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百年歷史 用明信片修補時光

(魚寶協助阿芝參加市集。 圖片來源/時光補丁FB專頁)

十九世紀中期,人們將自己在生活或旅行中發生的故事寫到明信片上,寄給朋友們或是愛人,一張張寄託著掛念與祝福的明信片被寄向遠方,它們可能越過山川、穿過海洋,只為到達對方的手上。直到二十世紀末,電子郵件和社交軟體的出現,讓即時聯絡成為可能,越來越少的人們誠懇地寄送明信片,收到明信片也成為了微小而踏實的幸福。收藏明信片就是收藏這份幸福感,在台北,還有一對收藏著一百年前的明信片的夫妻,魚寶和阿芝。

從小愛好收藏 跳蚤市場與明信片結緣

從小對收集郵票非常感興趣的魚寶,讀書時選擇去到美國奧勒岡大學求學。在週末時與朋友相約去逛跳蚤集市,偶然間發現市場攤位中的老明信片,從此與老明信片結下緣分。「在國外唸書的時光很開心,可是也很辛苦。」魚寶說:「我覺得以前的人畫畫都很漂亮,看到這些明信片就會讓我有種被療癒的感覺。」

(魚寶最喜愛的一張明信片。圖片來源/時光補丁FB專頁)

最初到國外唸書時,魚寶將家中的三隻黑白貓寄養在朋友家中,心中卻常常掛念不放。在跳蚤市場收集時看到有關貓咪的明信片就會會心一笑,想起家中那三隻可愛的貓咪。那張明信片記錄了當時的心情和感歎,看到明信片就會回憶起許多往事,這張明信片也成為了魚寶最愛的收藏。

古老的明信片穿越百年歷史,被幸運保留至今的明信片裡藏著許多故事。魚寶的眾多收藏裡很多都是已經被別人寫過、寄過、蓋過郵戳的明信片,可是他卻覺得「這樣很真實,也很遙遠。看到這些筆跡,我會有一些感嘆,可是也會覺得有一些美好。」這些被書寫過的明信片都有著上百年的歷史,即使物是人非,那份被傳遞的祝福還是可以被流傳下去的。

紙質桌遊也是心頭最愛 同樣承載過往回憶

除了收藏百年明信片,魚寶還在收藏著兒時的紙質桌遊。他的收藏品中有大富翁、占卜牌這些大家所熟知的遊戲,也有大紅包游寶島、非洲尋寶,這些只屬於特定時代的遊戲。為了收集紙質桌遊,他還特意寫了一個部落格,記錄著自己的收藏品。收藏紙質桌遊已有近十六年的歷史,魚寶坦白說:「其實我覺得這才是我真正很專心的收藏。」收藏紙質桌遊的人並不在多數,因為台灣的氣候濕潤,紙製品也不好保存,可是因為愛好,魚寶就到處去找、到處去挖,幾年下來收藏了整整幾大箱。在魚寶看來,收藏兒時的紙質桌遊和收藏明信片一樣,都是收藏著這些紙製品背後的回憶。

(魚寶收藏的科學小飛俠大戰金剛遊戲。圖片來源/魚寶的部落格)

擺攤講解是為了更好地傳遞

「算下來我收藏百年明信片也已經有六年時間了。」魚寶說,「這六年間我也不是時時刻刻想著收集,更多的是把它們當成興趣來收集吧。」

六年前從美國回到台灣,因為在台北工作的緣故,將全家從台中搬到台北。與家具一起寄到的還有七大箱明信片收藏品,一堆雜物擠在台北的小房子裡,這讓阿芝萌生了擺攤販賣明信片的想法。「最開始只是抱著試試看的想法,因為想說大家都是以集郵的感覺去收集,並不會買別人寫過的明信片。」沒想到來逛市集的人們都覺得非常新奇、非常特別。前後擺攤七、八次,魚寶與阿芝發現每次都要先向客人講解,「如果我們不講解的話,基本上沒有人知道我們在賣的是有一百年歷史的明信片。但當我們講解過後,大家就會覺得很有趣,就會開始翻看、挑選。」在魚寶看來,擺攤出售也是一種向更多人傳遞百年明信片的好方式。

(魚寶收藏的吉普賽占卜牌。圖片來源/魚寶的部落格)

「一開始對我來講明信片就是我心裡的一種連結,會激起我心裡的掛念和感動」,魚寶說,「我們希望古時候的人們和現在的人能夠通過這些小紙片,一片一片連結起來,感覺這些小紙片好像可以補上一些時間的間隔,這也是我們取的名字「時光補丁」的含義。」

我要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