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菜鳥記者之旅(下)

撰文/江宜宸

靜宜大學大眾傳播學系

曾任華視中部新聞中心 文字記者

現為紀錄片執行企劃、節目企劃自由接案者


記者需要大量的運氣(圖/龜的小畫家)

愛迪生說:「天才是1%的靈感,加上99%的努力。」記者剛好相反,計畫總是趕不上變化,很多事情都要努力,但很多時候,努力未必有用,不過不努力是一定會完蛋的。大部分的時間,記者其實很常吃閉門羹。隨機在路上詢問民眾對某事的意見,有時候看到這種濫竽充數的訪問,不免想起以前的自己,為了平衡報導,無所不用其極。

這種形式上的平衡報導,並無法解決問題,只能告訴民眾投訴者的立場,以及被投訴者的回覆,甚至第三方公正平台給的建議,類似的訪問做太多次,在採訪之前已經預設好答案,甚至寫好新聞稿,只差採訪完,請攝影記者剪接訪問片段,當然也有出乎意料的時候,把得到的新資訊放進新聞稿中,有時候這種突發情況,反而會將新聞事件導向更大的社會議題,吸引更多民眾關注,不過更多時候,媒體要搏眼球、賺曝光度,記者必須在平凡的新聞當中,創造議題。

(圖/龜的小畫家)

台中一名男大生,在網站po文,自稱在蝦子吃到飽餐廳,兩小時內吃了400隻蝦,回家卻發生頭昏噁心的現象病了兩天。各家媒體都要報蝦,報導角度如何求異,有些新聞台報400隻蝦子堆在一起有多少,而有些則報兩小時內剝蝦速要多快,或有些則報吃蝦配維生素飲會產生砒霜,有些是報蝦子如何辨別新鮮,有些台則全部都要報導,台中的記者在那一天都很瞎,「蝦」透了!

即便做了這麼多沒有深度的報導,夜深人靜的時候,也很難反省自己的所作所為,因為記者的一天,24小時實在不夠用。記者的一天,早上八點上班就要報午間新聞要播的新聞,中午過後就要報晚間新聞,早餐跟午餐找時間吃,上班時間10個小時是基本,12個小時是常態,做不完的工作不會等你明天完成,自己找時間做,一下班就累得只想睡覺,被電話吵醒很正常,接到公司打來說人力不足,叫你休假要上班,凌晨出早班,晚上出夜班,想要有豐富的私人生活,要自己找時間犧牲睡眠。

記者的一天圓餅圖(圖/龜的小畫家)

台灣新聞之泛濫,新聞台林立,包括:壹電視新聞、年代新聞、東森新聞、中天新聞、民視新聞、三立新聞、TVBS新聞、非凡新聞…;另有老三台,台視、中視、華視,以及其他有播出新聞時段的公共電視、客家電視、原住民、八大、緯來…等。24小時播放的新聞時段,伴隨而來的是新聞的高產量,記者的龐大工作量,每一天必須產製新聞,但不是每一天都有大事發生,所以電視台記者有許多應付稿量的方法,例如報紙內容、各單位發的新聞稿、網搜畫面、民眾投訴…等,當記者被衡量能力的標準,從質量變成數量的時候,許多要花時間經營的重要議題,被數不盡的民生消費糾紛取代。

舉例而言,一份空汙的環境報告,需要記者多少時間的採訪,要採訪多少專家學者,認真做一則三分鐘的專題報導,往往還不及民眾投訴雞排要切不要切的消費糾紛,一次做兩則新聞,第一則說民眾投訴雞排說不切,可是店家卻擅自將雞排切了,影響口感;第二則新聞說雞排到底要切還是不切,雞排名店各有看法,切的話方便入口,不切的話保留肉汁,記者可能花一天去採訪投訴民眾,約訪兩家雞排業者,就可以做出這兩條新聞,可悲的是,主管權衡之下,選擇讓記者從事後者的報導,或許不在少數。

產製新聞的第一線記者,許多來自於新聞傳播等科系,少數擁有外語、法律、財經、體育背景的記者,幸運的話能夠發揮所長,做相關的報導,但大多數的記者,卻是什麼線的新聞都要跑。記者雖是周休二日,如果遇到突發事件,比如大地震、墜機、隧道崩落等重大死傷意外事件時,新聞台都是全面禁休,派記者到各地支援,主題或者環境等不熟悉的狀況,再加上即時連線的壓力,口誤或者資訊錯誤的新聞,並不會隨著播出被淡忘,反而被放到網路平台,無形中建立龐大的新聞影音資料庫,一方面讓民眾有知的權利,但另一方面也變相成為霸凌記者的工具,不斷放大記者的疏失,甚至做成搞笑集錦。

不過,也不是所有的出錯新聞,記者都會受到相關懲處,有些太離奇的新聞測量方式,如油條測風速、溫度計測積雪高度、腿長測陽台寬度…等,因為太過有創意,製造高點閱率,反而使該記者得到褒獎或者賺到高知名度。

民眾常笑記者無腦,而要當記者的人,其實沒有想像中那麼容易,尤其民眾最愛模仿颱風天的記者連線,風災、雨災,「記者心事瞎郎災?」記者絕對是世界上最想要放颱風假的人,有時候上山下海,雨衣裡的衣物濕了又乾、乾了又濕,就這樣在外面淋了一整天的雨,有時候整個村莊都撤村了,還要留守現場報導第一手災難情形,我覺得記者是颱風天最大受害者。

記者只能當個「拋家棄子的混蛋」,「蛋蛋」的哀傷。(圖/龜的小畫家)

不管是美名還是罵名,記者的臉皮都不能太薄,要接受主管的指導、前輩的指正、民眾的指教;再來是智商不能太低,除了找新聞來源,還要搞清楚新聞報導的重點、事件發生的因果、三角甚至多角關係,腦袋如果不夠靈光,恐怕只能讓民眾看笑話了,當然記者最重要的技能,是要寫出完整的新聞故事。

為什麼說新聞是故事?新聞的基本要素5W1H,Who(何人)、What(何事)、When(何時)、Where(何地)、Why(為何)、How(如何),每天有上百則新聞發生,電視台先挑選出有可看性的新聞,記者用說故事的手法,將報導呈現在觀眾眼前,記者各憑本事挖掘出來的線索來豐富新聞內容,而記者報導的立場,則突顯出新聞重點,若是報導立場太過偏頗,既無法主導新聞走向,還會出現反效果,尤其在資訊透明的現代,媒體已無法隻手遮天,民眾只要一上網查,網友做的懶人包,動輒三五分鐘的短片,交待的訊息更甚一兩分鐘的新聞完成帶。傳統新聞媒體難抵網路的洪流,新聞記者的重要性日趨下降,日本甚至有「零記者」的新聞媒體,傳統媒體勢必面臨轉型的考驗。

新聞圈當然還是有很多敬業的記者,在媒體的崗位上,努力不懈,挖出更多真相,他們同時也得應付更種光怪陸離的新聞,我覺得要做出優秀的新聞並不難,只要有時間,有心的記者都能做,沒新聞找新聞做那才是痛苦,再離譜的投訴新聞,只要缺稿,記者都會努力想辦法拍出來。我常常在想,如果民眾發生消費糾紛時,願意當面與店家溝通,而不是事後透過記者來討公道(出氣),這種新聞就不用勞煩記者了,讓記者把時間花在更有意義的報導吧!

我要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