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上剩下的麵包

文/江宜宸

靜宜大學大眾傳播學系

曾任電視台新聞記者

現為紀錄片執行企劃、節目企劃自由接案者

 

一天跟先生到商場吃晚餐,剛好趕上打烊前半小時,麵包店在出清架上剩下的麵包,由於選擇不多,先生選了乳酪明太子麵包,我選了五榖雜糧麵包,這些平時不太會留意的口味,意外好吃,這跟接案的人生一樣,以貌取人沒有用,只有合作過才知好壞,想從事大眾傳播相關產業的接案工作者,你或許會想知道…

「好的團隊帶你上天堂」

離開電視台的記者工作後,在電視圈、紀錄片圈當自由工作者,採訪、寫企劃繳本、當執行…,工作團隊裡,不乏像我這種接案的人、獨立工作者、個人工作室…,就算在公司行號上班,跟不同的人搭配,做出來的成品效果也不一樣,就好像架上剩下的麵包,來自四面八方的合作夥伴,有些是資深的,有些是深藏不露的,有些是剛入行的…,每一次的組合都像是賭博一樣,合得來就建立關係,合不來就拒絕往來,接案的生態,東湊西湊的工作夥伴,有時候會迸出驚喜的火花,有時候是意想不到的災難驚嚇,還好每一次都工作都會洗牌,這大概是身為一個freelance才能體會的箇中奧妙。

我(右二)擔任節目企劃,回到故鄉南投國姓鄉,採訪客家村新移民,與新住民媽媽們合影。(攝影/劉道玄)

有時候會感嘆網路時代,被數位串流平台、youtube..等瓜分的娛樂產業,資源少有時候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接案比起in house相對不穩定,但是工作時間相對自由,可以選擇自己感興趣的工作來做,有時候甚至可以選擇工作夥伴,但如果沒有規劃好工作期程,有時候會忙不過來,有時候會很閒,這也是接案的人永遠都要學習的課題。

與蔡靜茹導演(左二)一起採訪客家歌仔戲女伶謝玉鳳阿姨(右),在烈日下擺攤的日常,我(左一)擔任紀錄片執行兼客語翻譯。(攝影/李中旺)

健康跟收入無法兼得

錢不是萬能的,但在大眾傳播的工作裡,錢可以買你的時間,而你永遠都在跟時間賽跑,可以三天完成的工作,業主絕對不會給你四天,最可怕的是再多的計畫都敵不過變化,拍攝的期程可能因為天候延誤,或者因為各種可抗的、不可抗的人為因素而拖垮進度,時間就是金錢,而付錢的就是老大,尤其是公部門的案子,發包單位各種職等的丞辦人員,形同層層關卡,連繫你的可能是最小職等的窗口,交出成品後,根據窗口轉述主管意見修改、再修第二版本、三修版本…最後改回第一個版本,這都是常有的事,想要順利達陣,只能用大量的加班熬夜邁向終點,所以每當我完成一個案子以後,都只剩下「吃飽睡好」這種卑微的心願,休息充飽電後,再邁向下一次的爆肝。

我(右一)擔任紀錄片企劃,在工作結束後仍與友人,多次拜訪李福堂(左一)爺爺、管文英(左二)奶奶、大陸來台探親的兒媳婦史素英(右二)。(攝影/董紜辰)

「錢賺得夠多,就不用靠理想配飯了」

正因為大眾傳播業屬於高度勞心勞力的產業,做了幾年後,我累積出的心得就是如果「錢太少就在家睡覺就好了」,因為金錢買不到健康,唯有把身體養好才能繼續賺錢,即便像我在業界累積了快十年資歷,還是會被問到那種責任制的接案工作,用工作天跟酬勞來算,平均薪資一天不到300塊,這種金額在台北連三餐都不夠吃,像這種時候,不用猶豫就選擇「謝謝,再聯絡」,剛投入這個產業,還天真的以為金錢可能會腐蝕掉我的理想,讓我出賣靈魂,實際上,賺那麼一點錢,想出賣靈魂也沒有價值,沒有理想是待不下去的,或許看開的那一天,就是離開業界的那一天。

我要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