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雙黑手 揉出二世代

【記者 吳芳瑜、方妍茹/台北報導】

工廠內的墨條還在陰乾中。(攝影/方妍茹)

大有製墨是一間位於三重小巷弄的製墨工廠,屋內傳來陣陣墨香。由第一代師傅陳嘉德於民國五十八年成立,是臺灣少數還留有手工製墨技術的老師傅。現今由第二代陳俊天接手繼承。

於2014年才剛接手的陳俊天提到,畢業後就從事汽車零件貿易的他,下班回來有空才會到工廠來幫忙,一邊學習製墨流程,但因父親脊椎受傷,醫生警告說沒辦法再做那些粗重的工作,這才讓他辭去原本的工作,正式接班。一開始接手的他雖然知道製墨的流程,但是因為經驗的不足再加上墨會因為天氣或每批材料的不同而對成品產生影響,讓他常常需要打電話求救父親。製墨的過程非常耗體力,尤其在夏天墨需要高溫的燒製,再經揉墨拍打塑形,過程揮汗如雨非常辛苦,他還自嘲說:「沒辦法訂單都欠人家上萬條再怎麼苦也要繼續。」

完成的墨條。(攝影/方妍茹)

臺灣近年寫書法的人相較以前少了許多,但還是有需多人慕名而來就為了要收藏他們的墨條。他也提到大陸最近也在推動書法運動,也因為他們對墨條的需求跟他簽下代理,將他的墨條銷往全世界,陳俊天也對自己生產的感到非常自豪,他說:「堅持純手工製墨是他對品質的堅持,就算每天都還有上萬條的訂單在催促,他還是要用純手工的方式給客戶最好的成品」。現在的工廠由他和另一位師傅在做,一天最多也只能生產八十條墨條,努力趕工就是為了信任他們的消費者而努力。

大有製墨內部與陳俊天師傅本人。(攝影/方妍茹)

手工製墨的過程因為繁複辛苦,而且在等待墨條陰乾過程也會有許多變數,很多人紛紛退休,現在很多都以機器代替,但是機器生產出的墨條非常的硬,磨不出好看的墨色。大有製墨保留傳統技術,甚至與臺科大的學生合作推出文創產品,例如:用墨製成的麻將、象棋,這些都為這個傳統產業帶來不同面貌,這個新舊文化的融合也為這個產業帶來更多的可能,未來的他也想朝多方面的發展,不僅是更發揚父親所傳下的傳統技術,更希望可以讓多人認識這個產業。他也希望這個事業可以交給他的下一代,代代發揚光大他們的家族企業,他更歡迎有興趣的人可以來學習,才不會讓那麼重要的文化資產失傳。

 

 

 

關鍵字 , ,

我要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