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不分國界 異國的語言踐行者

【記者吳紫靜/台中報導】

跨國婚姻 為愛情遠赴他鄉

在台灣,除了國語、原住民語言和閩南話外,有英語、越語、馬來語等移民語言,一種語言代表一種文化。語言的傳播離不開人,不同膚色、不同族群的人們匯聚在一起,形成了一個龐大的語言交流圈。據內政部移民署資料統計顯示,自1998年起至2005年的七年間,台灣每年移入兩到四萬名新女性移民,其中以越南籍為首。如今越南籍在台的配偶比重約占百分之十九,是居於大陸籍配偶之後的第二多國籍,這一外籍新娘的浪潮中,不乏有完全不懂中文的新娘、對中文一知半解的女性勞工等等。

新住民協會舉辦的活動中,教越南新二代與台灣民眾手作中秋節燈籠。(圖片由陳紅鸞提供)

一位遠洋赴台定居的越南籍老師陳紅鸞,來台十七年。三十一歲來台,丈夫是台灣人,二人已經攜手走過了十五年的婚姻生活,丈夫比她大八歲,二人當年結婚時算晚婚人士。初次與現在的先生相遇是在胡志明市的總統府,陳紅鸞當時在總統府擔任中文導覽人員,接待國外來的遊客,引領他們遊覽景點。旅程結束后,先生留下了聯繫方式,便返回台灣。因為身處不同國家,只能通過互相發送郵件或打國際電話來聯絡。先生返台後的兩個月裡,頻繁地寄信給紅鸞老師,一來二去,二人慢慢熟悉了起來。先生第二次去越南時向她表明了心跡,希望兩人的關係能進一步發展,陳紅鸞覺得可以試著接觸看看,便答應做他的女朋友。同一年的年底,先生向她求婚。她向家中的媽媽、大哥說明了先生的情況,媽媽和大哥知道先生是英文老師後,略微放心了些,同意了這粧婚事。

雖然先生是英文老師,為人老實可靠,但陳紅鸞結婚後就要隨先生一起回到台灣,在台灣終究沒有親戚或朋友,紅鸞老師的大哥考慮到這一點,在機場送行時偷偷塞給她一張銀行卡,並囑咐說不要告訴妹夫,如果有發生什麼事情,就拋下一切,馬上回來。陳紅鸞說起這件事的時候,笑說「我媽媽和大哥都擔心我到了台灣之後的生活,因為周圍都沒有人去過台灣,不知道那裡的情況。」對於嫁到台灣,要長期定居在此,她表示當年自己沒有過多的擔心。如果真如媽媽、大哥擔心的那樣,大不了離開台灣,回到越南,重新開始。

學習中文 實現最初的夢想

假日參加新住民多元文化宣導活動。(圖片由陳紅鸞提供)

在認識先生前,陳紅鸞在總統府的中文導覽人員這份工作上,做了五年。十七八歲時,從電視上看到中國的電視劇,劇中人物的咬字、發音是那麼地奇妙,遂一發不可收拾地喜歡上了中文,立志要成為一名中文老師。可惜,高中畢業後,家裡經濟情況每況愈下,大哥和大姐已經就讀大學,家中排行老三的她,底下還有一個妹妹,媽媽負擔不起每個孩子的學費,於是,陳紅鸞放棄了考大學的機會,留在家裡幫忙打理生意。媽媽知道她不喜歡做生意,拜託了在胡志明市工作的一個朋友,介紹她進入台商公司工作。

白天,她在公司上班,處理人事方面的事務。晚上她到夜校上中文補習班,加強自己的聽、說、讀、寫。即使一個禮拜要上三堂中文課,陳紅鸞仍舊堅持了下來,將基本功打扎實。除此之外,她還報名了電腦補習班,那時候的電腦並未興起,很多公司沒有使用電腦,都是人工作業。她所在的台商公司有四百多名工人,而管理人事的只有她一人,如果每位員工的資料需要手寫,實在是一項大工程。所以,她學習了統計類的知識後,將每位員工的生日、基本資料鍵入表格裡,方便了公司作業。一次,主管偶然間得知辛苦管理人事的她一個月的薪水只有四十五美金,十分驚訝,馬上將薪水漲到了七十五美金。自此,陳紅鸞每個月繳付補習班的費用之後,還能夠有所儲蓄,經濟上漸漸有所好轉。

學習了兩三年的中文後,陳紅鸞參加了中文鑑定考試。越南的中文鑑定考試和台灣的不一樣,分為ABC三級,她拿到了B級。思前想後,認為自己還是喜歡當老師,但由於B級不足以成為一位合格的中文老師,便開始找尋合適的夜間大學就讀,最終考上了胡志明市師範大學中文系。

教授越南文 不畏冒險一試

隨先生來台後,她遇到的主要困難是找到一份合適的工作,如果隨便找一份工作做,她無法向越南的家人交代,畢竟自己之前在越南時收入穩定。過了幾個月,紅鸞老師沒有找到工作,先生明白她的心情,出了個主意:我們回越南做生意吧。於是二人回到越南,開了家挫冰店。因為二人沒有經營店鋪的經驗,過了一年賠本了,無奈只能再次回到台灣。

回到台灣,正值大批外籍勞工湧入,陳紅鸞見人力中介公司在招聘翻譯人員,馬上投了履歷。應徵成功後,做起了全職翻譯人員,負責處理外勞和僱主之間的溝通問題。這期間,她參加了很多新住民中心的活動,觀察到很多社工在處理案件時,身邊需要一個翻譯的人,身邊的社工朋友推薦她去申請中國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的社工學分班,有助於她了解社工如何處理勞工與僱主的財務糾紛等問題。在社工學分班中順利拿到了三學分後,從朋友口中得知,臺中市勞工局越南咨詢人員,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前去面試,沒想到很快就被錄取。

陳紅鸞老師在YOUTUBE上的教學。(圖片來源:網路截取)

回想起在中國文化大學讀書的時候,她觀察到學校有開設很多語言課,唯獨沒有越南文。詢問過學校的教資中心,得知當時只有北部有少許人會學習越南文,中部幾乎沒人學,她不由得想要開設一門越南文的課程,讓更多台灣人學習越南文,了解越南文化。她先從參加新住民家庭服務中心的活動開始,擔任多元文化大使,在和許多台灣人分享越南文化的過程中,很多人問及想學越南文要去在哪裡學,那時候她不知道怎麼回答。久而久之,文化大學的推廣教育部知道這一情況後,主動找到她,問她想不想教授越南文,如果願意的話,可以開課。但是當時陳紅鸞在勞工局上班,只能配合學校在六日開課。

在學校上了一段時間的課程後,萌生了想要放棄勞工局工作的想法,把全部心力專注在開設語言課程上。和先生、婆婆討論,他們一致認為,台灣沒什麼人學習越南文,不如在勞工局工作,來的實在。但陳紅鸞覺得,就算努力到最後,失敗了也無妨,她眼中的台灣,是需要越南文的。一方面是因為在勞工局上班時,越南咨訊人員的短缺,讓她感到如果推廣越南文,就會提高當地案件的處理速度。所以,她毅然決然地辭去勞工局的工作,投入到越南文的語言課程中。初期的收入和勞工局的比起來少了一半,但這並沒有影響她教書,她不斷更新課程內容、方法,以求教學效果達到最好。

如今,越來越多的學生報名她的課,其他學校如嶺東、靜宜也邀請她去開課,在推廣越南文的這條道路上,陳紅鸞老師越走越遠,未來,她也將堅定不移地踐行著自己的教學理念。

我要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