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賊林青農康慧賢 投筆從「農」尋生活

【記者 黃鈺淳/雲林報導】

康慧賢與農友在田邊休息。(攝影/蔡得黃)

康慧賢與農友在田邊休息。(攝影/蔡得黃)

水賊林友善土地組合的秘書長康慧賢,高雄人,今年27歲的他,本來是就讀成功大學環境工程學系,因為2015年參加了臺灣農村陣線舉辦的「夏耘農村草根訪調營隊」,因而認識了水賊林友善組合的創辦人蔡得黃,營隊結束後就留在雲林縣水林鄉直到現在。在訪調的過程中,愜意的農村步調讓康慧賢開始思考:「我想要什麼樣的生活?」從生活面去找尋自己的未來,而農村的生活品質,使他決定留在這裡,學習當一位農夫。

高雄囝仔闖水林 看見農村的問題

康慧賢,大家都叫他「小康」,一個來自高雄的外地孩子,到了水林作農夫,當地有些老農夫讚嘆他,有些則說:「你怎麼會想不開?!」因為務農的收入可能不穩定或不足夠,老一輩不會鼓勵孩子當農夫,青年多外移至都市發展,農村僅剩下壯老年人口。在老農各式各樣的反應裡,隱約地透露出農人的無奈,這也讓康慧賢意識到,在農村裡青年是很珍貴的,康慧賢說:「在當地會感到被需要,因為農村沒有年輕人。自己像是一個橋樑,連結外地與當地資源,並把老一輩給的經驗及資訊轉化,達成溝通。」

目前臺灣的農業以慣行農法為大宗,這樣的現象是很多因素交互影響而成的,例如農民與農藥行間的關係。所謂「慣行農法」,是一種以農藥與化學肥料施作的農法,長期下來會導致土質酸化,對人體健康及生態環境也有所影響。然而不同年齡層的農民,對農法的觀念會有所差異。以老農來說,年齡分布在60歲以上,體力不如青壯年,大多是半退休的狀態,種植產量並不多,主要是維持土地的生產力,讓土地可以持續耕作、不休耕,因此重點不在於收入。有些老農們知道農藥對身體健康是有害的,但改變農法有風險,嘗試了不一定會成功,成本也相對會增加,對他們來說會是不必要的冒險,因此並不會輕易嘗試改變農法,就持續以慣行方式耕種。

農藥分為好幾種,有殺蟲劑、殺菌劑、除草劑等,為了讓作物的產量穩定及維持賣相,多數農民都會施用農藥與化肥。在臺灣,農藥過度使用的狀況,其中一項原因是農民對於農藥的知識,或是作物的諮詢皆仰賴農藥商,而農藥商的知識庫可能不夠純粹,有自身的商業考量在其中,也不見得能準確判斷,有些植物的問題僅靠農民口述,沒有到現場查看,是無法準確判斷與瞭解的,因此康慧賢認為要提倡植物醫生的觀念與必要性。

蔡得黃與康慧賢。(攝影/黃鈺淳)

蔡得黃與康慧賢。(攝影/黃鈺淳)

思考生活本質 選擇友善土地

工學院出身的康慧賢,不依循工學院的畢業路徑,多數人會以考研究所為優先選擇,以確保日後就業的機會,但他則是一心嚮往進入農村,在大三暑假時,因為朋友的邀約,他帶著體驗的心態,來到了陽明山的樸門基地換宿一週,學習「樸門永續設計」。

「樸門」最早是由Bill Mollison和David Holmgren於1974年所提出的生態設計方法,強調人與地球互動的生活方式,並有三個要點「照顧地球、照顧人類、分享多餘」,在自然界會有些淘汰物,這些被我們視為垃圾的東西,在大自然中其實都是資源,可以是某個元素的來源或養分。其中關於農業耕種,重視觀察而非產量提高,應該要與生命產生緊密的互動,讓農園有著豐富多饒的生態樣貌。

在當時的換宿過程中,康慧賢覺得十分有趣,也使他開始思考:「環境工程畢業後可以做什麼?除了考研究所、當公務員或是工程師之外,還可以做什麼?」樸門的這趟體驗也成為了他選擇友善土地的一個契機。

康慧賢開始了一連串學習農業的換宿旅程,因為農村的生活一直吸引著他,在當兵時,就確定了想要務農的念頭。2015年時,他參加了「夏耘農村草根訪調營隊」接觸了水賊林,經過為期半年的田野調查,認識了蔡得黃和一群小農,而蔡得黃主要是種植豆類與雜糧,康慧賢剛好對這類作物有興趣,在2016年的暑假,就開始在水賊林打工換宿,學習友善農法的技術。

一開始蔡得黃聽到他想要打工換宿,當下是反對的,因為通常打工換宿為短期的性質居多,本來務農就有一定的工作量,還要帶著一個「小跟班」,會壓縮到工作的效率;亦或者,讓他加入了,好不容易跟班上手了,但也差不多到了換宿結束的階段,康慧賢便提出「換宿一年、整個產期」的構想,蔡得黃才點頭答應:「你試試看吧!」也因為是從換宿的模式開始了農村生活,有別於僱傭契約關係,沒有經濟的壓力,而是人與人單純的連結,可以直接地體驗農村生活的樣態,「這樣步調的生活,是我所喜愛的。」康慧賢帶著燦爛的招牌笑容這麼說。

康慧賢回憶起,從過去到現在的換宿地點,他說:「水賊林比較像是生活群體的概念。」他認識了很多友善土地的小農,除了耕耘自己的農田,也會與其他農民一起耕種,互相交流並交換技術,類似早期農村的換工制度。起初,康慧賢拒絕瞭解慣行農法的,他說:「但在這些年,漸漸地知道很多的現況,都有很多因素與發展脈絡,而有了更多的不捨。」除了農藥殘留的問題,他更在意的是噴藥農民的健康與環境的影響。

青農這條路:「真要當農夫?」

康慧賢在田間推著中耕機工作。(攝影/蔡得黃)

康慧賢在田間推著中耕機工作。(攝影/蔡得黃)

康慧賢目前主要是種植水稻、玉米筍及薏仁,在務農的過程中,有許多心境上的轉折,他時常問自己:「為什麼會來到這裡?真的要當農夫嗎?」看著同儕一個個都從研究所畢業了,工作也有一些成果,自己卻還處在摸索的階段,有些朋友覺得他是在玩樂或度假,有些人則認同他做自己、追尋自己想要的生活。

除了同儕的壓力,在水賊林友善土地組合的團隊裡,因為他算是唯一的青年,成員多為50歲以上,雖說是青年,但他的身材較為瘦弱,做起農務相對吃力,在務農上的甘苦沒有同儕可以分享,有些話也不適合和長輩們說,因為他們對於康慧賢有很高的期望,認為年輕人就要展現出正向且積極的那一面,但這也造成他無形的壓力。雖然心中不斷地會有疑問出現,透過不斷地反覆自我檢視,加上農村的慢活步調,讓他能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

家人對於他要當農夫一事,從一開始擔心到現在漸漸接受,「或許可以用不積極的支持來形容吧!」康慧賢這麼說。剛接觸農業時他也曾感到害怕,但他認為農業的未來性很好,雖然農業人口嚴重老化,但農業又是社會中不可或缺的一環,青農的出現,反而是有機會的且具發展性。

康慧賢除了繼續在水賊林學習友善農法的種植,並繼續發揮自身整合資料的能力,協助水賊林組織內的文件資訊化,未來會結合在環境工程所學,開始嘗試培養細菌,將農作物產生的額外廢棄物,例如:豆殼、NG品等,將這些廢棄物轉化成肥料,化腐朽為神奇,在友善土地的這條路上繼續努力。

我要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