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境秀節目為什麼需要腳本?

18516824_10212920222308281_548338738_o

撰文/江宜宸

畢業於靜宜大學大眾傳播學系
曾任華視中部新聞中心 文字記者
現為紀錄片執行企劃、節目企劃自由接案者


臺灣觀眾對真人實境秀節目應該不陌生,公共電視台節目《誰來晚餐》從2008年製播迄今邁入第九季,每集拍攝一個家庭故事,並邀請家庭成員喜歡的名人共進晚餐,分享生活點滴。

實境秀節目近幾年成為電視節目越來越常見的拍攝手法,或許跟預算低,以及只需要最精簡的人力有關,比起一部紀錄片,從蹲點拍攝到完成,動輒好幾年的拍攝時間,實境秀節目能夠更快速地、更精準地完成拍攝,主題的設定多半是強調衝突與解決問題的過程。

任職華視記者時,採訪鋼管女郎嘟嘟以及她的前夫,而後也成為《誰來晚餐5》拍攝主角。(圖片來源:靜宜大傳系友提供)

任職華視記者時,採訪鋼管女郎嘟嘟以及她的前夫,而後也成為《誰來晚餐5》拍攝主角。(圖片來源:靜宜大傳系友提供)

舉凡我個人很喜歡的Lifetime頻道,其中播出《閃婚美國版》、《閃婚澳洲版》這兩個節目,挑戰華人的道德尺度,以節目為媒合平台,找來專家學者,幫未婚的男女配對結婚,三對素未謀面的陌生人,在婚禮上結為合法夫妻,在這場名為「婚姻」的實驗下,要如何發展感情、如何經營關係、如何走入婚姻,為期六週的社會實驗,最終三對夫妻可以選擇離婚或者繼續生活,節目顛覆傳統對婚姻的想像,也增添不少觀看樂趣,不過也被質疑,模糊了商業炒作與社會實驗的界線,像是閃婚這類型的節目,在華人的世界裡恐怕有實行難度。

我從記者轉職為接案企劃時,第一個節目就是《誰來晚餐》,當年採訪過的對象、累積的人脈,皆成為我轉職後的資源。

新聞報導一個事件只需要一分多鐘,而實境秀節目則是一個鐘頭(扣掉廣告時間,一個小時的節目長度約為48分鐘);採訪的方式類似,新聞記者的主導性較強,而實境秀節目的企劃則退到攝影機後,讓被拍攝的主角自由發揮;講述真實的層面不同,新聞可以用聳動的標題,或者血淋淋的畫面,引導出事件讓觀眾注目,而家庭故事則是需要時間,走進被攝者的內心,建立關係,才能拉近他們在鏡頭前跟觀眾的距離。

對觀眾而言,新聞跟實境秀節目,內容同樣都是真人真事。新聞比較像是記者客觀的報導事件,但實境秀節目,如果在拍攝的時候,沒有突顯主角遇到的問題或者家人朋友間的衝突,通常會流於流水帳,可看性低,恐怕也經不起收視率的考驗,所以最後播出的內容,都必須經過巧妙的安排或者剪接。操控節目背後的那隻手,並不是寫出劇本,要被攝者照本演出,而是在拍攝之前,企劃必須做好調查工作,到拍攝的地點進行場勘,對要拍攝的主角進行採訪,整理背景資料,包括日常作息、家庭成員的關係、工作內容、特殊事件等,接著與製作人及導演討論出拍攝重點,在節目預算的範圍內,擬出拍攝腳本,配合拍攝的對象原本的生活步調,在可執行的工作天數內完成拍攝。

如果少了拍攝腳本這個步驟,直接進行拍攝,不僅花時間又花錢,不僅無法拍出預期的效果,甚至可能搞砸與被攝者的關係。有經驗的企劃在擬定拍攝腳本時,也順便完成了節目最後的剪接大綱,為了方便拍攝,還要整理出Rundown(流程表),流程表通常照著主角生活的時間軸去拍,或者按照地點距離安排,而一份好的流程表除了時間跟空間要精準,更要掌握拍攝所需的時空及人力成本。

舉例而言,當拍攝地點很多的時候,A地到B地的交通時間,攸關拍攝的工作時數,還要考慮到突發狀況,舉凡國定假日的塞車潮,或者道路改道,有時候兩台以上的攝影機同時拍攝,就必須針對每台機器的拍攝內容做不同區分,比如A機負責拍主角、B機負責拍來賓,或者A機負責拍甲地、B機負責拍乙地,依此類推。

當然節目預算越高,拍攝的人力及物力就能夠充裕一些,不過即使在事前已經做好萬全的準備,拍攝的時候還是有許多變數,雖然經驗無法預知未來,但隨機應變絕對可以讓傷害降到最低。

我最難忘的一次拍攝經驗是幫忙支援行腳類的節目企劃,拍攝內容有一處沙床,達人會帶著主持人踩沙,體驗沙子不同的觸感,事前場勘也選在

任職華視記者時,採訪鋼管女郎嘟嘟以及她的前夫,而後也成為《誰來晚餐5》拍攝主角。(圖片來源:靜宜大傳系友提供)

任職華視記者時,採訪鋼管女郎嘟嘟以及她的前夫,而後也成為《誰來晚餐5》拍攝主角。(圖片來源:靜宜大傳系友提供)

太陽大的時候去踩,當時覺得腳底很燙,並沒有放在心上,結果到了節目拍攝當天,艷陽高照的正午,拍攝時間一拖長,主持人的腳底竟然燙傷了,嚴重到不太能走的狀況,另一頭,一位節目助裡身體出狀況,肚子痛到無法站立,只好請她先回台北就醫,少了人力又多了傷兵,礙於時間成本壓力,只能硬著頭皮繼續拍,當下冰敷加擦藥應急,處理完主持人腳底的燙傷,控制傷勢後,敬業的主持人依舊堅守崗位繼續拍攝。

那一次企劃時的疏忽,造成非必要的受傷,不僅嚴重影響拍攝,還會讓工作人員的心情變毛躁,意外也跟著變多。到了下午,拍完一處荒廢的戲院,這次換攝影師及攝影助理們掛彩,全身多處被跳蚤咬傷,只能用酒精消毒傷口繼續拍攝,終於撐到了當天最後一個拍攝地點,空拍機完成攝影後,製作人伸手接降落的空拍機,手不慎被劃傷濺血,最後送醫縫了好幾針,節目最終在傷兵累累的情況下完成拍攝,經驗真是此生難忘。

魔鬼往往藏在細節中,實境秀節目看起來之所以如此不費力,是因為背後下了很多心力雕琢以及苦心,而真人實境秀迷人之處,在於觀眾能夠一窺其他人(素人)的生活樣貌,滿足好奇的慾望,雖然娛樂成分居多,終究也在探索人性。

我要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