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讓肚皮舞 解開打結的人生

【記者/廖凈緹 台中報導】

不求富貴奢華,只求最基本的生活條件

根據1111人力銀行的統計,在台灣,目前的就業市場,所面臨的問題中包含:中高齡勞工以及二度就業面臨的歧視。在職場中看不見未來的發展性,亦或是為環境及自身生理狀況所迫,只能選擇較低薪的工作。這樣的情形,中高齡女性求職的情況尤其嚴重。今年52歲的林明惠,在2015年與老公離婚後,從彰化隻身搬到台中居住。學歷只有高中的她,在離婚前有過十三年的餐飲業經驗,搬到台中後,曾有一年的時間,受雇於一家小麵攤工作。因身體狀況不堪負荷又長期處於餐飲業求快的高壓環境,決定應徵清潔公司的工作。她平日受清潔公司的分配,到銀行、好樂迪……等機構做打掃工作,假日則替人做居家清潔的服務。

然而,不論是麵攤或是清潔服務,薪資所得仍低於104年台灣全年每人每月平均所得48490元新台幣許多。「雖然錢賺得少,但是我努力工作,賺得錢夠養活自己。當然,如果能夠賺多一點更好,這樣我就有更多的錢可以做喜歡的事。」對於林明惠而言,有一份穩定的工作供自己生活,就已心滿意足。

林明惠搭火車去彰化上肚皮舞的課程。(攝影:徐欣伃)

如果不是你,我早就擁有完整的自己

清晨六點半,帶著齊全的清潔工具,抵達好樂迪的林明惠,簡單的吃個早餐,七點準時上工。戴上雙層手套,拿著綠色的菜瓜布,從裡到外,將馬桶刷得潔白,看不見任何一點污漬。「雖然不是非常體面的工作,但還是要拿出專業的態度,留下好口碑,以後只要有新的工作機會,別人才不會吝嗇介紹給我。」開始做清潔服務兩年的林明惠,對於此一領域頗有心得。同時也自豪的說自己從來不遲到,除了生病之外從不隨意請假,林明惠表示:「不論是工作還是其他事,能夠做到盡善盡美、無愧於心,就是我的個人原則。」

原本是貨車司機的林明惠前夫,除了以自己的名義外,更以妻子和三個小孩的名義向地下錢莊借錢。林明惠與孩子們時不時就接到地下錢莊的討債電話,使得孩子與父母的關係疏離。「要不是為了孩子,我老早就跟他離婚了。」2015年林明惠終於成功與前夫離婚。離婚後,林明惠表示,現在的她比在婚姻關係中的她,來得更自由更有安全感,和孩子間的感情也比從前要好。

愛上肚皮舞,治癒自己

在韓國榮獲個人組冠軍,與老師的合照。(圖片來源:林明惠)

穿著縫滿銀色亮片的深紫色肚皮舞衣,戴著假睫毛、畫上藍色的眼影。身形瘦小的林明惠,有著11年舞齡的她,在舞台上充滿自信的跳著肚皮舞。誰也不會聯想到舞台上這個充滿自信的嬌小女子,褪去肚皮舞的裝扮後是清潔服務業者。即便身形瘦小,長期跳肚皮舞的林明惠,舉手投足都不難發現她身上精實的肌肉線條。

然而,腸沾黏是許多婦女產後容易遇到的病症。十多年前,林明惠也遇上了這樣的困擾。使得她有一段時間,只要一犯病,肚子就痛得讓她不堪負荷,只能仰賴藥物減緩症狀。雖然醫生說通常腸沾黏開刀就會痊癒,但對林明惠而言,只要人經過開刀手術就不是完整的。「聽說運動可以改善腸沾黏,一開始我去報名瑜珈教室,症狀的確改善不少,但偶爾還是會肚子痛。後來我看見運動中心有肚皮舞的課程,想說既然是腸沾黏,那就該對症下藥,沒想到這一跳就愛上肚皮舞,而腸沾黏也不藥而癒。」

即使生死有命,還是想像不到未來

現在每個月所得扣除日常花費、房租以及水電費,剩餘的錢全部運用在添購肚皮舞的舞衣、課程以及出國比賽所需的機票錢和報名費。每天的行程都是工作及練舞,幾乎天天滿檔。但林明惠並不覺得疲憊,反倒樂在其中:「現在我賺的每一分錢,不用養老公也不用養小孩,想怎麼花就怎麼花,活得比以前還踏實。」

但對於薪資所得較低的勞動人口而言,退休後的生活及規劃也成了他們的一大隱憂。「等哪天老得再也沒辦法工作,就會自然而然退休了吧,我還不敢想那麼多。現在最大的夢想就是招收學生一起跳肚皮舞,以舞會友是我現在最大的夢想。」對於未來的規劃,林明惠還沒有明確的想法,只期望自己能夠繼續跳舞,進而成為肚皮舞老師。

熱愛舞台的林明惠,在舞台上散發自信光彩。(圖片來源:林明惠。)

努力將夢想成為自己的未來

對於中高齡婦女的就職歧視以及困難,仍然是台灣社會中長久以來的問題。而這些中高齡勞動階級的勞工們,在未來退休及老年規劃也是一大隱憂。在這樣苛刻的就業條件下,經歷失敗的婚姻,現在隻身在台中打拼的林明惠,領著比大多數人少的薪資,卻憑藉著對肚皮舞的熱情,以及認真負責的態度,成為一位在舞台上發光發熱,獲獎無數的肚皮舞者。

即便如此,對於退休以及老年規劃,仍處於走一步算一步的狀態。雖然夢想當肚皮舞老師,但目前資金還不足以做廣告宣傳以及租借舞蹈教室的她,只好暫時讓這個夢想緩緩。現階段,接更多居家清潔的工作,只期望可以賺更多的錢,期待未來的自己能更夠一圓當肚皮舞老師的夢。

關鍵字 , ,

我要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