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凝土與柬埔寨 找到生存之路

【記者李卓穎/台中報導】

「台商」在現在的社會環境中看似已稀鬆平常,有許多人選擇出走台灣投資貿易,被留下的家人,只能靜靜的看著天空一架架飛機,期待遠方的家人就乘坐在那回家的路上。陳素月一開始也是這樣的人,期待著自己的丈夫可以帶著笑容走出機場,回到自己與孩子身邊。然而事情並非想像中順利,一次失事,讓她必須一肩扛起事業;為了孩子,她必須勇敢跨出舒適圈挑戰不可能,走過風風雨雨,現在的「陳素月勛爵」已經擁有自己的天空、保護家庭的鎧甲。

見柬埔寨商機 投資混凝土

混凝土工廠的全貌。(圖片來源/宏觀混凝土實業公司網頁)

說起柬埔寨,很多人的腦海中都是浮現出很落後的城市,處處塵土飛揚,路都是破破爛爛的,不會有摩登的高樓大廈……現在的柬埔寨已經發展迅速,首都金邊擁有先進的商業區,高樓聳立。柬埔寨每年經濟增長率約達7%,成長飛快。

在1996年,陳素月與丈夫正是受到對投資比較內行的朋友介紹柬埔寨這塊未被大量發掘的「寶石」,也看出了柬埔寨在未來有發展性,因此在當地購買土地及合股開設了宏觀混凝土實業公司。公司在陳素月的帶領下,一步一腳印的提供專業技術和客戶優先服務,現今更成為混凝土公司的主要供應商之一。柬埔寨現時是開發中國家,正處於建立大量建設的時期,因此對於混凝土的需求很大,這正正帶給陳素月一個充滿機會的巿場。

談起經營二十多年的辛酸史,她回憶出大大小小的事情,例如曾經遇到客戶拖一年才付款、公司在泰國進口製造混凝土的材料之一,水泥,但剛好遇到颱風無法如期到貨,只好向其他賣得較昂貴的公司購買,令成本瞬間上升不少。她更指出,賺取的利潤很大部分會花費於購買設備,因為如果和其他混凝土預拌車司機團隊以租車的方式合作,只要有另外一家公司的出價較好,就會馬上轉向與其他公司合作,直接影響後續出貨等環節。因此,陳素月決定以直接購買設備的方式代替與他人租借。而設備都很昂貴,比如一台混凝土壓送車就要價三、四十萬美金,所以成本比較高昂。

問及她的經營理念時,她堅定的說:「我們很注重信用,做任何事情風評要很好。你是很爛的人家一定記住你,很好的人家也一定記住你。你要不做很好,要不就做到爛透底。」陳素月指出,經營期間遇到狀況要積極處理,不能丟着不管它,客戶有建議、不滿,也要接收並作出相對應修改。她說道:「有沒有用心經營很重要!」

家庭支柱倒下 一肩扛起責任

柬埔寨宏觀混凝土實業公司老闆陳素月。(攝影/李卓穎)

原來生活在台灣的陳素月,丈夫與幾位友人合夥投資柬埔寨的混凝土公司。但一次的飛機失事,讓她瞬間失去愛人,改變了她的一生。

1997年9月3日,當年因為台灣沒有直航飛往柬埔寨的班機,所以丈夫要先到越南轉機飛到柬埔寨。陳素月事後去了解了當時的情況,當天的天氣不佳,下着大雨,控制台向機師指示因視線不良,請勿下降高度。但是,機師沒有服從指示,並把飛機下降,結果降落時發現跑道已快到達盡頭,機師馬上把飛機拉起,但因尾翼撞到棕櫚樹,導致燃燒爆炸。飛機上共六十五人,有六十四名遇難,只有一位兩歲的小孩生還。陳素月的丈夫,不幸是此班機的其中一名乘客。

突如其來的噩耗重重打擊着陳素月一家。當年她的丈夫三十七歲,他們的女兒及兒子只有十歲和六歲。陳素月說:「這好像是命運的安排啦,在我先生過世前兩個月才把小孩送到新加坡讀書。」她指出,在出事前就安置好孩子們在新加坡,有別人照顧着,才能讓她較專心處理後續事項。

失去了家庭支柱,陳素月只能硬着頭皮扛起一切,包括處理起混凝土公司的事業。失事後,她認為柬埔寨是傷心地,而不肯去當地。直至2000年,因為公司有太多事項需要她親自處理,她正式長駐於柬埔寨。陳素月回憶起剛到柬埔寨時,就連最普通的溝通都很艱難,因為大部分當地人都不懂英文只懂高棉語,為了溝通她就請一位翻譯員,但是她指出,翻譯員不可能跟着她二十四小時,她說:「就慢慢學,邊看邊學,學多少算多少。每個人都是我的老師啊!」

忍住淚水 以身教孩子堅強

「有爸爸媽媽疼當然是好事,但是出門在外就是不一樣的心態,不能靠爸爸媽媽了。獨自一人在外地受委屈的時候,要哭給誰看?要告訴誰?」陳素月這麼說。她認為過度保護孩子來說,不見得是好事,她指出自己經歷過這麼多波折後知道,如果把孩子保護得很好,他們在社會沒有辦法生存。陳素月說道:「我四十歲去柬埔寨,當時去到時語言不通,治安不太好,又都是泥土路,如果自己沒有自立堅強,早就待不住回來了!」

她回憶有一次兒子在新加坡讀書時,正處於叛逆期的年紀,有天打球受傷,回到家傭人剛好出去了,他又肚子餓,於是打給媽媽哭訴說:「沒有人煮飯給我吃,又摔倒了流血沒有人幫我處理……」可是陳素月並沒有安慰孩子,更責罵他:「你自己肚子餓不會去炒飯喔?自己去擦藥啦!好啊,要埋怨是不是,兩個人都來埋怨啊看誰埋怨得多!幹嘛爸爸要死得那麼早?幹嘛我一個人要來柬埔寨這麼累?幹嘛我要養你們兩個養到這麼辛苦?……我也會生病、我也難過啊,誰照顧我?」媽媽的責罵讓兒子不敢說話。陳素月說:「我當下是想哭但不敢哭,因為我一哭起來,他們會哭得比我厲害。一掛斷電話,我就哇的哭了,一直哭,很難過。可是我沒有辦法趕到新加坡去照顧他、我沒辦法把他帶回來,能怎麼辦?只好自求多福,自己照顧自己。」

狠下心的教導確實有成效,原本她一年會去兩次新加坡探望子女,直到長大後,有一次子女向陳素月說:「媽媽你不要來了,你來又要花錢,我們也沒有時間陪你。」漸漸地,在外地訓練到擁有強的抗壓性,也能夠獨立處事,展翅高飛。

「關關難關關過,難關難過終過關」

柬埔寨首都金邊的美景。(圖片來源/陳素月提供)

樂觀的陳素月笑言:「關關難關關過,難關難過終過關。反正我都覺得我個子不高,天塌下來還有比我高的人幫我頂着!」對於她而言,現在的生活是過去從未想到的,曾經以為丈夫的事業可以讓她就此不憂慮生活,但上天給了她這場磨難,讓她成為堅強的母親、也成為整間公司最大的支柱,為每個員工的家庭打了強心針。勇敢面對每個挑戰與困境,讓陳素月一路走來越來越堅強,告訴自己沒有做不到的事。

我要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