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立方體之緣 舞出不一樣的路

【記者莊天祥/台中報導】

趙敦毅於舞台上之演出(攝影/受訪者提供)

台中花都藝術季近期火熱於台中各地區登場,結合花卉裝置藝術、文學創作、戲劇舞蹈、踩街遊行等也是民眾所關注的焦點。近日,藝術季亮點活動之一的采風樂坊於台中圓滿戶外廣場展演之《十面埋伏》實景劇場也同樣吸引大批民眾前來觀看。其中,除了樂團演奏、水晶球等呈現,最令人感到驚心動魄的便是在舞台上點火的立方體,表演者不停的旋轉燃燒中的立方體,而整齊劃一的立方體演出也格外吸睛。

從小奠基起的舞蹈夢

即便經歷萬般挫折卻依然堅持舞者之路,趙敦毅融合轉換為屬於自己創新的舞立方。現年28歲的趙敦毅自國中起便體認到在一般升學的體制下,沒有辦法找尋自己存在的一個使命,反而是學校舉辦活動時站在舞台上的成就感讓他開始思索這條不一樣的路。某次機緣巧合下,父親帶趙敦毅去舞蹈教室學舞,當下不疑有他的趙敦毅第一堂的舞蹈課卻是芭蕾舞,後來也學習了現代舞,當下也知道自己要跳的不是這種舞風,然而十年前父親的一句話「現代舞就是街舞」也直到今天才被驗證。父親認為要想靠舞蹈升學以男生的比例及趙敦毅的體格來說有機會進入國立大學,果不其然,後來他也成功進入國立台灣體育運動大學舞蹈系就讀。

不同階段的淬練打磨出現在的舞立方

趙敦毅與立方體(攝影/受訪者提供)

一路走來的路其實並不順遂,在舞蹈這條路上,趙敦毅並沒有付出比別人少,然而在多次的表演及無數次的練習下,趙敦毅始終無法如自己夢想般的一個人獨自站在舞台上獨舞,才明白有些事情不是只有努力就好,重要的是你有沒有努力在適合你自己的方向。大學在學期間也因為體格而得以進入雲門舞集,雲門舞集正欲重建一首林懷民老師的作品《九歌》,裡面也有一個段落叫「雲中君」,它是一段與托舉非常相關的一個表演舞碼,趙敦毅也得以擔綱演出。那時的他也發現除了托舉外,他不太能表現出老師想要的感覺,在掙扎與徬徨之下,他認為自己無法達到舞團的需要,離開人人稱羨的雲門舞集。

離開後,趙敦毅思索著該如何找到真實的自我,究竟自己是為了什麼而站在舞台上?在因緣際會及貴人相助下,趙敦毅也和立方體結下不解之緣,他笑說:「與其說是自己選擇了立方體,到不如說我們選擇了彼此。」也因此現在可見趙敦毅拿著立方體在手上把玩,或旋轉、或靜止,搭配身體的律動及舞蹈,在舞台上綻放。

當初因為喜歡表演所以去跳了街舞,這過程中也因為體格而進入了正規舞蹈,卻在正規舞蹈裡拿不到夢想的獨舞,因此改而跳雙人舞,以雙人舞雀屏中選進雲門後重量訓練的量也隨之增大,這些訓練讓他後來練立方體時,相較之下更為輕鬆,同時也保留了舞者的柔軟度及表演性,結合冰冷的框架,也成功創造出現在的舞立方。可以說,踏上這條路以來所有事物的總和成就現在這樣諸多風格融合的趙敦毅,其來有自。

當籃球哲學帶入舞蹈挫折中

「挫折無處不在,重要的是該如何面對。」升學時所遇到的各種挫折不但沒有打倒趙敦毅,反而將之轉換為養分,灌溉出現在辛苦的結晶,而趙敦毅也因此悟出了一套籃球哲學:「正如籃球員在球場上打比賽,大家總是將目光放在得分球員身上,而忽略了協助其搶籃板的球員,沒有隊友的支援,一個人是沒辦法自己得分的。一樣的概念運用在舞蹈上,倘若沒有拖舉手,雙人舞舞者也無法盡情地在舞台上揮灑努力的汗水。」透過每一次的不順遂、每一次的不妥協,也讓趙敦毅釐清出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靠著一路的堅持不放棄,也才有了現在的舞立方。

表演時的呈現 勇敢釋放新高度

舞立方趙敦毅(攝影/受訪者提供)

「人生在世,又能有多少人能真的活的瀟灑而恣意?」趙敦毅說道。現代人每天忙碌,汲汲營營在自己的事業和目標的同時,卻總是疏於和人的相處。近幾年來的台灣人變的非常不勇敢,總是畏手畏腳、瞻前顧後,人們唯一有勇氣的時候便是四下無人坐在鍵盤前面對螢幕之時,這其實不是一個值得被推崇的現象,我們害怕顧忌的事情真的太多了。因此在表演過程當中常常可以見到趙敦毅加入吼叫、搥胸、吐舌及跺腳等等元素,他希望大眾能不要太過於畏懼眼前會遇到的阻礙,我們都應該為了自己在勇敢一點。

不論立方體也好,吼叫跺腳也罷,趙敦毅認為,我們總是被太多規則制約及玩弄,盼望藉此舉動能象徵去打破框架進而追尋自我的一個過程。他說,「想當初我們的祖先也是就這麼義無反顧的橫越黑水溝,來到這片未知的寶地,他們根本無法確定前方有什麼挑戰,也沒有任何回頭反悔的機會,卻依然很有勇氣的出發,這也是祖先們賦予我們最寶貴的資產,期許在舞台上的演出能傳達這個理念,進而喚起大眾的意識。」

我要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