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閱讀成為家庭最重要的一件事—川堂書店

【記者 李佳芳/台中報導】

川堂書店外觀。(攝影/李佳芳)

「什麼?你要開書店,瘋了吧」「預估多少錢啊?準備賠光了吧!」這是一間位於台中松竹五路上的「川堂書店」經營者許書桓,當初告訴朋友要開立一間獨立書店的消息時,得到的回應。

從事教育事業多年,許書桓有感於臺灣這幾年社會的發展,加上受了「梧鼠五技」這個典故的啟發,每個人擁有很多的技能,但卻不專精,希望我們都可以藉由不同領域的學習,在各個方面有均衡的能力,進行全面的發展,這麼一來對於許書桓來說,「梧鼠五技」好像也不具有那麼負面的意義了。

營造川流不息的知識場域

川堂書店命名的由來,來自於古代的「川堂」,川堂的功用是連接一棟房屋前後院的大廳,供人們穿行,而許書桓認為,書店就像一個川堂一樣,是智慧與我們之間的管道,一個可以「傳達給社會大眾意念及想法」的場域,這也是許書桓當初為什麼堅持要開書店的原因。

川堂書店的老闆許書桓。(攝影/李佳芳)

讓閱讀成為家庭最重要的事

隨著現代人閱讀書本的習慣越來越少,大部分民眾偏好3C及網路的使用,來獲取資訊。許書桓認為,網路資訊瀏覽雖然方便,但終究還是片段的,許多方面的書,如文學等,還是得依靠書籍才能獲取還完整的內容。身為一位老師同時也是一位父親,許書桓認為,教育不只是學校的事,「家庭」更是重要的一環,過去孩子總是為了應付課業而閱讀,讓讀書這件事變枯燥又沉重,如果爸爸媽媽也一同參與,成為一項健康的家庭活動,不僅能延續孩子回家繼續閱讀的好習慣,也讓家庭間的感情更加緊密。

為了推動讓閱讀成為家庭最重要的一件事,店內選書大多與家庭有關,如烹飪、手作、親子教養和教育學習方面,適合全家一同閱讀。

專長是天文學的許書桓,平時喜歡閱讀科普、文學小說和歷史等方面的書籍,而對於他來說,怎樣是一本好的書呢?許書桓的定義是:「這個社會需要的書」。

同時身為臺灣實驗教育聯盟理事長的許書桓,積極推動實驗教育,促進教育多元發展,希望孩子不只在學校讀書,回家也能繼續閱讀豐富有趣的書。店內的書籍除了他本身親自挑選外,也邀請他所任教的磊川實驗學校裡,專業領域的教師一同挑選,除了依照老師的專業,也依據「我們這個社會需要的書」為主軸來設立推薦書單。

川堂書店提供咖啡、飲品及輕食。(攝影/李佳芳)

開立一家獨立書店的困境?

談到創立一間書店的難處,許書桓摸著頭笑說:「資金方面最困難。」在這十到十五年之間,獨立書店看似蓬勃興起,其實書量卻是急遽下降,導致小型書店生存不下去,一一收起,連鎖大型書店依舊還是位居市場上風。到底為什麼小型書店無法與連鎖書店相抗衡?最大的劣勢為連鎖書店的進書量大,向經銷商商議價錢相對可以壓得低,加上近年網路書店的興起,減少許多民眾到實體書店的意願,許書桓苦笑說:「我們一天有時候也賣不了十本」,所以除了賣書還必須發展副業支撐,這也是為什麼很多獨立書店同時也販賣一些商品、咖啡和輕食的原因。

不定期舉辦講座與系列活動

書店空間擺設有如家一般溫馨。(攝影/李佳芳)

店內時常會不定期舉辦親子教育講座,邀請家長們前來聆聽交流。近期他們將舉辦「職業介紹」的活動。有鑑於現在的學生只會埋頭讀書,卻不知道自己真正要的是什麼,為了什麼而努力,藉由這個活動,讓找不到方向的高中生可以有一個「圖像」,在摸索的過程中更認識自己。

許書桓也透露,他們正規劃一個季節性的活動,在春天和秋天時舉辦「藝文、哲學季」,在冬、夏時舉辦「關懷季」。這為什麼跟季節有關呢?許書桓認為,春、秋是一個大地開始吸取能量的季節,適合舉辦藝文相關的活動,讓閱讀者吸取飽飽的知識。而有吸取就有付出,冬、夏季節,就是我們關懷這個社會的時候,因此會舉辦如空汙防治等社會公共議題的活動,在這一吸一吐之中,我們一整年都能在獲取智慧以及回饋社會中取得平衡。

店內販售的環保無毒商品。(攝影/李佳芳)

川堂書店也相當重視環保議題,販售一些環保無毒的商品,如華德福系列的文具、天然的清潔組和環保餐具等,讓消費者用得安心,為建立具有環保意識的社會貢獻一點力量。

書店空間舒適溫馨。(攝影/李佳芳)

許書桓致力於營造一個最舒適的閱讀空間,讀者們不妨放下手機,遠離網路的喧囂,品嚐一本好書,在此慢慢享受這川流不息的智慧。

我要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