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東好茶部落新生命

【記者 鄧偉詳/屏東報導】

位於屏東的禮納里永久屋,主要由大社、瑪家以及好茶三個部落組成,其中好茶部落的族人由原本的「好茶舊社」(又稱舊好茶)到「好茶新村」(又稱新好茶),最後因為2009年的莫拉克風災到了現在的「新新好茶」,他們不斷地適應環境的變遷,也試圖尋找發揚文化與生活上的平衡。

郭玉鳳與教會朋友開心合照。(圖片由郭玉鳳女兒提供)

郭玉鳳,1941年生,今年78歲,是好茶部落的魯凱族人,非常熱愛種植小米、地瓜,在以前新好茶時,時常待在田裡彎下腰來,帶著斗笠,手拿鋤頭、鐮刀,一待就是好幾個鐘頭,家人只要沒看到她的身影,就知道她一定又栽在田裡了。她還說:「以前我在山上裡曬的太陽很舒服,不會像現在的太陽很不舒服,沒曬幾分鐘就覺得皮膚受傷發紅。」

直到1961年二十歲結婚以前郭玉鳳都居住山上裡,生活平凡簡單,假日就會到教堂做禮拜,在山裡唱聖歌,敬拜歌頌耶穌,得到心裡平靜,禮拜結束後跟三五好友坐在樹蔭下聊天,談笑風生,轉眼間,一天又這樣帶著歡笑過去了。

「新好茶」部落就像是陶淵明筆下的「桃花源」了,進入山林之後,還要大約二十到三十分鐘的車程,九彎十八拐,一進到部落前,轉彎後印入眼簾的是一座大瀑布,部落裡的孩子在下游的河川嬉戲,瀑布上空劃出一道彩虹,歡樂的氣氛彷彿人間天堂。

禮納里街景。(攝影/鄧偉詳)

美好的境地不再

與外界少有往來的「新好茶」部落,環境上宜人居住,沒有空氣汙染,沒有光害,溪水清澈見底,土壤肥沃,偶爾還能捕捉到老鷹在天空盤旋的英姿,這些幾乎不可能發生在市區的事情,只能在這裡看見了,部落可以說是與大自然為舞。

但是,當年輕人長大需要工作賺錢時,只能遷移異地尋工作機會,因為部落裡缺乏工作機會,部分年輕人也可能因為生活、文化上的不習慣,在市區求職屢屢受到挫敗,在部落與市區的夾縫中難以求生存。然而有些年輕人把自身的傳統文化帶入都市,成功的發揚並自己創業,取得完美的平衡點,不被市區的商業模式框架住,也不忘自己的文化根源。

直到了2009年,一場無情的風災,迫使他們依依不捨的離開了「新好茶」,那充滿情懷的地方,但是土石流幾乎掩埋整個社區,二樓建築物夷為平地,讓他們不得不往外遷移。在「新新好茶」社區這個新環境對他們來說有利亦有害,但經過十年的時光,也慢慢地適應了,也發掘了部落的價值性。

福禍相生的新環境

屏東縣瑪家鄉禮納里被譽為台灣的「普羅旺斯」,眺望整個屏東平原,風景一覽無遺。地點也較靠近市區,年輕人工作機會變多,工作地方和家裡的距離也縮短,不用太擔心夜晚騎山路的安全疑慮。部落的連結,也能創造在地文化的特殊性。以好茶部落為例,發展出「脫鞋子部落」,以及接待民宿的方式,讓遊客體驗山裡的休閒生活、原住民風味餐等等。其他的族人也紛紛賣起具當地特色的小米甜甜圈、石板烤肉,每當店裡一開張,客人便絡繹不絕。

郭玉鳳一家人接待外來遊客。(圖片由郭玉鳳女兒提供)

但一則喜一則憂,看似美好的文化帶動商機模式,卻也直接地影響到族人的日常生活。郭玉鳳分享道:「有時候在客廳看電視,或者洗澡出來,就有人從家裡外面直接走進來東看西看的,覺得很奇怪,以前我也不會鎖門的。」

禮納里上的街道硬生生的被柏油路隔著,不再像是「新好茶」處處是有溫度的泥土路,現在感覺人與人的聯繫被一棟棟無趣的建築物隔離,而不是有故事、有溫情的石板屋,屋子縫隙間需要其他人才能夠緊密結合,年輕人見面也開始有些生澀了。

雖然因為環境變遷與天災迫害之下歷經了兩次的遷移行動,但是魯凱族人對生命的韌度絲毫沒有減少,到了新的環境,有新的適應方法足以生存,也能從中創造在地價值性,這可能是心中除了不要辜負對祖先的努力以外,也不要輕易的對生存的環境低頭罷了。

我要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