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耬茶室 以茶修身

【記者 許芝瑋/台中報導】

4月15日「九樓」在台中舉行第一場茶會,茶人張永薇、舞者邢銘城與音樂製作人Barkher 共同創作,在現代舞蹈入席與傳統茶席的激盪中,將茶的古樸牽引出來,讓台下的每一位觀者同時在觀賞一場藝術展演,也同時在一茶席中品味文化。

張永薇提到,茶會命名為無用茶會,是因為體認到在茶面前,所有宣言都應該沈默,讓世界回到它最無用樣子,讓思考回到零度狀態,某些無用的時刻,生命得已成為藝術,讓表演者與觀者一起經歷一次,以茶、以詩、以舞、以樂。除了在台北也將舉辦的第二場無用茶會外,在今年12月無用茶會將於法國巴黎舉行,將當代東方的茶文化帶進世界藝術之都。

台中場無用茶會的茶席擺置。(攝影/張永薇)

台中場無用茶會的茶席擺置。(攝影/張永薇)

張永薇創立的九樓茶室位於台中市科博館附近,她從小自學古文茶經,便展開自身與茶文化的學習之路,透過茶會將她的感動與體悟帶給每一位茶席上的茶友,近年也成立茶的私塾,讓有志習茶的人以當代的方式融合自古傳習的智慧試茶習茶。九樓今年開始舉辦「無用茶會」藉以推廣逐漸在臺灣消逝的茶道與茶藝文化,並透過工作坊深入解析看似簡單卻蘊含深意的茶席擺置與茶人的生活等與茶相關的事物,在當代資訊滿溢的生活中,如何以一物視萬物,成為安住於此刻的引路。

張永薇表示,從小家人就喜歡喝茶,但茶珍貴不能常得,因此印象中有茶的日子,家人就特別喜歡圍座喝茶,當離家在外水土不服、身心俱疲的時後,若當下找得到一味東方美人茶的茶香,簡單馬克杯泡上一大杯的泡法,喝完就能瞬間恢復百分之八十的元氣,屢試不爽。張永薇老師說:「當前的科學研究不斷追求證據,來說明茶的醫學藥效,而茶葉最初本是藥,似是從它與人相遇那刻起就不證自明,隨著歷史的累積,這一味藥能夠療癒的已不再限於身,更在於心,不僅在個人,也在整個文化體。」

日常練習 每一席茶中的無常私塾

無常私塾以無特定教學內容為宗旨,對應茶經中的九之略,只要與茶有關,與修身有關,因材施教,有進度但保留彈性,無所不包。在無常塾的日常茶課,教的無非是無常與日常,茶連同與其相關的一切,每個人學到的東西一定不一樣,有時是引路,有時是陪伴。但開始可意在每一次喝茶的當下,體會完整,不是教導如何泡茶喝茶最正確,而是陪著此刻泡茶喝茶、與茶和自己相處,從事這些活動的時候,自發自覺自由地找到和諧、尊敬與創造,當泡茶、喝茶、思念茶時,心都是平靜微笑的。

張永薇主張茶室為可移動的空間,除了臺灣各地與大眾的分享與展演,茶席也經常在山與海之間移動,茶席沒有東方的絲竹樂器,多半聽浪聲,溪谷聲,蛙聲鳥聲,蟲鳴聲。茶席的配置也很簡單,風大時,以保溫瓶裝熱水,三才一套,或小壺小杯,山林隨緣賜給木石枝葉裝點,便能獨樂。張永薇也提到幾年前在東部短暫居住時,每逢農曆十五日,天空若晴朗無雲,入夜時更應該出門,月亮會自海平面緩緩爬升,四十五度角時在海上照映成一條月河,絕美能入詩,亦能忘形,說孤獨,也不孤獨,自然之樂自四面八方湧入耳,非常飽滿,飽滿而平靜,此時喝茶最可入心。

於無常私塾中,習茶中的茶桌景況。(攝影/張永薇)

於無常私塾中,習茶中的茶桌景況。(攝影/張永薇)

5月27日至28日,九耬於西屯區的自然建築空間有時舉辦 「當代茶事與自我技術」 工作坊 ,日常茶課旨在激發人們於日常生活中之創造性與內在喜悅,呈現一種新時代的自我學茶方式。首先引導大家在動與靜中回歸呼吸,並在呼吸中認識自己,就如同一杯茶一般單純,卻可以是一個世界,張永薇向與會者展示飲茶者的日常飲食,包含著香氣、色彩與甜蜜等細節,在對生活每一刻用心的基礎上,建立自己的品味系譜,藉以對應茶人敏感的五感。張永薇主張用心體會與學習才能真正與茶相識,而每一席茶都是流動的宇宙,在其中聆聽自己的身體與保持五感的敏感才是成為一個茶人的道路。

於「當代茶事與自我技術」工作坊中,中午餐點體現茶人平日飲食的色彩豐富與口味清淡有層次。(攝影/許芝瑋)

於「當代茶事與自我技術」工作坊中,中午餐點體現茶人平日飲食的色彩豐富與口味清淡有層次。(攝影/許芝瑋)

如何泡茶喝茶 儀式為自然的用心

張永薇提到,對茶、茶人與茶空間時刻保持尊重與敬意,就能自然地將茶道展現在身體語言中,茶會中主客的交流,沒有任何語言交談為最上,不帶社會語言次之,非不得已以社會語言交流,亦能以少語雅言為前提進行。藉由茶人所安排的茶湯器物、插花掛畫、音樂等,透過事茶者的行動與茶會空間的氛圍,便能傳達一次茶會的意境。受邀的客人在這之間充分用心感受,這是對茶會最尊敬、最本真的交流,非社會語言,主客彼此將對此次茶會的感受與想法,化為語言來進行交流,只是藝術、哲學或靈性等內容,應該避免執一己之見高談闊論,社會語言即茶會相關主題之外的談話,家常俗事或工作近況等為常見,久別重逢之友人或許難免,但茶會場合中仍應儘量減少。

在茶會中,儀式是重要的,但非唯一重要。張永薇說明,同樣重要的還有人之心意、茶水質量、器物、裝置等,儀式即使不作為某次茶會中的核心,它仍被人感知而成不可或缺的存在。在時間感上,儀式展現了歷史,一方面是茶文化的歷史,即使參與者並未清楚全部的歷史脈絡,另一方面是事茶者個人的歷史,儀式透露了事茶者的日常習茶經驗,包括心性與技巧的練習。在空間感上,儀式提供了空間與身體的平衡作用,透過儀式,即使形式特殊,也能因儀式具有的邏輯性使人產生共鳴,從而能在空間中感到自在。

工作坊中,張永薇示範如何泡綠茶與引導品味。(攝影/張永薇)

工作坊中,張永薇示範如何泡綠茶與引導品味。(攝影/張永薇)

我要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