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本馬拉松創作賽(下)

文/江宜宸

靜宜大學大眾傳播學系

曾任電視台新聞記者

現為紀錄片執行企劃、節目企劃自由接案者


主辦單位規定的指定題目(1):《通靈少女》以及《麻醉風暴》。根據指定的劇集,參賽者要在現場組隊,每組創作潛力劇本,完成單集的長綱2000字,內容包括單集的角色集故事發展、結尾。由於主辦單位是疑案辦,我跟朋友推估劇本可能跟推理案件有關,除了指定的題目,又找了時間惡補其他偵探影集,以及如何編劇的書,真的是毫無經驗的菜鳥。

作者(右前方)與劇本馬拉松比賽的組員,參賽自備筆電與字板討論。(攝影/江宜宸)

到了比賽當天,每組組員上限4名,除了我與舞台劇背景的朋友兩人,加上還在讀大學的女大生,以及從事電腦繪圖的動畫師,四個人一組。不出所料,現場公佈指定題目(2):湛蓉案、洪若潭案、武漢大旅社案,皆是未偵破的懸疑案件,擇一創作六集迷你影集的長綱2000字,以及六集的分集大綱各800字、每位角色小傳500字,賽前準備的方向沒有錯。

36小時的賽制,讓人最煩惱的事,兩個指定題目的創作時間重疊,我們這組很快就決定,指定題目(1)以《通靈少女》為雛型,發展出番外篇,另外指定題目(2)以女明星湛蓉案,加以改編,目標是在截稿時間完成創作,先求有再求好。

指定題目(1)延續《通靈少女》,代表台灣傳統民俗信仰的故事架構,我們決定加入冥婚事件,以過勞死的客運駕駛與未婚妻,陰陽相隔的冥婚事件,從事件連結小真,帶入我們對主角小真的原生家庭想像,小真與小真媽媽、小真阿嬤,是三代單傳的女巫家族背景。

畢竟是比賽,評分重點指定題目(1)加權60%;指定題目(2)實案改編40%。現場有編劇顧問,各組可以預約時段諮詢,每次預約以十分鐘為限,想不到我們第一關就卡關,《通靈少女》番外篇,要求劇情大綱2000字,我們拘泥於字數上的規定,為了塞字數,連場景都寫出來。

「凌晨兩點的蘇花公路一片漆黑,一輛從台北開往宜蘭的夏威夷客運,車頭燈照著蜿蜒的山路,緩緩的行駛在馬路上,車上乘客鼾聲此起彼落,催眠著疲勞的客運駕駛,隨著馬路的起伏,駕駛開始點頭,下一秒,車子撞上山壁,轟然巨響…」

經過編劇顧問的指導,不需要寫到太多細節的場景,畫面描述,著重在劇情的走向,組員討論後,調整劇本。

「夏威夷客運司機疲勞駕駛,導致遊覽車自撞山壁翻車,司機建台當場身亡,未婚妻秀華趕到車禍現場招魂,招魂不成,秀華經由濟德宮IG找到小真,幫忙進行冥婚儀式。」

我們這組真的是臥虎藏龍,每個人都發揮自己的優勢,一起討論一起創作,不管是替主角命名,潤飾文筆,交代主線與副線的劇情走向,大家都會立刻補上,接力創作,遇到好的團隊真的可以如虎添翼,要不是參加比賽,一個人在家悶著頭創作很難想像這種創作速度,深深體會創作劇本真的是一個團隊的工作。

比賽進行了10個小時,指定題目(1)的劇情長綱截稿期限到了,我們僅稍稍領先了一個小時,下午2點完成指定題目(1),接下來又是8個小時的硬戰,晚上10點交指定題目(2)湛蓉案的長綱初稿(1000字),以及比賽第二天早上8點,湛蓉案的分集大綱1-4集初稿,中午12點,湛蓉案的5-6集初稿。

36小時劇本馬拉松跨夜的比賽設計,雖然有其他參賽者自備睡袋熬夜創作,組員們剛好都住台北、新北,都在可以通勤的範圍,歷經一整天的腦力激盪,大家很有默契的想要回家洗澡、睡覺,好好休息,決定連同隔天中午前的進度,湛蓉案1-6集的分集大綱一起寫完再離開。

或許是《通靈少女》的改編劇本受到評審肯定,嚐到甜頭,接下來的懸疑案件,湛蓉案的改編,大家也以無限腦補案件的空白為發想,或許是劇本創作馬拉松邁入了第16個小時,體力與腦力衰竭,開始懷疑人生,懷疑當初為什麼要報名這個比賽,懷疑自己的決心,內心只想回家,創作的好壞已經不是重點,一直在腦海裡激盪的懸疑案件,一方面擔心劇本寫不完,一方面又害怕太入戲晚上做夢會夢到,比賽進入中段,只要能交出東西給評審,在最後的簡報時間不要開天窗就好,好渺小的願望卻好難實現。

劇名《紅胭》。(圖/照片取自網路,視覺設計:黑)

回到指定題目(2)的主題改編湛蓉案,故事背景為民國82年,電視劇女星湛蓉被發現陳屍在住處,被大火燒得焦黑,一開始警方以瓦斯外洩偵辦,後來發現湛蓉先遭人勒死後縱火滅證,湛蓉的男友顏姓小開涉有重嫌卻不知去向,另有一名殺害女童的兇手曹阿明,坦承犯下湛蓉案,後又翻供,此案因此成為懸案未破。

因劇本涉及真人真事,以下以鄭蓉、言姓小開、曹阿銘作為原創的改編角色,以下內容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劇名《紅胭》,「紅」象徵血祭、血染。「胭」象徵胭脂、女星、菸、小鬼(白煙)。

鄭蓉案故事大綱為:鄭蓉是一個女星,因為想走紅而養小鬼,甚至為了名聲與愛情不擇手段,夥同曹阿銘犯下一連串殺人案,最終畏罪自殺,曹阿銘落網並坦承犯下所有罪行,替鄭蓉擔下一切,男友言世宗雖跟鄭蓉交往,卻不把她當成結婚對象,常因相親錯過與鄭蓉的約會,與弟弟競爭繼承家業,後因鄭蓉死而成為最大嫌犯,不得不放棄家產逃亡海外。

女星鄭蓉(模擬人物設定為邵雨薇飾)。
(圖/照片取自網路,視覺設計:黑)

靈感來自於我們在搜集資料的時候,發現曹阿銘犯下多起殺人事件,我們自動腦補,將曹阿銘設定為連續殺人犯,動機是為愛殺人,為了幫助養小鬼的鄭蓉,血祭殺人還願,鄭蓉表面上是謀殺案的被害人,背後卻是主導連續殺人事件的兇手,鄭蓉的死帶出她操控人心,讓曹阿銘成為她殺人的共犯,卻不慎引火自焚,害人害己。

血祭的設定為:小鬼是無形的靈體(象徵白煙),藉由血祭的儀式,具有以人命換實踐願望的法力,死亡的人數愈多法力越強,供養小鬼的飼主,在滿足自己欲望的同時,也會被小鬼控制產生幻覺,受控於小鬼,產生幻聽,一個人的命只能許一次願望,如果要下愛情咒,就必須進行愛情獻祭,須要殺害並性侵處女作為儀式,與兇手曹阿銘犯下多起性侵殺人事件直接做連結。

六集分集大綱,每集分別交代各兇殺案的殺人動機、受害者被挑選的原因、死者的背景、死因以及死法,在每集死亡的受害者背景,帶入社會議題,如個案一:年屆70的老母親不退休,反而上

大夜班做清潔工,靠微薄的薪水供養嗜賭如命的兒子,幫忙償還賭債,上班的場所,卻不慎成為鄭蓉縱火血祭事件的受害者。

個案二:經營電器行的老闆娘,實則為黑道老大情婦,心生歹念與手下盜取幫派錢財,老闆娘因八面玲瓏招攬客人的手腕,意外使鄭蓉吃醋,成為血祭受害者之一。

小開男友言世宗(模擬人物設定為鄭人碩飾)。(圖/照片取自網路,視覺設計:黑)

個案中有兩例為愛情獻祭的犧牲者,受害者均為學齡女童,背景懸殊,一名為富家千金的獨生女,一名為單親家庭的鑰匙兒童,兩案對比在員警的辦案態度,有錢判生、沒錢判死,試圖描寫出貧富差距下的社會,就連受害者家屬都有不同的境遇,由富家千金的死,追查出另一起單親女童的死,死法相同,因為連續殺人事件,劇情發展至此,曹阿銘的身分才漸漸透露出線索。

劇情最後,養小鬼著魔的鄭蓉,出現神智不清的妄想,心魔似乎在叫鄭蓉殺最愛的人來血祭,將男友永遠留在身邊,鄭蓉約了男友見面,卻無法下手,在發生關係後男友離開,鄭蓉選擇用繩索勒斃自己,曹阿銘趕到湛蓉住處,怕鄭蓉的死,會揭露一切的真相,補砍幾刀,縱火滅證,心狠手辣的鄭蓉下場是綜合前面幾集的死法,所有報應回到鄭蓉身上。

我們決定走這種離奇的兇殺案設定,忽略了一般偵探劇類型,在證據與邏輯上的推敲,主要是創作時間不足的策略考量,比賽的重點還是在於把故事講好,組員們心一橫,放棄與編劇顧問討論的機會,大家都只想要完賽,豁出去了,體會到創作的路上是一場賭注,你不知道觀眾會不會喜歡,你不知道評審買不買單,劇本創作馬拉松比賽進行到中後段,只有一個目標,完成它!

計程車司機曹阿銘(模擬人物設定為陳竹昇飾)。(圖/照片取自網路,視覺設計:黑)

在比賽的尾聲,劇本創作意外順利,還多了很多時間可以創作簡報,甚至設計劇本海報,模擬選角,彷彿劇本馬拉松的比賽還不夠爆肝,組員們居然能在一個小時內,做出這些主視覺。

出乎意料,評審經過激烈的討論後,居然買帳,讓我們的劇本進入前三名!這次愉快的創作經驗,外行人也可以充分感受到編劇的快樂以及難度,重點是在選角的時候,其他組別都以韓劇、歐美劇演員為主,只有我們考量到預算以及可行性,選了幾位優秀的台灣演員,希望有劇組賞識,能讓我們的創作有登上螢幕的一天。

關鍵字 , ,

我要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