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賊林友善土地組合 一場溫柔土地的冒險

【記者 黃鈺淳/雲林報導】

蔡得黃介紹黑豆的根部,並解說根瘤菌固氮的作用。(攝影/黃鈺淳)

蔡得黃介紹黑豆的根部,並解說根瘤菌固氮的作用。(攝影/黃鈺淳)

戴著方框眼鏡,總是綁著頭巾,喜歡光著腳丫的54歲中年大叔,他是水賊林友善土地組合的發起人蔡得黃,名字與閩南語的「菜刀」諧音,因此大家都叫他菜刀大哥。「水賊林友善土地組合」秉持著一個原則─友善土地,堅持不用化學肥料,蔡得黃並不將自己歸類於哪一種農法,他說:「這是取決於你對待這個土地和大自然環境的作法。」

中年轉行當農夫 始於純粹歸於自然

在雲林縣水林鄉土生土長的蔡得黃,本來是北港有線電視的業務經理,但因為有線電視市場發生變化,他在46歲時離職。蔡得黃小的時候,家裡是開藥局,父母不用耕種,家裡的田也是交由他的舅舅代耕,不用下田的他,卻很羨慕同學可以在田中做農務,所以只要有機會他就會去幫忙舅

蔡得黃的溫室,現在是雞群們的家。(攝影/黃鈺淳)

蔡得黃的溫室,現在是雞群們的家。(攝影/黃鈺淳)

舅。因為小時候的農村記憶,還有受到《這一生,至少當一次傻瓜─木村阿公的奇蹟蘋果》與鹽見直紀的《半農半x》這兩本書的啟發,蔡得黃在2009年時決定返鄉種田,溫柔土地的冒險就從種植洋桔梗和水稻開始。

一開始務農,他先是向舅舅討教並使用一期慣行的方式種稻子,所謂的慣行農法,簡單來說就是大家習慣了的耕種方法,是以農藥與化學肥料施作的農法,在臺灣非常常見。因為人口增加而糧食需求也上升,所以農夫會施用化學肥料及農藥,只要施用這些東西,一般人就會稱為慣行農法。某一次巡田時,蔡得黃在水田邊發現一隻少見的鳥類,便拿起手機想要記錄下來,他逐漸地靠近那隻鳥,發現牠是活著的,但卻沒有飛走只是瞪著眼待在原地,他心裡就有底了:「可能就是中毒了。」隔了兩三天後回到田裡,那隻鳥死了,因為這件事所帶來的衝擊,使得他決定要擺脫慣行農法,開啟了他實踐「友善土地」的這條路。

善待土地與農田對話 盼能打造水林CSA

蔡得黃在2011年1月時,與當年在有線電視的同事蔡佳旺,組成了「水賊林友善土地組合」,期盼能打造水林社群支持型農業(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 CSA),CSA是建立起消費者與生產者的相互承諾及合作關係,共同分擔農業的風險與收成,認識你的食物、你的農夫和你的土地。

為何會叫做「水賊林友善土地組合」呢?就要從水林鄉的歷史說起,明朝末年時,大海盜顏思齊至水林鄉登陸臺灣,因此水林的舊名為「水賊林」,而水賊有海盜之義。核心成員有蔡得黃、紀漢庭、紀金水等,團隊多數人都戴著頭巾,頭巾也是海盜的一個象徵標誌,這群中年大叔就像當年的顏思齊與來臺開墾的先民,有著為這塊土地努力的冒險犯難精神。而「組合」是來自日本合作社的概念,彼此互相交流農業知識與技術,運用契作的方式,互助合作、分攤風險也一同分享收成。

土香小農店鋪位於雲林北港的新市場。(攝影/黃鈺淳)

土香小農店鋪位於雲林北港的新市場。(攝影/黃鈺淳)

水賊林友善土地組合為推廣「無毒、友善土地」的友善耕作,蔡得黃常到臺灣各地交換耕作技術。不使用農藥及化肥,長期使用化肥會導致土質酸化,蔡得黃堅持不施加任何化學肥料,要讓土壤自然恢復原有的生態。主要是種植雜糧,因豆類的根能與根瘤菌共存,並將空氣中的氮保留下來,稱為「固氮作用」,藉由豆科作物來補充田地中的養分,供給植物利用,是天然的肥料。蔡得黃說:「想透過食農教育,改變在地的耕作方式,也希望在地的消費者能瞭解友善耕作農產品的好,透過消費改變這樣的農業型態,消費者的消費行為就像是投票。」

2015年,蔡得黃號召在地與環境共好的小農,希望讓小農直接與消費者面對面,推銷自己的農產品及友善土地的理念,產地直銷無需運送過程,省了運費也減少碳排放量,以達到友善環境的原則,便在雲林北港創立了「土香小農店鋪」。店鋪是在地農友們共有的店,由農民自行上架產品與定價,部分的盈餘做為店鋪營運的公基金,店員是由農民輪班協助,會將這間店取名為「土香」,蔡得黃緩緩地說:「希望這間店能和這種野草一般,生命力強、不易根除,能屹立不搖並扎根在地。」這也是他對水林鄉的期許,希望某天能讓友善土地的理念像土香一樣,遍布在地。

我要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