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上皮雕路 從族群認同再出發

【記者李卓穎/台中報導】

程建喬是一位在眷村長大的原住民男孩,在第一次創業失敗後,迫於生活到台北工作討生活。曾經,處處都讓他感覺自己是異地人,到處飄泊。在認識到皮雕工藝後,改變了他一生,讓他找到了人生目標。通過雕刻皮革創作,他找到了自己的根源,療癒了他的心靈。

原住民皮革工藝師 創立品牌「巴德卡茲」

程建喬正在介紹每一幅經過他染色後的皮革。(攝影/李卓穎)

構思設計、畫製模版、製作產品……這是皮革工藝師程建喬每一天的工作內容。「巫麥文化創意工作室」是他在2012年成立的工作室,除了製作、販售皮革皮雕工藝品的教學外,更提供了多面向的設計指導、包裝設計及品牌形象打造等多種服務。身為排灣族的程建喬,以家族的姓氐「巴德卡茲」(PADEKAZ)作為品牌名稱,開始一步一步發展起品牌,作品更在2016年獲得台中原住民十大伴手禮的獎項的肯定,成為程建喬創業的里程碑。

過去到處飄泊 不做人生規劃

今天的成就對於程建喬來說,其實是得來不易。程建喬的媽媽是排灣族的原住民,三十多年前嫁給一位老兵後,一家三口住在位於台中大肚山台地的忠義眷村。他的家庭並沒有很富裕,可是這一位長很像原住民的小男孩的童年依然在眷村生活得很快樂,下課後小朋友們大家一起玩,在巷子裏到處鑽、到處玩,很有人情味。

就這樣,程建喬就從國小玩到國中。這位不愛讀書的孩子不禁讓媽媽擔憂他的未來,在高中時期,就決定送他到台北,一邊讀夜校,一邊到建喬乾爸爸所開設的冷凍設備工廠學習技術,習有一技傍身。三年後,隨着高中的畢業,他回到台中,學徒生涯亦暫告一段落。

「其實三十歲之前,我都沒有在做人生規劃。」程建喬說道。他自言,自己是個很幸福的孩子,爸爸媽媽給自己很大自由度,也不會讓他餓肚子或有負擔。曾經,在他當兵後一段時間,因為想自己當老闆,不想只當員工,嘗試在靜宜大學附近賣鹹酥雞。他指出,這門生意只是玩票性質,他想多嘗試,沒有詳細規劃人生。

在嘗試了自行創業、跑保險業務後,結果都不如理想。迫於無奈,為了討生活的他又回到了台北,再次來到乾爸爸的冷凍設備工廠工作。這期間,他非常的不快樂,因為對他而言,台北的生活步伐太快、太擠壓,人多車多高樓大廈多;加上他與老闆的關係,讓他受到其他師父排斥,不肯教他某些技術,而自己也不懂如何打進他們圈子,每一天都很難過,覺得這種生活很不適合自己。後來,父親因身體健康出現狀況,他終於決定回歸台中,回家照顧雙親。

通過皮雕工藝 重新認識原住民身份

此時,他接觸到了改變他一生的皮雕工藝。母親參加了政府擴大就業計畫,讓程建喬第一次接觸到這項藝術,並開始嘗試製作。在他看來,皮雕可塑性高、變化多、可以真正創作出自己心中所想的作品,這點深深地吸引了他。後來連續五年,程建喬都去參加原住民族委員會技藝研習中心的皮雕工藝課程,累積了共四百小時上課時數。

在原住民族委員會技藝研習中心,程建喬遇到了很多不同族群的原住民,也認識到不同族的獨有特性。受此啟發,他開始注意到自己的族群認同。「因為我們在都會區長大的,對文化跟族群認同感沒有很重」他說 ,加上他過去一直認為自己的爸爸是老兵、外省人,以至於對自己的族群認同感,他有很長一段時間一直在摸索找尋狀態。

其實,他在十八歲的時候,才知道自己的爸爸並不是親生的。他的親生父親是一位原住民,媽媽跟老兵爸爸結婚時,自己已四、五歲。他是一直到親戚告訴他時,才知道此事。對此程建喬笑言很像在看連續劇,並回憶道:「當時親戚們很怕我知道時會有不好的反應,但我覺得老兵爸爸給我照顧的就像兒子一樣,所以認定他是自己唯一的爸爸。」

正是這段學習皮雕工藝的日子中,他和原住民文化有了更多的接觸,使他開始特別注意、吸收自己族群排灣族的文化,也常常收看原民台的節目,攝取有關各個原住民族群的養分。與家人溝通後,在母親的支持下,他決定以自己的排灣族家族姓氏作為皮革工藝的品牌創業。

尋找到歸屬感 設計家徽紀念

他為家族設計的家徽,期許他們傳奇的家族,能夠生生不息,傳承下去,繼續蛻變。(圖片來源/巫麥手作FB專頁)

在排灣族的傳統文化中,姓氏象徵著世代家族的社會地位。巴德卡茲又名飛機菜、昭和草,是一種生命力旺盛的野菜,開花後種子會隨風飄散,隨處落地生根。程建喬以家族的姓氐「巴德卡茲」(PADEKAZ)命名品牌,正是象徵品牌會擁有強韌的生命力去面對挑戰,希望排灣族特有文化精神,能永遠流傳,生生不息。

說起「巴德卡茲」,他道出家族姓氏源起的故事。他的阿公是一位私生子,就像昭和草一樣,不知道從哪裡飄過來,飄到部落後就在此落地生根。他說阿公是很堅強的一個人,沒有上一代可以依靠,只能白手起家,養育了共七個孩子。

程建喬指出,自己的遭遇與他的阿公很像。「媽媽告訴我小時候回去部落時,因為難得回去,阿公都很疼愛我這個孫子,要抱着我睡。Baby的時候,阿公都會一直跟我說話:『你跟我的命運是一樣的,也是私生子,你要加油努力啊!』」程建喬笑着說道。

除了以「巴德卡茲」命名品牌外,他還為家族設計了一個家徽,期許這樣傳奇的家族,能夠生生不息,傳承下去,繼續蛻變。家徽以家族的昭和草作為主要圖案,上面有七朵花,代表七個兄弟姊妹,並向外開枝散葉;下面的圖案則代表根部,顆粒是象徵種子的意象。

設計族群圖騰 傳承古老故事

程建喬希望在彩繪原住民族群圖騰明信片的過程中,人們能在其中細細品味每個族群一個小故事的真諦。(攝影/李卓穎)

程建喬指出,每個族群有很豐富的文化內涵,自己不了解每一族的故事,因此決定製作原住民族群圖騰明信片,藉着設計過程,他試圖去認識每個族群的古老故事。

他找了六個來自不同領域的設計師設計圖騰,讓每一款都有不同的風格,同時又在統一的愛心框架中,用心認識每個族群。十八個群族,其中一個是閩南,一個是客家,十六個是原住民各個族群,前後一共花了十五個月完成。每一個圖騰都是由程建喬與設計師詳細討論、修改、再修改,最終才定稿完成。

他認為,有很多人不了解,在台灣這麼小的土地上,也有這麼多族群。他希望透過以線條畫成的黑白明信片,在每個人的手中,能夠彩繪成為獨一無二的藝術品。而這個彩繪的過程中,人們能在其中細細品味每個族群一個小故事的真諦。

每天都投身於皮革創作的程建喬,沒有表現出任何倦怠,一心只想着如何設計作品,每個皮革作品都出自他手,親力親為設計、製作。通過重重困難,他找到了自己的家、找到了奮鬥目標,並決心要像昭和草一樣,努力耕耘出屬於自己的一片天!

我要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