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的歸屬 歸於人 歸於心

【記者吳紫靜/台中報導】

傳統工業轉型下的社區生活

位於和平區自由里的烏石坑社區,佔地面積約六百六十八公頃,人口僅有一百五十四戶、三百七十八人,是和平區唯一的漢人社區。以客家族群及閩南族群為主,人口散佈在五個區塊,分別是坪頂聚落、唐山寮聚落、七棟寮聚落、番仔寮聚落、酒保聚落。一級產業以種植肖楠木、扁柏、紅檜為主,林業用地比重大,隸屬東勢林場。日治時期,台灣伐木業大規模發展,村人們用「人力托木馬」的方式,合力將木材運到山下,交由卡車裝載下山。上世紀九十年代末期,政府因應自然生態保育原則,禁伐天然林,各地區伐木量才逐年降低。

如今,烏石坑社區人工造林的比重較大,只可惜,隨著壯勞力大量外流,或遷居其他縣市,或外出打工,「人力托木馬」這一傳統的載運技法逐漸消失。老一輩的農人因上了年紀、體力大不如前,所以每年的伐木、除雜草等工作都僱傭工人來完成。對於缺乏勞動力這個問題,村民表示無奈,卻也理解。因工作機會偏少,無外乎靠造林及種時興水果來維持基本生活,導致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離開烏石坑,去市區找尋工作。仍選擇生活在社區的是一群年齡在六十歲到九十歲左右的老年人,其中一位陳阿嬤表示,「不想離開村裡,到了別的地方會睡不著,在這裡生活了很多年,習慣了。」

還有許多老人,像陳阿嬤一樣,即使子女都離開了村裡,他們依舊堅守著自己的土地。農忙時,在外工作的兒女都會主動回來幫忙造林、採摘水果。柿子是社區主要的農產品,每年的九月至十二月是村民們最忙碌的時期,忙著採摘甜柿,將柿子包裝入盒,再聯繫當地的水果行進行批發作業。早期由大甲農會收購,後來因每家農戶種出的柿子甜度不一,若沒有按照品質來篩選,全部一起販賣的話,容易影響價格。於是,現在村民們都自己聯繫水果行,或在村口直接擺攤,對於長年光顧生意的老客戶,則會用宅配的方式,送貨上門。

農人返鄉 熱心創作工藝品

2013年至今,林木業微轉型已邁入了第五個年頭。微轉型指的是原材料不變,改變產業型態。利用櫸木等木料,製作手工藝品,向外推廣當地歷史文化與特色。起初,村裡沒有手作工坊,所以每次製作工藝品都在社區的活動中心里。大部分的居民沒有接觸過工藝,不知從何下手,幸得南投工藝中心的協助,每年指派木工老師來村裡教學。

(假日,社區發展協會在市區進行擺攤活動,小部分是原住民遺留下來的竹木用品。攝影/吳紫靜)

從設計圖樣、鋸木頭、雕刻、打磨,再到最後的加工,都由村民們親自動手。四年下來,累積的成品有:毛筆、葫蘆等形狀的裝飾品和生活中常會使用到的杯墊、茶碗等。這兩年,社區又開辦了「石頭彩繪」這一休閒項目,其中,有一位七十二歲的何阿嬤,學習了一段時間後,掌握了彩繪的技巧,時不時會教導技術還不熟練的村民。

(將保育類的黑熊圖樣與甜柿結合起來,彩繪於活動中心外部墻面上。攝影/吳紫靜)

在學習石頭彩繪前,何阿嬤一直在台北工作,退休後,才和老伴回到村裡。2012年,回到村裡的她,名下只有六分大(不到1400坪)的林地,其中僅能使用4.9分。原本從家裡的長輩那繼承下來的土地有一甲,自九二一地震後,每家農戶的林地使用範圍越來越小,細分到何阿嬤家,就只有六分地。而這六分地,依照林務局的規定,禁止蓋農舍、建遮陽棚,也不能種植過多的檜木。回憶起在村裡生活的這五年,她表示,「我們現在做農活很開心,以前沒有回來種地是不對的。」對於年輕時,因要在台北賺錢養家,無法回到農村耕地,感到十分後悔。

土地使用受限 規劃未來對策

九二一地震之後的山區土質鬆軟,若遇颱風或降雨量大,易發生土石流或山體塌陷。加上林務局依照行政條例徵收土地,造成社區的私有地略少,間接影響居民創造經濟效益的空間。2003年時,共二十二戶的原住民,全部遷住到外縣市。協會的陳理事長表示,「最早社區裡有原住民,政府會有優惠政策,但現在已經沒有原住民了,居民在開墾、造林方面更加困難。」

(經過整修,烏寶宮煥然一新。攝影/吳紫靜)

無法解決土地受限的問題,於是,協會先從改善社區環境入手,投入人力,修繕寙陋據點,例如在2013年,對荒廢多年的幼兒園進行環境美化。而後將工作重心轉向產業發展。去年,居民們先後募捐了三百多萬的資金,修繕烏寶宮的屋頂。烏寶宮是社區的集會中心,若逢雨天,破損的瓦片處會漏雨,不利於居民日常的社區活動。同時,農業委員會也撥助五十萬,翻新烏寶宮的公共區域,在原本的水泥地上鋪設瓷磚。

人口老化及產業如何創新是烏石坑社區目前著重需要解決的問題,雖有鄰近縣市的大學生主動前來幫助果農進行搬運、行銷作業,但這並不是長久之計。何況協會成員只有十五人左右,籌辦活動的行動力較薄弱。手工藝品的微轉型,雖豐富了社區居民的生活,但在推廣上,仍然需要外界的技術支持。

我要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