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表述性向像呼吸一樣自然 那我就成功了

【記者 廖凈緹/台北報導】

我們擁有雙重身份,我們很酷!

在2008年的9月27日同志大遊行隊伍裡,出現一群人,他們有些騎著改裝機車,有些人則推著輪椅,帶著殘障朋友們一起參加遊行。特別的是,這群人之中只有一個人是同志。那一年,四十四歲同時身為同志與殘障者的Vincent,在2008年創辦殘酷兒。召集一群殘疾以及非殘疾朋友一同參加同志大遊行。在第六屆同志大遊行的同時,台灣政府第一個殘障同志團體-《殘酷兒》正式成立。然而在三年後,也就是2011年的10月20日,殘酷兒正式向新北市政府文化局立案登記為演藝團體。

Vincent創立殘酷兒,吸引更多與他一樣有雙重身分的朋友。(圖片來源: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

性,不該避而不談,殘障者的性更是

 今年五十四歲,擁有「雙重優勢」身分的Vincent,在2010年時與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社工主任,同時也是Vincent好友的鄭志偉,注意到關於殘障者的性權,在台灣的社會上並無受到重視,因而創辦《手天使》,希望可以藉由服務殘障者的性需

求,進一步增加台灣社會對於殘障者性權的關注。一開始,Vincent對於創立手天使其實是相當排斥的:「不論是性還是同志,在台灣社會已經有太多不好的觀感了。倘若我又把這兩個結合在一起,豈不是汙上加汙嗎?」即便覺得排斥,天生的

使命感依舊促使他堅持下去。「可是其他部分的權益已經有許多人在做了,多我一個不算多。獨獨性權是大家連碰觸都不敢碰觸的,如果我現在沒有跳出來做,不知道要等到甚麼時候才有人敢跳出來做。」多年來,Vincent致力於推動身心障礙同志的性權,一路以來,不論好壞評論鋪天蓋地而來,但Vincent認為:「不論是好是壞的評論,我都很開心,因為這代表我們終於漸漸受到台灣社會的關注了!」

順應自然,一切自有最好的安排

手天使多年來積極爭取殘障人士的性權。(圖片來源:手天使官方網站。)

出生在大家庭的Vincent,有一個姊姊、一個妹妹以及三個弟弟。在他出生3個月時,罹患小兒麻痺,導致他不良於行,一輩子只能坐在輪椅上。然而,從小漸漸意識到自己與其他人的不同,他發現自己無法對女生產生好感。但是在29歲前,Vincent一直無法對自己的「雙重身分」感到認同,對他而言,同時身為殘障者以及同志是人生中的劫難,能夠避而不談就盡量避免。直到29歲那年,他愛上了一位異性戀的男同事後,才決定認同自己、接受自己的獨特。「當我確定我愛上他後,明白不管如何都無法改變他是異性戀的事實。但相反的,也沒有別人可以改變我是同性戀以及殘障者的事實,與其逃避不願面對,不如順應自然,相信一切自有最好的安排。」這一次「異男忘」的經驗,使得Vincent豁然開朗,勇於面對自己的特別,也對自己雙重身分的看法,從「雙重弱勢」轉變為「雙重優勢」,進而開始積極的追求殘障同志者的權益與幸福。

我是有雙重優勢的人生勝利組

Vincent與男友相互扶時持二十年。(圖片來源:OUT IN TAIWAN)

在1999年時,當時三十二歲的Vincent認識小他十歲的現任男友。當時的他在亞洲電台主持一檔同志廣播節目-真情酷兒。電台裡的同事介紹自己的筆友給Vincent認識。在認識現任男友前,Vincent曾有過四段戀情,但最後都以失敗作結,導致他對感情灰心認為自己不適合談戀愛,已經做好孤老終生的準備。「我自己的擇偶標準很高,至少單就外表來說,不夠高不夠帥的小鮮肉我都看不上眼。所以,我前面那四任男友都長得非常可口。但奇怪的是我又矮又醜還是殘障者,有很多同志都又高又帥,這樣到底有誰要和我交往。」對於自己的現任男友,一開始Vincent並無和他交往的打算,純粹當作多認識一個朋友。「而且那時候我還覺得他的外表完全不是我的菜。可是在我們第一次約會時,我們開車去淡水、三芝玩,我一將車停下來,他馬上下車,我以為看到我本人之後被我嚇到,所以要趕快逃跑了。沒有想到他只是下車幫我開門,扶我坐上輪椅。我被他的貼心細膩給感動到,於是決定開始追求他。」不知不覺,他們交往至今也即將步入第二十年了。現在的Vincent不只擁有雙重優勢身分而且還有一個穩定交往對象,成為人人稱羨的「人生勝利組」。

 不要選擇漠視,請好好地看看我們

 多年來積極追求殘障同志者權益的Vincent,在男友與各界好友的支持與鼓勵之下創立《殘酷兒》與《手天使》,一路上遭受許多不友善的言論攻擊。但對Vincent而言,不論是怎樣的評論都是相當珍貴的反饋。「我們做這麼多事,一點都不害怕被罵,畢竟手天使跟殘酷兒本身就對一般民眾具有相當的衝擊性。我們唯一害怕的只是,做了一堆努力後,卻從來沒有被看見。」

我要留言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