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子文史蒐集者 用歷史了解家鄉

【記者 劉明捷/嘉義報導】

嘉義縣朴子市位於朴子溪旁邊,南邊為八掌溪,北邊為北港溪,整個流域都是從朴子溪出去,是一個因為交通而形成的街市。在以前鐵路還不發達的時候,大家都是靠河水。早期的朴子市靠海,流域又是從這裡做為出發點,因此清朝時期到日治時期,大約200多年的時間,嘉義市區的人口數只比朴子多7,000多人而已。

日治時代的朴子市光是北邊就有10個行政區域,當時稱作「保」,而南邊則是以村落為單位,稱為「庄」,在100年前,南邊的人口才300多人,到了日治時期才開始有街市的出現,但是人口數還是不多,所以之後的人們開始向南朴子流動,才變成了現在的樣子。以前的朴子市內厝路的榮昌戲院是最熱鬧的地方,除了可以容納至少3,000個人以外,每天都有三場演出,在戲院的入口有六攤甘蔗攤、兩攤小吃攤以及其他的流動攤販。

搶救日新醫院行動(擷取自圖子日新文化協會)

搶救日新醫院行動。(圖片來源:擷取自日新文化協會)

搶救日新 開啟文史工作之路

朴子市在清代的時候累積了很多的財富,到日治時代,西醫開始盛行,所以當地的居民有足夠的財力去讀醫學,蒐集朴子文史資料的陳俊哲聽早一輩的老人說,在以前去日本讀西醫,花費大約為100甲的土地。很多朴子人去日本學醫後便在日本結婚生子,他們會從臺灣派一個奶媽和一個保鑣前往日本,然後將小孩子帶回臺灣。

陳俊哲的爸爸、阿公和阿祖從事屠宰業,而陳俊哲因為對中醫有興趣考上了藥學系。開始接觸文史調查的原因是之前朴子日新醫院的搶救行動,由涂爐醫師在1936年興建的日新醫院面臨買賣危機,2013年12月10日雲林科技大學的蘇明修教授帶著雲科大建築系學生,來到日新醫院的所在地,希望縣府可以保留日新醫院的完整樣貌,並將它做為在地文化資產。

日新醫院離朴子市區很近,拆掉只蓋公寓很可惜。日新醫院裡的床之間(床の間),是日本京都房屋常見的建築設計,在日本其他地方很少見,臺灣也只有日治時代的典型日式房屋才有。那是京都人放神龕的地方,房之間的高度比屋子裡的地板還要高,象徵了它的尊貴性。而洗石子是日本人發明的,他們去歐洲學習建築,歐洲的建築都是大的石材,可是臺灣跟日本都沒有大的石材,於是便發明了洗石子,將石頭打碎後跟水泥混合,然後塗在房屋表面,再把水泥洗掉,就會露出石頭,用這樣子的方式模仿歐洲的石材。在以前日治時代的人們會將門把做的比較低,有一個說法是,如果我是長官,你是幫我開門的人,因為門把比較低,開門的時候勢必會將腰彎下,對客人或是長官表示尊敬的態度。這些都是日治時代遺留下來的建築產物。

朴子日新醫院保存協會透過我愛日新醫院園遊會、愛日新音樂會、日新又新跳蚤市場的活動來進行募資,也開放民眾匯款來為搶救日新醫院盡一份心,希望利用募資的金錢來買下日新醫院的產權,以及日新醫院未來的修繕和規劃。

日新醫院也在2014年12月9日正式定為古蹟。朴子日新醫院保存協會理事陳俊哲說:「日新醫院是一個很好的、很有特色的古蹟,對朴子有很大的歷史意義,所以希望把它保留下來。我們募資,想把它買下來。同時也尋求嘉義縣政府文化觀光局幫忙。」

然而朴子有些鄉親認為蘇明修教授過度干涉他人的私人財產,但是陳俊哲相信日後的朴子會以蘇明修為榮,因為文化資產的保留對朴子的發展或許是一個好選擇。也有人不覺得日新醫院是古蹟,認為古蹟需要專家的評鑑才算數,但這樣有特色的歷史建築顯得彌足珍貴,如果再將日新醫院拆除,那麼朴子就真的甚麼都沒有了。

身為朴子人的陳俊哲,剛開始從事文史工作的時候決定先從自己家族的歷史著手,之後才慢慢開始擴大範圍到整個朴子的文史整理。陳俊哲對文獻調查非常有興趣,他從朴子市志,一本由朴子以前的邱奕松校長所編撰的書和當地人的口中找線索,再到圖書館裡數位化的總督府檔案以及故宮清朝的檔案裡,找到了很多朴子的老故事,資料非常地豐富但是分類做得不好,所以找起資料也是非常花時間。從2013年日新醫院的搶救到現在,四年的時間內,陳俊哲甚至連老一輩人小時候發生的事情都能侃侃而談,他笑著說:「現在朴子的老人都沒有我了解朴子這個地方,他們的故事可能只有80年的時間,但是我卻可以講出300前朴子的故事。」

常常很多人會給陳俊哲很多寫作的方向,朴子市經歷了清朝跟日治時代,因此擁有許多題材,陳俊哲無奈地笑著說:「寫都寫不完。」他也表示,其實臺灣有很多地方跟朴子一樣有很多精彩的故事,只是有沒有人願意去做這樣子的整理而已。

日新醫院老照片翻拍(擷取自朴子郡@生活圈)

日新醫院老照片翻拍。(圖片來源:擷取自朴子郡@生活圈)

用文獻故事認識家鄉

陳俊哲一開始整理文史的出發點,是為了要推銷朴子,讓更多人知道這個地方,他原本預計花1年的時間,將整個朴子的歷史脈絡架構起來就好,其中包括了朴子早期的歷史、朴子的信仰還有朴子的人,但是在2015年中央政府開始在朴子地區實施了日式洋風小鎮計畫,以嘉義縣太保市的故宮南院為起點,和嘉義高鐵車站特區的新發展區,成為串連平原區域的觀光文化軸帶,政府希望利用朴子市的文化資產,透過地區發展與資源整合,將朴子打造成為富涵文化歷史的「日式洋風小鎮」。陳俊哲說:「現在對於老建築的建設跟翻修非常的多,但是看來看去都大同小異,即使翻修了也相對空洞,因為缺少故事性跟人文。」他害怕朴子當地的日式小屋建築即使建設了,也敵不過淪為蚊子館的命運,所以又投身開始整理這些日式建築的歷史故事中。

除了要推銷朴子外,陳俊哲說:「要了解自己的過去,才能更有自信。」年輕人不了解自己家鄉的過去,又看到家鄉的沒落,不會喜歡這個地方,對家鄉不會產生感情,向心力就會不夠。曾經有一個住在嘉義中埔的網友對陳俊哲說:「從陳俊哲寫出的朴子樣貌和故事,讓他喜歡上了這個地方。」

經濟重心轉移 文物得以保存

臺灣身為一個海島國家,出口貿易賺錢,嘉義市的生意一樣是要從朴子出口到外地。後來因為阿里山的開發,人們不需要種植農作物,只要上山砍伐有充沛的木材資源,而那時縱貫鐵路的興起,從嘉義市阿里山砍下來的木材,經由鐵路的運輸改由高雄出港,導致整個商圈和經濟重心向高雄轉移,朴子的重要性漸漸下降,現在的朴子市依舊維持著4萬人的人口,然而嘉義市卻已經來到了20、30萬的人口。陳俊哲說:「雖然朴子市因為鐵路的開發而失去它原本的重要性,但這樣的好處卻讓那些早期的建築得以留存下來。」

被時間遺忘的朴子榮昌戲院(劉明捷/攝)

被時間遺忘的朴子榮昌戲院。(攝影/劉明捷)

了解歷史 重現歷史

因為搶救日新醫院而成立的社團法人朴子日新醫院保存協會,在搶救行動成功後便轉型成為「日新文化協會」。他們每年都會舉辦活動,在2016年的時候,舉辦了一個世紀婚禮的活動,身為協會理事的陳俊哲整理老照片時發現婚禮是一個重要的場合所以結婚的照片佔大多數,陳俊哲說當時他的叔公結婚,光是照相就要價一輛牛車。於是他們將這些結婚的照片整理好,搞清楚了婚禮中的流程以及意義後,請老一輩的人來拍婚紗,並將整個婚禮重新舉辦一次,就連總鋪師也是邀請老一輩的人來擔任製作古早的料理的重任。

在整理文史的過程中,不只是影像的保留重要,文獻也是非常的重要。有時候從大家聊天的過程中得知那戶人家中有以前相關的文字紀錄,陳俊哲便會前去拜訪,希望可以蒐集到更多的歷史,但是常常得到的回應都是燒掉了、丟掉了,因為那些文史和照片對現在的人來說,除了佔用家庭空間外,跟自己現在的生活也沒有連結,有時候他們連照片裡的人是誰都不知道,對此陳俊哲覺得非常可惜。有一次,有一位阿婆聽到陳俊哲在蒐集老照片,便把自己家裡的老照片拿出來曬,沒想到突然下了一場雨,老照片全部都泡水不能用了,讓他好氣又好笑。

蒐集故事 不當文化流氓

陳俊哲也表示,自己跟協會的成員對於文史的保留跟蒐集不強求,對於早期建築或是文史資料的遺失抱持著「有就賺到、沒有也不勉強」的心態。他們不想要自己成為一個文化流氓,不會因為建築的價值而去約束擁有者的使用權。陳俊哲認為政府對於古蹟的維護不能說是消極,而是不了解、不尊重,他說:「臺灣有一個很多元的歷史,從清朝到日本的統治,再到國民政府的統治,每個階段的形成都有它的道理跟意義,每一個政權都想消滅前一個政權留下的事蹟,很多東西的消失除了政權的破壞也有很多是人為的因素。」陳俊哲覺得像是在朴子留下的日本建築,除了是政權的產物,也保有了當地人生活的經驗在裡面,這兩者是不可分割的,這正是文史工作有趣的地方。

我要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