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菜鳥記者之旅 (上)

撰文/江宜宸

靜宜大學大眾傳播學系

曾任華視中部新聞中心 文字記者

現為紀錄片執行企劃、節目企劃自由接案者


若說生命是一場通往死亡的道路,那當記者的期間,就好像是坐上太空船,到外太空繞了一圈,再回到地球的一段旅程。

「為什麼想當記者?」,是我進這個行業裡,被主管問的第一個問題,也是最多人想知道的問題,「想要追求正義、想替社會發聲、想要揭發不公不義。」這是我當年的理由,也是許多記者的初衷,或許這樣的理想永遠都會存在,但新聞已經變了,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離開這個產業後,再面對同樣一個問題,答案變成「可以看到各式各樣的人,各種荒謬的事物,太有趣了。」

過去要當新聞記者的門檻很高,許多資深記者都還經歷過須要考取記者證的年代,各家媒體培養出的新聞人才,薪水高,備受尊敬,甚至有禁止跳槽等潛規則,時代變了,優秀的菁英依舊在新聞圈活躍,他們或許有傲人的學歷,至少能夠流利地說一種外語,到他國進行深度採訪報導,甚至是長時間追蹤報導專題,但也不是所有的新聞都很有深度。隨著新聞時段變多,記者的需求量變大,記者的門檻變低了,起薪變低,高壓環境中汰換率居高不下,職缺永遠補不滿,不需要傲人的學歷,甚至不懂新聞,也能進入新聞台從零開始學。

我進到無線台跑新聞開始前,曾在地方電視台待過近半年的時間,地方新聞的經驗對於線上記者,是兩種截然不同的生態,不能說毫無幫助,但幾乎也是砍掉重練的程度,跑新聞的期間,不免還是得經歷許多人的生老病死,工作內容當然有發人省思的一面,不過讓我更難忘的是各種荒謬的趣聞。

宗教斂財、斂色的新聞永遠不會少,我就跑過一則新聞,金碧輝煌的金色佛塔,創辦人疑似涉嫌以雙修名義,長期性侵女信徒,大批記者從位於台中市區的精舍,追到深山裡的宗教生態園區,寺裡比丘尼嗆:「做記者咄咄逼人會下地獄」,而我心裡想的是,「記者如果沒有口德,那做錯事的比丘尼跟法師,我們就十八層地獄相見吧。」

監視器新聞是記者最為人詬病的一點,相信我,記者也很討厭監視器,如果每天都可以踢爆無良企業的黑心產品,在外頭跑來跑去,雖然很累,但也覺得自己總算為社會貢獻一份力了,偏偏現實就是殘酷的,菜鳥記者生涯中,沒有做過什麼轟轟烈烈的報導,每天狗屁倒灶的小新聞倒是不少,有時候都覺得自己像是跳樑小丑,或者名偵探柯南,要帶著民眾一起辦案。

台北一名男子在網路上PO出一段影片,監視器畫面中,一個小丑魚造型的氫氣球從畫面中默默飛走,男子PO出小丑魚的最後身影,請網友幫忙找回小丑魚,這麼巧,台中街道上,剛好出現了一模一樣的遙控小丑魚,我整天都在研究,這隻魚是從台北飄下來嗎?

遙控小丑魚氫氣球(圖片來源:龜的小畫家 )

從台北到台中的路程有多遠,而到了下午,魚的主人出現了,是位於台中的一名男子,關鍵在於影片中遺失的小丑魚是正版的,但台中的小丑魚,只不過是隔壁幾條街住戶買的盜版小丑魚,這世界上沒有這條新聞會怎樣嗎?我想,沒有我這個記者也是沒差吧?!

「最新」、「快訊」、「搶先看」、「獨家直擊」…

網路新聞的時代來臨,電子媒體產製新聞的速度越來越快,過去只有早、中、晚、夜間四節新聞,變成每整點新聞更新一次,網路新聞直播氾濫,變成同步更新,變成記者隨時都在即時連線,新聞貴在即時。

新聞的影像,速度強過技巧,尤其電視新聞的影響更甚。以一場車禍事件為例,即便記者握有警察、消防等聯繫管道,等到記者蒐集情報,判斷是否拍攝,從公司趕到事故現場,假設花費二十分鐘,速度快的話,還能趕在警消人員清理完現場前,拍到傷者搶救畫面,事故後的現場,運氣好的話,能夠訪問到肇事的駕駛或者乘客,拍到車輛毀損的情況,或者跟到醫院拍傷者、趕來的家屬等相關人員,最後能訪問參與搶救的救護人員,或者醫院的醫師,有了車禍現場、相關人員的訪問、醫院或者警消的訪問,基本上這則新聞已經完成。

要是在新聞在播出前,發現目擊民眾把車禍瞬間的影片放到網路上,以上所有記者拍攝的畫面,可能全部都不需要,新聞只要改放網路上的車禍影片,因為記者再怎麼快,也不比目擊者即時捕捉的車禍瞬間,甚至是路口監視器,而民眾也不吝在網路社團或者youtube分享車禍影像,所以車禍的新聞越來越多,接著是打架鬧事的新聞、鄰里糾紛罵人的影片、甚至是外遇出軌的抓姦現場…電視新聞聊勝於無,為什麼這種無聊的新聞越來越多,這只是其中一個原因。

攝影記者即便比一般民眾,具有更多的拍攝技巧或者剪接技巧,拍出的車禍事故現場,包括車體撞擊、塞車回堵情況等,卻不敵最好的畫面,不敵民眾的行車紀錄器即時,不敵巷口的監視器。電視新聞貴在有畫面,貴在搶先,尤其網路平台多,資訊公開化的結果,台灣監視器、行車紀錄器的影像,恐怕只會更多,這種「全民記者」的爆料平台也應運而生。

擁有民眾爆料平台的版主,甚至網紅直播,觀看人數或影片觸擊率,可能比許多新聞還要高,民眾需要平台發聲,而記者需要新聞,而且是非常大量的新聞,民眾愛看腥、羶、色議題,舉凡名人的感情糾葛、聚眾鬥毆的社會事件、行車糾紛…等,在新聞敘事手法的包裝下,也能變成轟動全台的大事件,持續報導一整天,甚至延燒好幾個禮拜,從事件主角延伸到周邊人物,舉例來說,犯下重罪的嫌犯,家世被起底,記者從網路追到嫌犯畢業的某間學校,甚至翻出國小、國中畢業紀念冊,找到昔日教導的老師,校方回應千篇一律:「他以前是個很內向的小孩、跟同學相處的情況都還好、想不到他會做這種事…」。

未完待續……

我要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