋內沒有其他的生活能源系統,紙寮坑所鄰近的桃米溪就是他們的水源來源,溪水都是從山上流下來的天然山泉。他們在樓下利用水汞和水管將溪水引到二樓大桶集裝儲存,最後分到三個帶水龍頭的小桶中作為日常生活用水。廚房用的瓦斯則是普通的罐裝。而廁所是天然旱廁,日常清潔需要木屑掩蓋排泄物。紙寮坑主體建築有三層:一樓目前堆放著收集的雜物:木板,床墊,廢墟教材;二樓用於日常生活,有客廳、廚房;三樓則是集體混宿區。

IMG_3600

一樓倉庫。(攝影/明雪菲)

它沒有一個實質意義的「門」,如果一個陌生人要侵入甚至不需要撬鎖,卻有很多張窗,窗子們大小不一,所以拼接起來不嚴實,不能完全閉合。這間屋子和自然界限並不清晰,蚊蟲和鳥肆意進入。

探尋生活本質的拾荒者

紙寮坑藝術農工場大部分用品都是「廢棄物」,從鐵鍋到床墊,這些東西在這裡重新被定義價值。廢棄物大多來自他們的路邊拾獲,或是眷村拆遷所剩的舊物。

1988年,阿寰在中國文化大學學習西畫,那一年他做了一個關於舊物再用的藝術嘗試—用橘色顏料和石膏製成粉筆,裝在舊的月餅盒裡,每個人都可以用這粉筆畫一朵花。隨後,中國文化大學裡各個角落出現很多橘色粉筆花,這件事很快見報。他有搜集舊物的習慣,最初紙寮坑藝術農工場的直接作用就是作為倉庫。某次他作為藝術家的身分出席某個活動,看到現場廢棄磚瓦便私下聯繫活動方,詢問是否能晚一點載走。活動方略尷尬地同意了,對他講了一句:「可不要說你認識我們。」這些載走的廢棄磚瓦後來鋪在紙寮坑菜園小路上,旁邊堆放著之前撿來的一堆由塑料紙包裹著的床墊。

1月2號下午的主要工作就是把發黴的床墊挪到陽光底下曬。「這些床墊是不能用的,我們是想等它爛掉之後取出裡面的彈簧。」學宗向記者解釋。他同純瑄一樣,畢業不久便選擇全職投入幾乎沒有收益的紙寮坑建設(即使是共同營運的咖啡館,收益也是用作維持紙寮坑建設花銷,不存在收益分配)。「我們開玩笑說阿寰有種特異功能的能力,一條巷子他掃一眼就知道有沒有自己所需要的舊物。別人廢棄掉的,到了紙寮坑能被我們繼續珍惜。」小蓮這麼說。

台中北屯中海新村拆遷,他們找到許多舊窗戶,由於窗戶大小不一,阿寰將他們全部擺在地上測量、尋找美觀的拼貼方法,最後拼湊成了三面可以開合的牆壁,在紙寮坑藝術農工場再次遮風擋雨。

8034549A-F458-4C19-97E3-605F23A4299F

舊窗戶再利用 。(圖片來源:紙寮坑藝術農工場網頁介紹)

無限貼近溫飽與食物本質

IMG_3515(20170110-184227)

掛在廚房的32口鍋 。(攝影/明雪菲)

1月2日早上8點,霧氣從三樓窗外蔓延至屋內,純瑄起床為包括兩個記者在內的四個工作人員準備早餐。她有一個早餐配給的盤算:一共四片土司,四片生菜葉,兩個雞蛋,平均分配給四個人。廚房頂上掛著無數個鍋碗瓢盆,讓人恍惚間有一种它們僅僅是後現代裝飾的感覺。當純瑄真正取下一個鍋開始做飯,才令人意識到紙寮坑不是幾個文藝青年隨便消遣時光的地方。

「我會有一條線,這條線可以保證無限接近每個人的溫飽和必需的營養,按照這條線去準備每日配給。」她進入紙寮坑之前就擬定好的食物配给計畫,算好足量食材帶進來,再輔以後院種植的少量蔬菜做成一日三餐。配給制度既源於環保理念,也源於拮据的經濟—紙寮坑的開支遠大於他們從營運咖啡館中所獲利潤,除了保證三餐以外,四個工作成員沒有任何津貼,甚至在財政困難期需要需要自己補貼。除了食物配給以外,紙寮坑的盤子裡是不能有剩餘物的,包括調味品。「我們有兩個秘密。」純瑄說:「首先是在纸寮坑不能有任何倒掉的的东西,如果說有剩餘的飯菜,你可能會在第二天以另外一種形式看見它。早上吃剩下的白菜肉羹湯可以在中午變成白菜肉羹燴飯,第三天白菜肉羹粥又會出現在桌上。」他們曾經有一鍋滷料,吃了一個月,最後一點湯汁不剩。

「第二個秘密是,在纸寮坑我們也不會丟掉東西,包括一些你看上去覺得過期了的天然食物。」她指著那盒酸掉凝结成一團的纳豆說。晚餐,那盒納豆變成調味料之一放入了菜餚。廚房裡大多數沒有放入冰箱的調料瓶都覆蓋著一層需用力洗刷才能去除的灰塵,沒有密閉空間的保護,暴露在半自然狀態的調料瓶需要花大力去擰開。純瑄費力擰開一罐朋友送的豆腐乳,發現色澤已經完全變成純黑色。「好像豆腐乳霉掉了。」她語氣有點痛惜,不過按照紙寮坑慣例,豆腐乳沒有被扔掉,即使是放在冰箱裡,斷電半個月之後也有不少東西變質,發黑的風味蒜頭長毛了,原本風乾的紅辣椒因為太過潮濕的原因也發霉了。不過純瑄明白,這些東西是徹底不能再用,所以她不帶猶豫地把它們放入堆肥區。另外一些未拆的快餐調料包倒是保存得很好,他們私下搜集的番茄醬包和甜辣醬包抵禦自然能力很足,在沒有番茄配給的拮据情況下,番茄醬炒飯是不錯的選擇。

第一頓早餐後,四個人盤中連食物屑也不剩,純瑄備好的無患子汁和前一晚的洗米水很快洗凈碗筷。

IMG_3556

洗碗用的無患子汁。(攝影/明雪菲)

苗·春祭重拾耕作

紙寮坑後院戶外舞台表演場,沿路則是小規模菜地。目前這片菜地種著芋頭、地瓜葉、宿鼠、韭菜、生薑,不過因為沒有用除草劑的原因,僅僅是一個月未整理就長滿了雜草。缺少持續的維護,這片土地更大程度上是示範大於實用,苗春祭時他們會同來客撒播種子、體驗耕作。

第三屆苗春祭即將開始,為期七天(1/30-2/5),白天參與者將進行基地的建設、整理、維護工作,加速紙寮坑藝術農工場的發展,晚間則請不計形式與侷限地進行藝術表演,展現每個人的價值。

四年前紙寮坑還只是一張圖紙裏的大膽設想,由於幾個因素,耽誤了已核發的建照期限,再只剩一個半月不到的時間他們必須要完成基礎結構和簡單的牆面以及使用執照的核發,而此時,資金調度又陷入窘境。最後阿寰和小蓮在網路上發文借款120萬用作鋼骨建材費用,在當時還是一片雜草的紙寮坑搭起了如今的三層建築。「當我們想通過一個方式去感激這群朋友時,苗春祭就這樣出現了。」小蓮解釋說。

IMG_3597(2)

菜地。(攝影/明雪菲)

紙寮坑錯成鬼屋民宿

2016年7月,四個台南的大學生在Airbnb上看到紙寮坑藝術農工場,預定了一晚的民宿,完成交付費用動作,四人共300塊。由於當晚咖啡店有重要活動,紙寮坑團隊四人均留在台中咖啡店,無暇前往埔里做具體說明住宿。進入紙寮坑以後看到破舊的窗戶與幾乎沒有與自然界限的住宿環境,四位學生又誤將二樓放置廢舊床疊的倉庫認作住宿區,感到反感與不適,認為自己被欺騙。他們即刻來到當地警局報警,離開之後又將照片發布在爆料公社上,引起網絡上的軒然大波。隨後紙寮坑的主創團隊,尤其是負責Aribnb的學宗,成為媒體與網絡的眾矢之的,反對與不解的聲音很多。雖然學宗與純瑄盡力解釋紙寮坑的組織理念與環境觀點,但各報紙在成報後反映的仍是在在他們看來誇大很多的住宿環境問題,對紙寮坑正名的效果不大。而後,相關單位開始展開動作,認定紙寮坑為非法經營之民宿,要求罰款新台幣六萬元。學宗認為,雖然受到網友們不理解的對待,但事件之中,同樣出現很多曾住過紙寮坑的客人的支持,他們主動在網絡上幫助說明這裡的理念與初衷。

黃俊偉住在離桃米不遠的魚池,工作之餘他常來紙寮坑幫忙。「每件物品都有它的價值在,所以剩余資源不全然是垃圾,這些東西只是沒有被放在對的位置,這也可以放人生上。不是說每個人要怎樣才是很棒的,每個人都可以成為很棒的,要放對位子」他告訴記者。去年的苗春祭,俊偉全程參與,「在苗春祭,有個形容不錯,就是每個人都是木炭,木炭是拿來燃燒的,有些燒得很旺,有些卻還沒開始燒,如果要讓這個木炭燃燒,就要去靠近那些燃燒了的木炭,靠得越近,吸收到能量,自己也能燃燒。苗春祭就像這樣,那些很有能量的人就像那些燒旺的木炭,我們有些人不是很有能量,但是我們來到這,靠近他們,就可以一起燃燒,產生更多能量,這樣的聚集就能形成一股強大的力量。這個力量會走向什麽,雖然我們沒有考慮要拿來幹嘛,但是這個力量如果能放到對的事情上,這個力量很重要。比如我們現在有些人有返璞歸真的自然生活的方式,這個能靠著這股力量發散出去,傳遞出去,和大家分享。」

我要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