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協會以環保核心經營 培養智障學員自食其力

【記者 蔡若琳/台中報導】

社團法人台中市智障者家長協會是由林秀美於1998年4月25日創立,協會中許多成員本身便是中智障孩童的家長,這些家長長期承擔著撫育的重擔和壓力,相互之間格外能夠理解箇中的心酸和辛苦,因而成立了台中市智障者家長協會,彼此互相幫助。協會的創立除了幫助家長之外,也希望讓他們透過培訓,幫助智障者獲得一技之能,讓他們能在協會服務,甚至進入社會獨立工作,同時也期盼智障者可以學習與他人相處之道、適應團體生活,甚至培養出生活樂趣。為了能夠長期穩定運作,協會不以募款作為主要收入來源,而是不斷嘗試發展產業來賺取收入,目前主要的收入是來自於回收、二手商店,以及辦理活動的收入。

環保回收與再用 廉價售出物品

台中市智障者家長協會以環保的理念運作,環保之餘,也能為協會帶來收入。協會的收入之一是來自回收,通過回收民眾丟棄的物品,再轉賣出去。協會的專案經理林清棋表示,用便宜的價錢把回收的東西轉賣出去,可以將物品善用並發揮其功能,只要稍微維修也是可以轉化為有用物品。

智障學員認真地在回收場分類和整理民眾捐出的二手物品,從工作中學習和體驗辛勞。(照片來源:林清棋)

只有回收的收入是不足夠的,協會也會把一些比較新穎亮麗的回收物品放在他們的二手商店。二手商店所售賣的東西都是民眾捐贈出來的,大部分以二十塊或五十塊的價錢出售。在二手商店中,會有一個老師負責帶領和教導三個智障學員工作,例如擦拭物品、幫忙上架和擺設物品,有時還會跟客人互動。老師負責管理他們,並且灌輸他們一些正確的團體合作觀念,尤其是比較頑皮的學員。

另外,協會其中一個主要收入來源是「新窩工坊」。在2017年1月成立的新窩工坊,聘請了六位中高齡專業的人擔任木作師傅,自行製作生產木產品,而後端塗漆的工作則交給智障學員完成。新窩工坊的這種模式,不但提供智障學員一個學習技能的機會,也讓中高齡層的木作師傅有了新舞台,創造他們的就業機會。

新窩工坊成立時很困難,沒有完善的場地設備,只能因陋就簡用帳篷搭建工作區,但沒隔多久,木頭原料因風吹日曬而損壞,只好再投資搭建新的鐵棚場地。從一月至今九個多月,他們經歷一段從零到有的過程。協會的專案經理林清棋說:「能把木料做成有用的東西去賺錢,是一個將垃圾變成黃金的過程。」

還未蓋成新窩工坊時,只有用帳篷搭成作為維修和放置木料的場地。(照片來源:林清棋)

在回收的工作上,回收可以達到環保的概念,也能帶來收入,同時幫助到一些比較貧窮的人,讓他們可以獲得價廉物美的二手物品,一舉三得。而在回收的木料方面,木料的用途非常多,但是因為外觀樸實無華,所以家具變舊或壞掉就會被丟掉。協會把它們回收後循環再用,重新拆卸木料和裝飾設計成新的物品,轉賣給有需要的人。

新窩工坊 讓智障學員從工作學習中體驗生活

新窩工坊主要是把回收的木料再作使用和設計,甚至提供為民眾量身訂做的服務。智障學員也會在當中幫忙工作,例如協助搬運、拔除釘子、包裝產品、打磨砂紙、塗漆,還有組裝和清潔。由於才剛開始學習幾個月,學員們仍在熟練階段。智障者跟一般人在認知和學習上不能相論,生活上他們未必多姿多采,但他們一樣可以生活得快樂。新窩工坊為智障學員帶來的不只是幫助,也帶領他們接觸新工作、新事物,拓展生活面向,這是最大的目的和特色。

智障學員的行動與協調性不同於常人,家長經常因擔心的孩子在活動中受傷,反而限縮的孩子的活動。在智障者家長協會,學員按部就班嘗試難易度不同的事情,儘管學習的過程比一般人要長,只要花多一點時間和精神去教導,最終大多還是學會老師教導的東西。智障學員也可以做一般人做的事情,讓他們學習沒有做過的事情,其實可以讓他們更貼近這個社會,也可以感受生活所帶來的挑戰。

新窩工坊的木工工作,是一種兼顧技能與身心發展的工作。學習新事物,學員得比一般人花費更多腦力去理解和認識,木工有一定的挑戰性,所以不能用一般的解釋,而是要用適合學員的實際行動去教導他們,培訓他們多動腦筋和思考。同時,木工也需要體力和勞力,工作能讓他們多加活絡筋骨,讓身體有適當的舒展和發育,而不是只坐著不活動令身體萎縮。雖然他們的肢體沒有那麼協調和自然,但是至少願意去學習,而沒有把身體有問題當作藉口不願做事,這一份態度已經值得欣賞。

這是新蓋成的新窩工坊,回收後的木料都放置在裡面,用來設計和製作成其它東西。(攝影/蔡若琳)

新窩工坊的特色除了把木料循環再利用,也會配合需要設計不同的活動課程,提供智障者和民眾參與,讓他們可以自己親手製作木製DIY品。每次都大概收取一百塊或以發票作為材料費用,以維持協會收入。為了DIY活動課程更多元化和吸引更多人參加,每一次課程內容也會有所不同,而且以環保和實用性作為核心。例如製作小板凳、原木書架、小時鐘,也會製作其他原料的手工品,譬如手作香包、環保清潔劑,甚至還有瑜珈的課程提供給一般民眾和身心障礙者參加。

活動課程開放提供給智障者和民眾參與,目的是讓民眾跟身心有障礙的人可以一起活動和接觸,讓他們互相更了解,並喚起民眾對他們的關注,也能藉著這個機會接觸和了解協會。而且不限智障者參與,外面會有更多民眾有參與的機會,甚至一家大小都來參加,能讓氣氛更溫馨和和睦,同時能為協會帶來比較多的收入。

此外協會的智障學員也會參加DIY的活動課程,主要是從中學習和練習製作物品,這樣就可以在新窩工坊工作時比較容易得心應手。雖然學習是一份挑戰,但是從基礎開始引導他們去做,慢慢給機會他們做難度高的工作,也是可以一展所長。在DIY活動課程裡可以學習一技之能,發掘自己感興趣的範疇,可以發展成他們的專長,對他們不論目前在協會的工作或將來出外就業都會有很大的幫助。

智障學員也表現出對工作的熱誠,比如把物品都擦拭得很乾淨,擺放的東西也很整齊,那是因為他們把工作當作成一份樂趣,所以會有興致工作。有些智障學員對木工彩繪感到有興趣,他們會自動地報名參與木工活動課程,因為很多東西對他們而言都是新鮮的,所以他們都比較願意學習不同性質的工作和接觸新事物。而且木工DIY課程有療癒的功能,他們在工作的同時也能把專注力投放在學習和活動上,可以暫時忘掉煩惱和不快,也能培養他們的耐性和集中力,所以他們能開心地學習和活動,會更加努力表現。

讓智障學員學習一技之能除了讓他們有更多工作機會和體驗,也是為了讓他們能自食其力。林清棋無奈而感嘆道,智障學員有很多讓人擔心的方面,但是只提供服務和幫助並不是「治本」,他們更需要的是可以獨立自主,而不能過分依賴協會。協會的家長和老師隨著歲月增長會變老,沒辦法照顧他們一輩子,所以更希望的是智障學員能有一技傍身,能找到適合的工作自食其力。

智障學員在幫忙製作木製小板凳,讓他們可以學習一技之能。(照片來源:林清棋)

創立社區家園 照顧智障學員

社區家園是協會提供給智障學員居住生活的地方。星期一到五的每個早上,家長會帶智障學員去協會再去上班,等到傍晚下班才接他們回家,而假日就不會留在協會。林清棋一臉欣慰地說:「他們就像一個家庭,會一起做早餐,老師也會教他們剪花剪草。」智障學員生活很難可以獨立自主,甚至有些去便利商店都不會買東西,無法解決三餐,所以協會的照顧能大大減輕家長的壓力和負擔。由於是團體生活,所以能住進社區家園的智障學員也需要經過社工老師的面試。有些情緒比較差或有暴力和其他疾病的智障學員就無法收留,但是大部分來說都是合格可以收留的。

林清棋表示,智障學員最需要的是互動,所以會盡量提供他們可以跟人互動的機會,讓他們不論在工作時面對客人或跟其他人相處和接觸時能學習和溝通,甚至能互相開玩笑地打鬧像同學一樣相處。

林清棋回憶起深刻的事情時,一臉感動而滿足地表示,社區學園的老師照常跟平時一樣帶領智障學員,他生日都不會在協會裡慶祝。突然有一次,一個智障學員卻拿了一個小蛋糕祝老師生日快樂,讓在場的老師都非常感動又高興,因為他是一個中度智障學員,但是卻能記得一個老師的生日,他覺得很驚訝。雖然講生日快樂時不是講得太清楚,但是他的心意卻打動了很多人。這樣的一個舉動讓大家知道他們也在努力,並且有把幫助過他們的人記在心中,只是無法像一般人一樣輕易地表達出來。

台中市智障者家長協會用愛去灌溉智障者、用心去栽培他們,他們為的就是希望他們也能健康快樂地成長和生活,可以像一般人一樣可以與人相處和交流。

我要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