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廢棄物再生 梨煙筆繪出農村新面貌

【記者李佳芳/台中報導】

農廢棄物汙染及農民收益低落,一直是農村必須面臨的窘境,兩個年輕人徐振捷和林羿維,在大學時期參加了農委會環保局所舉辦的大專生洄游競賽,發現了這些問題。為了減少農業造成的汙染,並且賦予農廢棄物價值,他們與后里的仁里社區結下緣分,實際深入農村行動,試著從源頭去解決垃圾問題,也種下了「梨理人農村工作室」的種子

農村缺乏人力,燃燒成為最便利的方式

過去仁里社區的農民習慣將採收過後,所留下的梨梗燃燒,現在改以清潔隊協助清運。(圖片來源/梨理人農村工作室)

位於台中后里的仁里社區是梨子的盛產區,其中又以高接梨為大宗。高接梨是以嫁接方式栽種的品種,將來自日本和梨山的梨穗接枝的地方以「絕緣膠帶」(俗稱電火布)纏繞,並套上含有「濕強劑」和塗上蠟的套袋,最後以鐵絲綑綁。在駐村期間,他們發現農民習慣在收成過後,將這些農廢棄物燃燒或是直接丟棄,包括上噸的梨梗、膠布、鐵絲以及賣相不佳的落果。對人口老化的農村來說,這是最便利迅速的方式,因為沒有多餘的人力處理這些農廢棄物,這樣的情況普遍出現在台灣的農業。燃燒所釋放出的有害物質,也是目前空汙不可漠視的一個原因。於是徐振捷和林羿維從高接梨產業出發,了解農村的困境,探討與分析農民燃燒農廢棄物背後種種的原因,嘗試找出這些農廢棄物可以更有價值的可能。

製作梨煙筆需要先用剪刀先削去筆頭,再鑽孔,最後將筆芯放入。(攝影/李佳芳)

梨煙筆,離開煙海

解決農廢棄物已經產生的問題,梨理人選擇與文創結合,創造農廢棄物的新價值,他們向農民蒐集稼接過的梨梗,再加工將梨梗搖身一變成了「梨煙筆」,取諧音「離煙」,希望農村能減少燃燒造成的空氣汙染。每一支梨梗都是經挑選後才能製作成筆,據統計需要分類20分鐘,才能從145支梨梗中選出一對適合作成鋼筆的筆料,其中還不包乾燥、撕膠帶、和後續木工的時間。如此多道處理的過程,都是為了翻轉出屬於梨梗的價值,挖掘農廢棄物的一片天。

製作梨煙筆需要先用剪刀先削去筆頭,再鑽孔,最後將筆芯放入。(圖片來源/梨理人農村工作室)

為了讓更多人接觸到這個議題,工作室開放民眾體驗DIY梨煙筆的活動,同時分享工作室的理念及介紹他們目前正在做的行動。從挑選梨梗、削出形狀,到親自鑽孔放入筆芯並刻上圖案,體驗者不僅能製作一支獨一無二屬於自己的梨煙筆,也能促進民眾對環保意識的概念。至2016年他們親手整理了約兩噸的梨梗與落果等農廢棄物,這些資材至2017年底已全數再生完畢,這些被製成鉛筆、原子筆以及鋼筆的梨煙筆。日前更獲得台灣工藝中心的選拔,到日本工藝展展出。梨理人有機會與日本的工藝大師交流,讓林羿維不禁對日本農村工藝技術的純熟感到讚嘆,同時也希望可以創造出更有現代設計感的作品,將台灣的農工藝品推廣國外,提高農業的附加價值。

林羿維教導體驗者如何操作機器來雕刻梨梗成為鋼筆。(攝影/李佳芳)

2018年六月,梨理人更入選為星展亞洲社企挑戰賽前100名,成為代表台灣21家的社會企業之一,他們也驚呼沒預料到可以躋身到這麼前面的名次,這次的入選對他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鼓勵,讓這兩年多來的耕耘有了一點肯定。他們謙虛地說還需要更多努力, 期待一直所追求的「梨想」能夠實現,讓代表台灣農村文化的產物能被更多人看見。

尋一顆沒有垃圾的水梨

一次又一次的經驗,讓梨理人更懂得如何達到與農民之間的平衡,他們虛心向農民請教栽種技術,以測試出可替代傳統的新式環保農用消耗品,真正的做到垃圾減量的目的。看到仁里社區營造一步步邁進,打造環保的社區氛圍讓整個社區充滿凝聚力,是令他們最欣慰的事,從2015年到現在,農民的態度從半信半疑轉為實際的投入於行動當中。為了從源頭解決農廢棄物的問題,梨理人與清潔隊合作,讓農民做簡單的分類就可以回收梨梗,現在已有八成以上的梨梗成功的被做適當的分類處理。對梨理人來說,銷售只是一種手段,「不燃燒、不丟棄」是他們的目標,如何找到落實農廢棄物減量的源頭,並且對農民真正有幫助才是他們最主要的目的。

過去梨梗只有被丟棄的命運,與文創結合後,梨梗有了新生命。(圖片來源/梨理人農村工作室)

徐振捷表示,目前他們也與東勢展望會合作,開設工藝班的課程,協助弱勢家庭學習手工藝,讓他們可以有一技之長,未來他們希望減少農廢棄物這個計劃的推行,可以擴大範圍到苗栗以及其他中部地區,讓更多人一起響應,也期望有更多的年輕人可以一起走入農村,發揮一己之力。

 

 

 

我要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