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甲子碾米廠無傳承 傳統農村盼再生

【記者 黃鈺淳/雲林報導】

IMG_8340 (1)

和興碾米廠外觀,看似一般平房,屋內其實是整座木造碾米廠。(攝影/黃鈺淳)

米飯是臺灣人日常的主食之一,而這些米飯又是怎麼來的呢?除了透過農夫的種植與收割,收割下來的稻穀還需要經過「碾米」這個步驟,才會變成市面上我們所看到的「白米」。碾米的發展歷程,從人力、畜力,一直進步到水力,後來出現了機械電力。在早期,臺灣有許多的傳統碾米廠,傳統碾米廠多由木頭製造而成,是以皮帶傳動馬達動力,使整台機器運作,但隨著時代的變遷與技術的進步,早已被電腦系統自動化的金屬碾米機取代。

檜木製碾米廠 歷經一甲子歲月

和興碾米廠位於雲林水林鄉蕃薯社區,社區又名「蕃薯厝」,蕃薯厝有「狀元府」之譽,民國50年代開始出了約40至50位的司法官與醫師,老師與相關司法人員、律師、書記官及其他公務人員也不計其數。和興碾米廠是由洪清和所建造,設計者為陳錦文,建於民國47年。因當時洪清和在嘉義從事木材生意,因此了解木材質地,才選用臺灣檜木建造,也因為檜木有不怕蟲蛀的特性,碾米廠才能經一甲子的時間,現今仍然屹立不搖且完好如初。

蕃薯社區發展協會總幹事洪誌原敘述當時碾米廠的盛況:「本村及附近村莊稻子收成,就是拿到我家絞還有收購稻子,絞成糙米銷售臺南、嘉義、高雄,當時量很大,工人也非常多。」早期碾米廠除了代工碾米之外,也大量買進稻穀進行加工,再賣給市區的米行,另外還會留下一部分自行販售,因此碾米廠既是加工者、仲介者也是販售業者的角色,又稱「米絞店」。

傳統碾米技術漸消失 致力保存記憶

碾米廠現由謝靜枝管理,也是社區內唯一會操作與保養之人。(攝影/張嘉玲)

碾米廠現由謝靜枝管理,也是社區內唯一會操作與保養之人。(攝影/張嘉玲)

碾米的過程,一開始為「礱穀」,將稻穀放入稻穀入口區,去除稻殼後變成糙米,再來是「精米」,將糙米去除糠層(糙米的外膜),才是胚芽米或我們所購買到晶瑩剔透的精(白)米。而在「礱穀」、「精米」的過程中,會產生粗糠與米糠,粗糠在早期可用作於建築材料、燃料、肥料或供小雞的雞窩保暖用;米糠又稱細糠,早期作為家禽家畜的飼料,因為米糠營養價值高,富含脂肪、蛋白質和維生素等,可以抗老化、預防疾病,現在米糠則用來製成面膜或護膚品等。稻穀至白米的過程,每一項產物都可以有其用處,看得出當時物盡其用的生活方式。

「轟轟轟…」這是木造碾米機發出的聲響,但這樣的聲響在蕃薯厝已走入歷史。木造碾米機的缺點在於維修與操作,時常需要校正跟維護,而優點在於多了木頭原味,少了金屬機械設備的油味,也因為現今碾米多使用一貫作業的電腦系統,比起傳統碾米來得更精密,控管白米的品質,將外相不佳或蟲蛀的米粒,篩選出來並剔除。

和興碾米廠的功能依舊,但無人接手與傳承這項技術,目前僅以維護、保存為主,沒有營運了,因碾米機在運作時,屋內通風不好,造成悶熱,空氣也因此不好,會有許多粉塵,以至於沒有人想學習操作碾米機。當地唯一會操作、維修與保養這台機器,僅剩老闆娘謝靜枝一人。

蕃薯社區發展協會未來會將碾米機以博物館展覽的方式保存,拍攝操作機器的影片,並運用指示燈的方式來敘述其運作的過程,希望至少能保留住操作時的記憶,不至於完全失傳。洪誌原說:「木造米絞店受到時間與設備先進的影響,慢慢地沒落,沒有運作,小時候的印象也跟著停止,希望能保留這個木造米絞店,讓更多人可以回味,找尋回憶。」除了拍攝影片做紀錄,發展協會也計畫做米絞店相關的文創商品,像是用仿古的麻布米袋包裝白米。洪誌原強調想將當時的記憶與回憶做傳承,他說:「機器再先進也沒有回憶傳承來得值得。」

碾米廠為農村縮影 看見當地問題

和興碾米廠是由檜木打造而成,雖無營運,但機械尚能操作。(攝影/黃鈺淳)

和興碾米廠是由檜木打造而成,雖無營運,但機械尚能操作。(攝影/黃鈺淳)

目前蕃薯厝仍以一級農業為主,作物以稻米、花生、蔬菜、蕃薯為大宗,但因為產業的改變,青壯年人口大多外流至就業機會多的都會區,導致社區人口老化,剩老農在耕耘,土地的生產力也因此下降,資訊也產生斷層的狀況。洪誌原是六年級生,原本在電子公司上班,在101年時,因為參加社區的農村再生課程,加上蕃薯社區發展協會前總幹事洪仁家的邀請,他加入了社區服務,與ㄧ群志同道合的「蕃薯囝仔」回到家鄉,挽起袖子為這塊土地做點什麼,並致力於保存在地文化與文物,像是蕃薯厝特有的立身媽祖,舉辦了蕃薯寮媽文化祭;美化維護社區環境,創造了一個生態教育小基地,他笑著說:「這是我們蕃薯厝的秘密花園。」在夏天時在這裡還可以看見螢火蟲的蹤跡;活絡社區情感,運用臉書及部落格定期更新資訊,建立起社區的一個溝通網絡,也與文鎮國小合作,培訓在地的文化導覽員。要讓青年洄游家鄉,土地的認同感十分重要。

和興碾米廠不敵時代的更迭,機械功能尚能運作,但無後人傳承手藝,失去了動能。農村社區亦是如此,人口老化、青年外流,社區因此老齡化,將人力比擬成碾米機的每個運作環節,再生需靠更多人的投入,與土地再連結,讓老社區也能重新動起來。

我要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