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本馬拉松創作賽(上)

文/江宜宸

靜宜大學大眾傳播學系

曾任電視台新聞記者

現為紀錄片執行企劃、節目企劃自由接案者


幾年前和一起做實境節目的朋友,寫過一集犯罪推理的節目,要結合推理邏輯與警察大學鑑識科的資源,利用鑑識專家教導的蒐證技巧,如腳印、指紋、犯罪現場等線索,推理出犯案的兇手。我們找了密室脫逃的工作人員,討論推理劇的設定,初生之犢雖不畏虎,但我們缺乏類似的經驗,節目效果並未完整呈現,雖然節目最後還是播了,但實鏡推理的部份全軍覆沒,犯人終究沒有在節目的設定中,被凸顯出來,這次挫敗的經驗,也讓我跟朋友在心理留下遺憾,期許有一天,我們能夠寫出一齣成熟的推理劇。

節目結束以後,我們各自在不同的領域上累積經驗,朋友做了舞台劇的行銷企劃,我則是接了一些紀錄片的執行,直到今年(2018年)朋友在網路上,看到了劇本創作馬拉松比賽,正好我們的職場生涯都面臨了人生交叉路口上的徬徨,這個比賽來的正是時候,內心的推理魂似乎被召喚了,就把這個比賽當成我們第一個磨刀石吧,以下轉貼活動內容介紹:

劇本馬拉松比賽活動內容介紹。(圖文/取自活動官網)

比賽的時間定在八月初的一個週末,為期兩天的劇本馬拉松比賽,從第一天早上八點開始報到,到第二天晚上八點評審公布結果,三十六個小時的賽程不間斷創作,主辦單位還提醒有需要的參賽者,可以準備盥洗用具、睡袋在現場過夜,充分感受到這一次劇本馬拉松比賽的爆肝程度,似乎也讓我們這些有意進入編劇圈的熱血參賽者,提前感受到這個產業與時間賽跑的壓力。

劇本馬拉松比賽活動內容介紹。(圖文/取自活動官網)

比賽前一週,終於收到主辦單位的來信通知,公布指定題目是:從台劇這兩年比較受歡迎的《麻醉風暴》、《通靈少女》,要求參賽者於比賽前,挑選一部看完。我跟朋友都是推理劇的愛好者,為了比賽也做了不少功課,不管是日本十集為主的推理劇場,或者以季為單位的歐美推理劇都看了,但就是沒看台灣戲劇。因為不知道比賽要如何進行,準備時間有限,只好趕快惡補進度,發現不管是《麻醉風暴》或是《通靈少女》,都是以六集為單位,推測指定題目很有可能也是要我們寫出六集的大綱。

劇本馬拉松比賽活動內容介紹。(圖文/取自活動官網)

雖然主辦單位要求擇一部看完就好,但我跟朋友怕選題太狹隘,於是打算全部看,其實要在七天裡面追完十二集戲劇並不難,但沒經驗已經是比賽的弱勢,寧願多下點功夫把劇本大綱寫出來,到了比賽現場也不怕頭腦打結,如果把劇本創作比喻為蓋房子,寫下劇情大綱這個動作,其實已經是劇本創作的架構,蓋好地基了,剩下的就簡單了,也算是誤打誤撞。

這裡我勢必要列舉《通靈少女》的第一集劇情大綱,看一下我們準備的劇情大綱寫到什麼程度:

就讀台北市復興高中的高一學生謝雅真,午休睡在話劇社的十字架棺材裡,她還有另一個身份是,一旦接到宮廟電話,就會翹課去做通靈的仙姑(中西衝突),(這家廟拜聖母媽祖,有三種乩身媽祖,關公,三太子),廟公金勝在老師代出國的真媽照顧小真,真爸過世,廟裡另有兩名助理,高的叫阿修,矮的叫阿宏,來廟裡求助的長髮男子,拿關刀揮舞作勢砍人,小真通靈發現男子到靈堂偷拿手尾錢。

小真白天穿高中制服,上課打瞌睡,好友茵聲從報紙上看到娛樂新聞,邀請小真去看Alice演唱會,比起活人的世界,小真更關心死人世界,留意到報紙上的南亞地震死傷新聞,同時學校裡的餅乾傳情活動開跑。

金老師說小真帶天命要為信眾服務,來通靈的信徒有各種理由,還在當學生的小真,晚上生活更精采,穿上白道袍幫信徒通靈,信徒有各種問題,有未婚女子帶嬰靈(原因是墮胎),也有大齡剩女求姻緣,除了死人的事,活人的事更讓小真心煩,廟公趁機推銷姻緣百花香水招桃花,廟公金老師為了宮廟營收,要小真通靈搞噱頭。

小真回到家,夜深了, 風鈴響起,象徵阿嬤的靈魂出現,要求聽小真彈吉他,太陽出來的時候,阿嬤的靈魂叫她起床,但小真還是遲到,因此邂逅了轉學生何允樂。阿樂幫遲到的小真翻牆,兩人為了躲糾察隊跑到倉庫,小真感應到髒東西,吐到阿樂上衣,因此結緣。

烹飪課老師教大家做餅乾,小真拿烤焦的餅乾給廟裡的助理試吃,阿樂跟棒球隊長比棒球九宮格,借小真毛巾矇眼投球,吸引少女們目光,也包括小真的心,但阿樂投贏後卻跑去搭訕話劇社長(正妹),小真回到廟裡繼續練習烤餅乾,金老師為了廟裡的生意向媽祖擲筊。

歌手Alice在經紀人Tony的陪同下,耍特權問事,Alice最近諸事不順,包括:失眠做惡夢、演唱會停電、錄音怪聲等,經紀人來求神問卜,但Alice不信這一套。小真感應到Alice有親近的靈剛過世,鎖骨有羽毛刺青,是很溫柔的女生,Alice反駁不是去年剛過世的母親,覺得通靈浪費時間,小真覺得Alice很自私又自大,兩人不歡而散,廟公金老師為了廟宇的口碑行銷,覺得小真做事之外還要做人,得罪大明星要小真道歉,否則拿著臉盆罰跪。最後,小真選擇了後者。

校園內,少女們都在為餅乾傳情準備,小真一直烤壞決定放棄烤餅乾,午休又跑到話劇社,結果十字棺被阿樂睡走,走廊上教官在抓學生,阿樂情急之下拉小真進十字棺一起躲,兩人親密接觸,教官走入話劇社正要掀起棺蓋時,外頭的學生一陣吵鬧教官衝出去抓人,阿樂與小真躲過一劫,小真臉紅心跳。

廟門被討債貼上紅布條示警要求還債,廣播快報Alice以身體狀況為由,暫停所有演藝活動,夜深人靜時偷偷跑來找小真通靈,原來小真第一次幫Alice通靈說對了,羽毛刺青是Alice今年初氣管癌剛過世的女友也是校花,與Alice高中樂團認識而交往,Alice自責因為工作沒見到女友的最後一面,她是Alice最重要的人。小真代羽毛女抱Alice,羽毛女因為Alice自責失常的演出,停電跟錄音表達抗議,Alice心結解開,為羽毛女再演唱一次為她寫的歌,小真與羽毛女兩名聽眾被歌感動,Alice告訴小真:她不對過去的事後悔,會後悔那些沒做過的事。小真被鼓舞,做了拿手的紅龜粿當作餅乾傳情的禮物,準備送阿樂的同時,卻目睹樂與社長擁抱,另一方面,廟裡來了一車不友善的黑衣人。

未完待續…

我要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