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妳回來了 不計較遲來的母愛

記者 廖凈緹/淡水報導

 代代貧窮  代代複製

 據2017年台灣行政院統計,台灣約有兩萬近三萬名孩子在高風險家庭中成長,基於各種原因,他們的主要照顧者無法從小就給他們完備的照顧。有些孩子被迫從教育離席,有些為了索求家裡得不到的安全感,向外找尋心靈寄託。有些進到宮廟裡為民眾服務,有些甚至被幫派吸收。

新北市為弱勢兒童發行的,幸福晨飽早餐券。(圖片來源:OK超商)

「以前新北市政府發放,幸福晨飽早餐券給弱勢家庭的兒童,我小學時期的早餐幾乎都是用這個去全家買早餐。」今年剛滿十八歲的小瑜(化名)從小和爸爸、奶奶還有弟弟生活在一起。因為爸爸有嚴重的酒精成癮問題,常常喝得醉醺醺才回家睡覺,一直以來都沒有穩定的工作,所以經濟重擔幾乎落在奶奶的肩上。從小瑜五歲開始,奶奶在科技公司裡當福利社老闆娘,但在小瑜小學三年級那年,奶奶工作的科技公司因為被其他企業併購,一夕之間裁掉許多員工,而奶奶也是其中一個被裁員的對象。奶奶被裁員後,就沒找到過穩定的工作,從小瑜九歲一直到現在,將近十年的時間,奶奶大多在工地打零工,偶爾會有人介紹她到住宅區幫有錢人打掃房子。於是奶奶靠著不穩定的收入以及政府微薄的補助,把小瑜和弟弟拉拔長大。

長大後才認識的媽媽

 提到母親時,小瑜沉默許久,思忖後才說:「小時候對她沒甚麼印象,但我知道我們是有媽媽的,她和爸爸沒有離婚。每當我向奶奶問起媽媽的事,她總是說她出國了,等妳長大就回來。」對於媽媽的第一印象是在家裡老舊的相片上建立的。第一次見到媽媽本人是在八歲時,爸爸帶著小瑜和弟弟到看守所探訪媽媽。隔著玻璃看以前在相片上常常看見的女人,感受特別不真實。那天,她問小瑜和弟弟許多問題,但小瑜只是迷迷糊糊地回答她:「有吃飽、很開心。」

對於媽媽的所知甚少,只知道她在小瑜兩歲時開始坐牢,原因是小瑜的舅舅,非法持有槍械及毒品。但因為舅舅已經前科累累,所以她決定跳出來幫自己的親弟弟頂下這條罪。偶爾媽媽會從「裡面」出來和家人見見面,帶小瑜和弟弟一起去吃飯,買禮物送給小瑜姊弟倆。對於媽媽在自己的童年中缺席,小瑜並沒有對這件事做太多表示只說:「我知道她已經盡力把所有最好的東西都給我和弟弟了。」

他們不是壞小孩  他們是我的朋友

新北市淡水區正德國中。(圖片來源:Googlemap

國中就讀淡水的正德國中,在那所學校裡很多俗稱的「小混混」或「小太妹」。因為小瑜開朗又善解人意的性格,很快的就和大家打成一片。小瑜表示自己國中時不愛讀書,放學後就和這些大家所謂的「不良少年、少女」,去撞球間、KTV或是在淡水河邊遊蕩到將近十點才回家。小瑜略顯慚愧地說:「那時候奶奶雖然對我晚歸的行為很頭痛,但也束手無策,只告訴我千萬不要學人家碰毒。」

因為經濟壓力的關係,國中時期剪著一頭短髮,身材較豐腴的小瑜,總是穿著堂姊泛黃又帶著荷葉邊的舊衣服、黑黑髒髒的舊鞋子,打扮略顯俗氣。「以前的我比現在還胖,又不太會打扮。但他們好像也隱約知道我家有困難,從來沒有嫌棄過我,除了教我怎麼打扮之外,還鼓勵我嘗試運動。後來我也因為愛漂亮,決定跟著奶奶一起去打零工,賺錢買自己喜歡的東西。」

愛美使女孩蛻變

 理髮廳裡轟隆隆響的吹風機、嘩啦啦的流水聲以及此起彼落的談笑聲。今年剛滿十八歲的小瑜踏入美髮業兩年。因為愛美,小瑜高中時期選擇就讀美容美髮科,在高一時有個機會可以到業界實習,發現在業界和在學校能學到的差不多。雖然在學校有很多朋友陪伴,常常可以彼此交流學習,但也容易因為貪玩,和朋友一起怠惰。於是她決定休學直接進入職場,現在專心在美髮業耕耘。

小瑜高中就讀技職學校的,美容美髮科。(圖片來源:育達高職官網)

進入職場後,小瑜開始早上七點起床準備上班,晚上十點下班,有時候還要視客人的情況加班,每個月能有的休假日只有四、五天。她說,許多從事美容美髮業的人,雖然每天把自己打扮得光鮮亮麗,其實家境並不優渥,同時也因為家境不好,所以同業中的競爭就更激烈。表面上大家都是好同事、好夥伴,私底下卻也默默希望客人只來找自己弄頭髮。當年十六歲的小瑜,很不能適應這樣的生態,所以她在第一間工作的店和老闆、同事們鬧得不太愉快,最後只好離職。十七歲時小瑜開始在現在工作的地方上班,並不是一間年輕人喜歡的時尚店,但至少在這間店裡,老闆不吝嗇讓小瑜接觸更多客人,靠時間以及實作,慢慢累積自己的經驗。

不怕投錯胎  只怕不努力

 半年前媽媽服刑完畢,現在正努力重回正常軌道,小瑜也有更多機會和她相處。雖然長大後才慢慢認識媽媽,但她認為現在和媽媽的關係,比起母女,用朋友描述更恰當,偶爾見面吃飯,分享彼此的生活。小瑜說:「雖然還沒有勇氣問她以前坐牢的故事,但我很滿意我們現在的關係。」

工作一整天,疲憊不堪的小瑜回到家時,奶奶總會備好宵夜放在桌上,彷彿一直有人在等著她回家。打開房門,看見熟睡的奶奶,驚覺人類老化速度之快,今年七十一歲的奶奶牙齒已經掉了好多顆,卻沒錢裝假牙,原本身形瘦小的奶奶加上臉頰凹陷,看起來比同年齡的人更蒼老。「曾經也自怨自艾覺得自己生活好苦,怎麼就這輩子沒有看清楚亂投胎,但回想奶奶這十八年來的付出卻也心存感激。」提起奶奶的小瑜,臉上泛起一絲微笑。

 

我要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