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刀 剪出生命剪出愛

【記者 鄧偉詳/屏東報導】

郭麗莉是一位與剪刀為舞的人,還沒有遇見它的時候,麗莉嘗試各式各樣的工作討生活,直到遇見了它便情有獨鍾。一把剪刀讓她翻身,不但剪出了對弱勢、偏遠地區孩童的愛,也剪出部落年輕、失業族人的希望與關懷。

兒時的刻苦與美髮的際遇

郭麗莉,英文名字叫做Lily,媽媽是屏東好茶的原住民,爸爸則是四川人。小時家徒四壁,爸爸因為打仗遭子彈射穿頭部傷到神經,導致右腳無法行動,媽媽為了家庭經濟披星戴月,長時間沒有父母的陪伴下,使麗莉和哥哥姐姐們從小就獨立自主。每到假日跟著姐姐撿回收換取微薄的錢,或者到別人家打掃賺取微薄薪資,求學階段幾乎跟打工畫上等號,國中暑假在電子公司的工廠,高中讀夜校,而白天在木工廠當木工,做了半年調去做會計,苦不堪言的生活,讓麗莉決心,一定要學會一項出人頭地的技術,並且和自己興趣吻合的領域。

高中畢業不久,麗莉的姐姐麗香開了間家庭美髮院,而麗莉為了籌大學的學費,在餐廳當了服務生一年的時間,直到姐姐生產,才回來幫忙管理店面。這期間,她終於發現,原來美髮產業才是她的興趣,做起事來也得心應手,對藝術有天生的美感。

因為大姐和哥哥也在台中的緣故,麗莉選擇到台中準備考大學時,偶然經過一家規模甚大,裝潢氣派的美髮沙龍,看進去店裡的員工多達數十位,她停下腳步駐足許久。眼前的景象似乎就是她夢寐以求的環境。隔天,她就走進店裡應徵當助理,短短兩年的時間晉升為準設計師,因公司規定奔波全臺各地實習,最後順利的在台北分店考上設計師。

因為不停的工作、進修造成職業傷害,需長時間高舉手來剪頭髮的動作,傷到右手以及肩胛骨,不幸罹患肩夾擠症候群,勞筋苦骨,讓麗莉打了退堂鼓,選擇到台南家專夜校讀美容科。有天到同學家做報告,聊到同學的親戚有個空間,能夠租給麗莉開家庭理髮廳,半工半讀,兩張椅子和一台沖水台,就讓她的大學能夠自給自足。

在畢業之前,麗莉已經考取了美容乙級、美髮乙級的肯定,以及擁有豐富的工作經歷,使她在畢業之後能夠順利的找到工作,當任屏東縣私立華洲工業家事職業學校的專任老師。

任教期間 看見原住民孩子的需要

美容美髮這項領域,除了要有專業技術以外,也要極具美感以及藝術細胞。麗莉每年教書過程發現,原住民的孩子天生美感很好,很有自己獨樹一幟的想法,可是到了二年級開始要買材料的時候,有些孩子家庭負擔不起,到部落家訪時也發現,有的父母教育方式出了問題,放任孩子,有的忙工作工而忽視了,這讓她想起小時候的困境,也感到非常可惜。

教書到了第六年,想要做個改變,回饋社會以及幫助需要幫助的人。她想要創辦協會,但是沒有資金,也沒有人力資源,更沒有經驗。這種種阻因,讓協會的成立遲了一年的時間。麗莉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把所有的問題交託給上帝,希望這些困難能夠迎刃而解。

協會舉辦的研習課程順利的結業。(圖片來源:愛協會臉書)

2013年,遇到了貴人相助,花了將近一年時間,跑遍了屏東三十三個鄉鎮尋求人力資源,麗莉也決定辭去工作創立協會。同時,姐姐的美髮院也成功地轉型擴大經營了,她利用這個機會,結合美髮沙龍以及協會,寫計畫到勞動部的分署,回到部落裡舉辦各式各樣的研習,讓弱勢族群以及失業的族人能有一技之長並創業。小時候家境貧困的她,希望技術不要被身處的環境抹滅,因此所有的課程都是免費,就連上課的材料也是,要付出任何代價,她都甘之如飴。

因一把剪刀 生命影響生命

麗莉老師為社區的年長者義剪。(攝影/鄧偉詳)

除了舉辦研習以外,早在創立協會十年前,麗莉已有例行性的做義剪的活動了。在2004年有次在店裡做客人時,剛好是身心障礙機構的社工,談到裡面的孩子需要義剪的活動,當下她毫不猶豫的答應了。這也是她第一次嘗試義剪的活動。當天早上,團隊準備齊全,便到了屏東縣私立基督教伯大尼之家屏東義剪,過程中雖有些吵雜,不過小孩子特別有禮貌,看到孩子們擁有全新造型的笑容,她非常感動,沒想到一把剪刀背後的收穫,超乎她的想像,她決定持續做義剪這項活動直到現在。

協會結合美髮沙龍回到部落、社區服務,讓麗莉難以忘懷的經驗是,有次到了高雄幫幾位行動不便的孩子義剪。特別的地方在於,有些孩子無法坐著,所以只能躺著剪頭髮,這對麗莉以及她的團隊帶來很大的啟發,有的人可以舒適的在沙龍享受服務,但有的人是需要我們彎下腰,小心翼翼的剪下每一刀。

美髮團隊結合協會到偏鄉部落做義剪活動。(攝影/鄧偉詳)

麗莉與一把剪刀相伴了三十餘年,初衷只為了改善家庭環境,但沒想到能回饋自己的部落、社區,也成功的協助失業的朋友重得一項技術並創業。德雷莎修女曾說:「愛就是在別人的需要,看見自己的責任。」對麗莉來說,這不僅是一次又一次的研習、義剪活動,而是把那份「愛」傳承下去。

關鍵字 , ,

我要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