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造就新聞 或 新聞造就時事

撰文/林玠汶

畢業於靜宜大學大眾傳播學系

曾任東森新聞文字記者 年代新聞文字記者

現為中天新聞文字記者


2013年7月4日,一名來自台中后里區的大男孩,再兩天就能退伍,卻在軍中死亡。對於每天都有很多新聞要處理的我們來說,並沒有第一時間注意到,也沒察覺到這是件撼動全國人心的重大新聞,一直到平面報導出來,我們慢慢意識到,這名役男可能在軍中被惡整,可能是被不當操練而冤死,電子媒體開始跟進。

還記得,洪仲丘頭七當晚,我值夜班,跟著攝影記者來到洪仲丘家。才剛到沒多久,由軍官帶隊,浩浩蕩蕩的一群人,踩著整齊步伐,來到洪仲丘的靈前,家屬的表情明顯僵硬了起來,但還是讓他們到洪仲丘的靈前上香,突然,這些人下跪了,好幾家媒體記者衝上前要拍攝,我的搭檔攝影記者因為晚了一步,卡不到好位子,也擠不進去,他只好蹲下來拍,沒想到這個動作,竟然意外拍攝到士官長范佐憲,明明跪在地上,臉上的表情想哭又哭不出來,努力要塑造哀傷的氣氛,但眼睛卻忍不住偷瞄攝影鏡頭,這個畫面,因為我的攝影是蹲著拍,才能拍的一清二楚,當下因為我被攝影大哥們擋住,沒有發現。

等到晚上採訪完,回到辦公室看帶子,才發現這個人的眼神,實在太詭異,要演戲也演得不入戲,頻頻偷瞄鏡頭,也就是因為有這個畫面,媒體開始鎖定范佐憲這個人,甚至稱他為「鬼眼士官」,從他的背景、交友、生活環境到軍中的所作所為,開始做調查,甚至連他外面有沒有欠債,全都搜出來,我常常在想,如果我的攝影沒被擋住,他也不會蹲下來,也不會拍到范佐憲的鬼眼,在頭七出現這樣的巧合,是否也是洪仲丘在天之靈的安排。

七月份的台灣,熱的不像話,還記得那一年的7月,整整一個月,只要有上班的日子,一大早就是前往洪仲丘家,對於媒體每天的造訪,洪家人也和我們形成了一種默契,從一開始我們徵求洪姊姊是否能訪問,一直到她了解,媒體每天都需要發問,不如訂下個時間,每天早上十點,就是洪姊出來受訪的行程。

因為洪仲丘的案子,每天都有最新發展,每天都有最新爆料,當時的洪姊,相信大家印象都很深刻,帶著眼鏡,還有口罩,在鏡頭前有條有理,能清楚說出女孩子不懂的軍中大小事,堅強地為弟弟發聲,為弟弟找出疑點,當時她告訴我們,她每天幾乎都研究到半夜。

右為洪仲丘媽媽,對於兒子在軍中被凌虐死亡,很是痛心。(圖片來源:靜宜大傳系友提供)

那個時候的洪家,幾乎也是政壇戰場,從立委議員、國防部長到正副總統,通通都來了,一有風吹草動,就得開始連線,一開口就得連個五六分鐘,守在洪家,幾乎和洪仲丘的冰櫃遺體,度過整整一個月,也和洪家人培養出情感。洪媽媽、洪爸爸是純樸的鄉下父母,對於兒子在軍中被凌虐死亡,他們痛心,他們不解,尤其是洪媽媽,每當她對著鏡頭,哭著訴說,我總會忍不住跟著一起落淚,也激起全國人民號召25萬人,白衫軍大量湧入凱道,像是「八月雪」,萬人凱道送仲丘,要國防部給個交代,雖然我沒有到台北支援,但透過電視,看到這一幕,心裡為之感動,這一天,是台灣人的團結。

洪仲丘案結束後,持續締造歷史,在他枉死後,軍中的生活大大改善。洪仲丘因為帶了手機進入營區,被人活活整死,但現在的阿兵哥,除了能帶智慧型手機入營,每天晚上還有時間,可以光明正大使用手機,禁閉制因此轉變,統稱為「悔過」,「禁閉室」亦更名為「悔過室」,作息制度為:每天只操1小時徒手基本教練、1小時體能活動、6小時上法治教育課程、另外還包括其他8小時的各類活動及8小時的睡眠,悔過室環境亦在2013年底即全部整修完畢,國軍有了大變革,避免再有第二個洪仲丘出現。

而洪仲丘的姊姊洪慈庸,她的人生也有了重大轉變,當時為弟弟發聲的她,受到全國人民的注意,順利促進修改了軍法,她拿下口罩,投入政壇,代表時代力量,競選立委,甚至擊敗國民黨老將楊瓊瓔。

左為當時的洪慈庸,堅強地為弟弟發聲,找出疑點。(圖片來源:靜宜大傳系友提供)

選舉當天,我剛好就在洪慈庸的競選總部連線,確定當選後,洪慈庸帶著爸爸媽媽,走上舞台,接受大家的掌聲,原本只是科技公司裡的小職員,因為弟弟的枉死,搖身一變,變成了立法委員,先不論,她當立委做得好不好,但洪家人的生活的確有了大大改變,相信這是他們完全料想不到的人生劇情。

對身為記者的我們來說,我們把時事發展成新聞播出,不過新聞的效應,卻也能造就時事,如果洪仲丘順利退伍,台灣就不會有這些改變,洪家人依舊是后里區淳樸小鎮的一個小家庭,洪慈庸依舊是個上班族,沒有人會知道他們的故事。

洪仲丘過世已經四年,到現在我的印象依舊很深刻,洪仲丘慘死的遺體照、他被操練到撐不下去的監視器身影、還有他傳給上司求救的簡訊,很多觀眾看不到的,卻給了身為記者的我,很大的人生體悟。2013的7月,那是個和洪家人一起並肩作戰的夏天,很累很苦,但是參與了台灣的歷史,我認為很值得。

我要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