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為別的 只是熱愛生命—消防員

【記者 吳宇玟/台南報導】

著消防全裝。(圖片由姜承均提供)

關於消防員,多數人第一個想到的都是那個不顧危險、充滿大愛的「救火英雄」形象,因此可能大家也都曾經思考過:如此高風險、幾乎人人都會帶著一份景仰看待的行業,究竟是有怎樣的魔力,或者說又是有著什麼樣經歷的人才會甘願去付出,為那些陌生性命貢獻一己之力呢?

「非常有成就感啊!」這是目前就讀於長榮大學消防安全專業的姜承均,談起所謂-消防員救人的第一反應,眼神閃閃發光。

另一個截然不同的夢

最初,他的夢想是成為一名飛行員,透過閱讀,累積了大量的相關知識,甚至在受訪期間一度離題,亮出自己的手機桌布,開始滔滔不絕:「波音747,它啊起飛之後機翼會微微上揚,很好辨認,而且和普通飛機比,不只省20%的油,客艙噪音也比較小,然後駕駛的部分還是首架原廠飛機就標配抬頭顯示器的機款……」。令人不禁好奇,從他如此嚮往的飛行夢轉變到消防員背後的故事。

從死亡體悟生命

國三那年,姜承均一次騎自行車返家的途中,被一台超速導致煞車不及的機車從後方撞上,先是在加護病房昏迷了一整晚,後又因腦震盪而在醫院待上一週的時間,他形容當時比起「好險」更多感受到「遺憾」,在這之前的十五年沒有用力、拼命的活著。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自己才剛逃過死劫,幾位親人卻接連離世,這種對生命的無能為力間接影響了他未來的職業規劃。

以EMT緊急救護員身分出勤。(圖片由姜承均提供)

除了消防員,其實姜承均也有其他相對平穩的選擇。高中時,他身兼校園大型活動與校外婚攝公司的攝影師,同時,還被推舉作校內儀隊隊長,在同儕和師長的眼中,這兩者之一似乎就是他必然會走向的路。但是,姜承均自己心裡早已有了打算,在如此忙碌、不同性質的活動不停交替下,他仍在高二自行尋找管道,參加緊急醫療技術員(EMT)的訓練,並順利完成證照考試,結訓後,更幸運地獲賞識進到臺南新化消防分局,與志同道合的現役消防員們一起值班。

無所不能的消防員

「都覺得我們是萬能的吧…」姜承均對於大眾對消防員的認知是這樣認為的。臺灣消防人力不足是長期以來一直存在的問題,根據官方資料統計,現在的消防員一人要扛起約1600條性命,而且正面臨高齡化的危機,加上濫用資源的案件層出不窮,更突顯消防員是一個吃力不討好的工作。姜承均也指出,政府在消防員職責分工上尚不夠細膩,時常因為捕風捉蛇、非本業的事件出勤,造成專業受到質疑。

實際上,面對期望自己繼承家業的父親,和擔心這份行業過於危險而反對的家人們,姜承均也曾經因為臺灣現有的消防體制還不完整而動搖過,可是就在他最迷惘之際,正好遇上第一次正式運用到緊急救護員身分的時刻。

首度攔截死神

第一次搶救心肺停止的病患。(圖片由姜承均提供)

2016年8月16日的早晨九點鐘,姜承均與一名消防員學長接獲勤指中心派遣,一同前往一起車禍事故的現場為一位心肺已經停止的病患進行搶救。在前去的路上,姜承均狀態非常緊繃、緊張,因為這次不再只是要為患者擦擦藥、包紮傷口,而是他真真正正第一次要「救人」。

一抵達現場,姜承均和學長分別行動,一人快速準備器材,另一人則直接開始進行CPR動作,由於只有短短十五分鐘的黃金施救時間,姜承均壓胸的手不敢懈怠,深怕一停下來,手底的生命就再也回不來,他回憶當時:「我手肘痛的不行,但我不想讓他的家人也痛的不行。」

後來,姜承均又操作關鍵的兩次電擊,終於順利在救護車上摸到傷患的頸動脈,成功替對方攔下死神的召喚。他也提及,在這整段救護過程裡,他滿腦子就僅僅一個信念-「有機會!有機會!要盡力!要盡力!」。事後,他和學長在急診室外感動的看向對方,用力擊掌,一股強烈的感覺襲來:這就是他想要的!

結合每一個生命意義

縱使那之後,兩人並未接收到那位患者的致謝,但是他表示,依然珍惜自己還依然跳動的心臟,就是給他們最棒的回饋。

消防員的社會角色百百種,千變萬化,但無論是哪一種,出發點均是「生命」兩字,因此於他們而言,動機並非他們所考量的,重要的是「契機」,就如姜承均所說,他們堅持的理由不外乎就是熱忱,與其他職業無異,都是在做好自己的職責,而為什麼接觸到消防,才是更應該去深入探究的。「生命」在每一位消防員身上都有獨特的意義,他們會用各人不同的經歷去解釋它,並在執勤的時候,化作他們的力量,全力以赴。

我要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