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講臺灣「故事」的阿美族人

【記者 李熠/台中報導】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無奈,當你覺得外面的世界很無奈,我還在這裡耐心的等著你」。2017年的夏天比已往更加悶熱,在北京五道營胡同的VA酒吧裡,一個抓起頭髮的中年男子,穿著鮮豔紅色的阿美族的上衣,卻又搭著一條破洞牛仔褲,戴著琉璃珠,深邃的輪廓,挾著一絲臺灣腔唱著莫文蔚的《外面的世界》,似乎每一個符號都彰顯著我不屬於這裡,但是我希望融入這裡。

從花蓮到北京 很遠又很近

在花蓮的阿美族部落長大的楊品驊,小學之後才隨家人去了台北,而這也讓他保有著阿美族的奔放自由、能歌善舞又有著台北的潮流氣息與闖蕩精神。許多原住民小孩到了台北可能都會不適應甚至被其他同學排擠,而談到這,楊品驊卻露出了一個自信的笑容。從臺灣最好的高中——建國中學以第一名畢業考入政大廣電系,「學霸」的身份似乎已經「征服」了身邊的同學。「許多身邊的原住民同學都會隱藏自己的身份,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是原住民,想和漢人一樣。」而楊品驊卻恰恰相反,運動、唱歌、喝酒,從不隱藏這些「標籤」。高三時,別人都在拼命讀書,楊品驊卻請了一星期的假回部落做田野調查。在參與一次大專原住民青年學生會議後,楊品驊真正地瞭解到部落的現狀,也建構了他最初的的原住民世界觀,回來後便在高中建了第一個原住民社團。

大學畢業後,去了香港渣打銀行做廣告公關,而之所以來北京似乎又是一個巧合。2008年因為奧運,楊品驊被調到北京負責策劃一個廣告案子,後來因為版權案子被撤回,但是此時的楊品驊已經適應了在胡同裡的生活,於是選擇辭職留在北京。雖然北京是中國的大都市,但是一般民眾對臺灣的想像往往還是電影裡的「小清新」、台北的101、夜市的珍珠奶茶、阿里山與日月潭等,對於臺灣的原住民文化只停留在「張惠妹」、「蕭敬騰」等歌星上。正因如此,楊品驊決定用自己的方式展示自己的家鄉文化。

楊品驊照片。(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從異鄉人到追夢人 一直在路上

2009年,北京朝陽國際旅遊節在南門外廣場拉開序幕,這對於楊品驊來說也是一個契機。從前期規劃到後期拿到政府批文都由他一個人完成。因為政治原因,臺灣是以地區的身份參展但是面積卻比主展國的還要大,楊品驊驕傲地說道。臺灣館的主題就叫「原來這麼美」,也是第一次在大陸以原住民做為主軸貫穿整個會展。「其實之前就有前輩過來辦過會展,但是都是主打宣傳美食或者民俗文化,而我那次是用原住民去說臺灣土地故事」。會展以四區、五項、八個主題日的規劃方式展示臺灣的不同文化。其中包括原住民文化、客家文化、外省族群文化、南洋移民文化等。在實際辦展後,楊品驊也意識到大多數會展人因政策補助與利潤而來,在相關周邊商品盈利後就馬上離開,然而這限制了更深層次的交流。

2013年,北京市政府因為北京園博會臺灣館的活動而找到在京的台商們,而楊品驊又是其中對臺灣文創經營最有經驗的人。「當時的台商們其實有些利用我,每次開會就讓我穿著阿美族的服裝,然後北京政府看到我穿這樣,就以為文化做好了,就很滿意,然而商人是不會做文化的。」楊品驊苦笑道。當時的臺灣展覽館叫「原韻」,與以往在大陸辦的臺灣展不同,在形式上更加多元。楊品驊表示,以往的展覽就是包含圖片介紹、雕刻,然後賣一些土特產品。但他們增加了歌唱和戲劇的表演,例如以代表大山的鄒族「公主」與代表大海的阿美族「公主」進行唱歌PK賽。在視覺上,也營造了仿真的臺灣部落裡的景觀,例如蘭嶼達悟族的拼板舟與白沙灘、「發呆亭」等原住民生活物件,並邀遊客一起參與「拉手舞」等活動。這些創意也使得臺灣館成為所有主題館中最受歡迎的,平均每天都有一萬多人次參訪。經過兩次的辦展經歷,楊品驊逐漸積累經驗,開始了「流浪」般的中國各地辦展「旅程」。

從蘇州的「士林夜市」美食展到上海的臺灣嘉年華,從北京地壇的臺灣映像慶典到貴州的歡慶「六月六」,十年來,楊品驊走過了不同的中國城市,也帶去了臺灣本土文化。

漂流木藝術團在地壇表演(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2013年北京園博會臺灣館內的景觀。(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2013年北京園博會楊品驊表演前。(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從商人到「文人」 從未離開

楊品驊剛來北京時,對許多當地的「用語」是完全不理解的,例如連「土豆」與「花生」都分不清。但因為自己的臺灣口音,反而引起當地人的好奇,而如今也可以被當地朋友視如己出。雖然是商人,但是楊品驊身上的藝術氣息似乎從未消失過。

2011年時楊品驊成立了漂流木藝術團,將部落裡的孩子引來大陸,在不同的城市,不同的舞台上表演。從北京到上海,從山東到江蘇。「因為在臺灣,原住民的表演費用很低,而來大陸也可以看看外面的世界,然後賺到錢再回去繼續讀書。」一批又一批的原住民的青年舞者來了又走了,形成一個良性循環。與過去的原住民表演不同,相較於二十幾人才能完成的傳統舞蹈,通過修改與編舞,楊品驊將表演的人數控制在6到10人,從而提供表演的機動性和可行性。

漂流木藝術團合照。(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楊品驊所做的文創更強調「符號提純」,從阿美族的波浪紋到排灣族的蛇形紋,每個民族都有自己的符號。例如羽毛之於印第安人、風馬旗之於藏族,如果當大陸民眾看到一些符號就能想到原住民的話,符號背後的價值才能更好的實現。楊品驊的團隊目前也與62icon合作,準備將原住民的傳統工藝,結合文化符號,應用到現代產品之上。2017年1月,隨著北京坊建築群落的完工,楊品驊打造的的原住民實體商店——「原朝」,也即將在這裡出發。

原朝室內樣貌。(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當初選擇留在北京,楊品驊正是覺得北京有歷史的厚重感,文化包容多元,比起台北更加國際化,而如今自己所從事的也成了這「多元化」的一部分。但是被問到未來是否會定居在北京,他卻遲疑了,「北京是我第二個家,但是空氣太糟糕,每天都要『戰鬥』,這樣的日子不能長久,當然還是想回花蓮,畢竟花蓮有海,而北京只有『后海』」。

住過了四合院,才知道半夜的北京有多冷。從花蓮到北京,一個異鄉人的「北漂夢」,又從北京出發照亮著遠方的故鄉與部落,就如他在酒吧裡唱的「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無奈。」但不管走到哪裡,他都會帶著阿美族的精神繼續「戰鬥」。

我要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