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根國姓鄉 中醫師另辟一片小天地

【記者 植皓懃 /南投報導】

偏鄉地區的醫療匱乏一直是臺灣所面臨的挑戰之一。爲此,衛福部制定了相關醫事人員偏鄉補助計劃,如:「補助醫事人員至原住民族地區、離島地區開業計劃」、「中醫師長期進駐(偏遠地區)服務試辦計畫」等等,透過不同的補助方案,提供醫護人員更多的保障,鼓勵更多人投入偏鄉醫療工作。

「其實,賺很多錢也不會想來這邊,我只是想要有個舞臺」。畢業於中國醫藥大學的中醫師黃香慈,曾在彰基擔任駐院醫師,因院内升遷管道較少,同時也感悟駐院或受聘於診所工作,其背後仍需扛起諸多業績壓力。因緣際會下,她得知政府所推動的「中醫師長期進駐(偏遠地區)服務試辦計畫」,因此萌起了到偏鄉駐點的想法。幾經思量後,黃醫師終於決定到南投國姓鄉駐點,在投寫計劃後獲得政府補助下,至今已在南投國姓鄉開業近四年,為醫療資源相對缺乏的當地注入更多能量,成爲當地首家開業的中醫診所,取名為「家家中醫」。

「家家中醫」於2014年開幕。(照片取自臉書粉專「家家中醫」)

女醫師初來乍到  與在地接軌成爲考驗

畢業於中國醫藥大學的黃香慈醫師,駐南投國姓鄉工作近四年。(圖片取自臉書粉專「家家中醫」)

黃醫師並非時下所稱的「返鄉青年」,這種長期在偏遠地區駐點工作的年輕人實屬少數。國姓鄉位於南投縣西北部,是南投縣最大的客家聚落,因地域關係,其資源相對比其他縣市來的較少。黃醫師在回憶自己當初剛到國姓鄉時,人生地不熟,一切事務都得自己打點。從尋覓診所據點、人事安排、診所裝潢等各大小事務都由黃醫師與家人自行包辦。

當然,最令人挑戰的更是面對「信任」與「接納」這兩件事。創辦初期,學習該如何與在地人溝通和交流也成了黃醫師面臨的一大課題。

「醫院的前輩經常教導我們這些新人,裝扮起來要看起來像個醫生」。黃醫師也道出作爲年輕女醫師所需承受來自患者或民衆質疑的這一份無奈。

一般人對於「女性」、「年輕醫師」,常常會帶有能力不足的刻板印象,這種不信任感在夾帶著異鄉人的窘境之下,黃醫師爲此也多了一份感觸及感悟。這也讓她明白,要讓當地人從懷疑到接納以至於信任自己,並不是一兩天就能夠成功的,唯有做好自己的本分方能找到與在地接軌的最佳模式,讓質疑聲逐漸從有化無。

此外,許多民衆對中醫抱有療效慢、起色少的印象。當面對此類質疑時,黃醫師也不與之爭辯,而是讓民衆先以「試試看」的心態看診吃藥,久而久之,當發現民衆開始回流看診時,即表示中醫的確發揮了作用,讓他們更有信心持續配合療程。

學習融合  走進國姓

在國姓鄉,以務農為生的民衆較多。因此,來問診以膝關節炎、挫傷等病患佔大多數。

時間一長,黃醫師透過患者填寫的病歷資料統整得知,一般能夠固定前來看診的患者離診所較近,其他較爲偏遠的地區則人數不多。另外,也有患者因白内障等因素而無法開車前來看病。因此,黃醫師除了固定於診所看診外,也開拓義診計劃,分別在南港和福龜設有固定義診時段,讓有需求但無法親臨診所的民衆也能獲得醫療資源。

每逢星期四的早上,走進福龜的重建生活協會,可以看見,黃醫師正為當地居民針灸或看診。在簡單的看診桌子旁,還能發現一個中型行李箱,裏面都裝滿藥物及看診用品,像哆啦A夢的百寶袋一樣,協助黃醫師看診。

黃醫師於義診時隨行裝滿藥品的行李箱。(圖片由黃香慈醫師提供)

此外,她也會評估患者們的狀態,必要時,也會將其轉介到臨近的彰基接受醫療體系相對完善的治療。

儘管目前診所都是一人獨立作業,但黃醫師仍脚踏實地的以自己能力所及範圍,為當地帶來更多的醫療資源。

從都市到偏鄉   看見國姓之美

「以前,我是一個講求效率,凡事快、狠、准的一個人」。已在國姓鄉近四年的黃醫師在受訪時表示,現在的自己更為慢活。在學習同理患者的同時,也在與不同年齡層的民衆溝通過程中尋找最適合與其對話的模式。長期的與當地患者接觸下,黃醫師已和他們漸漸有感情,她分外把握這群信任自己的民衆,發展出一套屬於自己的「style」與當地人產生更多有趣的交流。

「第一次開業當老闆,儘管實力還未媲美他人,但慢慢纍積,終究會達到」。

四年下來,在國姓定居的黃醫師及丈夫,帶著一雙可愛的孩子,以診所爲家,在國姓鄉開拓出屬於自己的一片小天地。

遠離都市的塵囂,寧靜的國姓,黃醫師秉承著診所「家家中醫」即家家戶戶有中醫的理念,一步一脚印的做好自己的本分,務實的工作與服務,讓自己持續在美麗的國姓鄉擁有一個充滿溫度的舞臺!

 

 

 

 

 

我要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