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藝的傳承 書寫歷史的銀帽工法

【記者 蔡珮筠/台南報導】

隨著時代的變遷,現今的傳統工藝不如過往般的興盛,技藝的保存與延續亦不容易。然而,位於台南市中西區的「金成昌銀樓——銀帽專家」,實際上已有七十餘年製作神明銀帽的傳統技法,到現在傳承至第三代,由家中排行第三的吳直璉與弟弟吳典澄承接,並秉持著長輩傳承下來的技藝精神,持續的製作與突破。

因緣際會下的轉機

第一代的開始是從1950年代吳直璉的爺爺吳金池先生所創辦,由於當時家中環境較為貧困,爺爺便到外縣市去學習技術,因緣際會之下,與一位從大陸撤退來臺的老師傅學習像是柳絲銀帽、蹔仔路、挑、刻等等不同的技法。當時投入多年的時間與精力所習得的技術,對於爺爺來說不僅具有深遠的影響,後來更是將畢生所學的技術與經驗透過傳承延續至今。

店內銀帽成品。(攝影/蔡珮筠)

走進門口望向櫥窗所見的是各式各樣不同的飾品,吳直璉說,最初也是從飾品類開始做起,之後才有在做神明銀帽。對於長輩從事此項傳統文化工藝,在這個產業中長大的他,不僅是懷抱著尊敬與感謝的心,更是認為有義務將之繼續傳承下去。從小就耳濡目染的吳直璉,孩提時原本只是跟在爸爸旁邊幫忙清洗神明帽飾;直到2013年,十八歲的他從學徒開始正式做起,剛開始學習的他與弟弟,總是到了三更半夜還在研究銀帽的製作,討論著要怎麼製作會比較好看,從線材細節的勾勒到熔銀的過程,剛開始的時候也是有許多失敗品,從失敗中學習,便是一步步的累積經驗,遇到的困難要如何面對、如何處理,都是要多聽、多看、多學習。然而在2012年,吳直璉的爸爸身體突然出了狀況,當時的情況並不樂觀,所幸後來身體恢復的狀況比預期中的還要好,讓有在敬拜神明的吳直璉更加地相信,是神明的保佑讓爸爸能順利的度過,同時也讓他更堅信的承接下做神明帽飾的這項使命。

工藝的堅持 永續服務的精神

用柳絲線製作帽飾上的細節。(攝影/蔡珮筠)

製作神明帽飾這個產業就像是一個設計師一樣,在設計帽飾的過程中,需要融合現代的元素在裡面,同時又不能跳脫傳統,不同神明所戴的帽飾,會有不一樣的設計,也會依照活動與使用場合而有不同的設計。吳直璉說:「我希望每一尊神明都戴到好的銀帽。」對於一頂銀帽的製作,有著對自我的要求與堅持,除了精細的工法之外,更希望製作出來的銀帽能讓神明戴的舒適。一頂帽飾的製作時間,會隨著帽飾尺寸的大小與細緻度而有所不同,短則兩個禮拜,長至一個月以上,其中要如何精細的勾勒出圖案的細節,則是製作過程中較為困難的部分。

線材皆從銀條處理過而成。(攝影/蔡珮筠)

再往裡面第二道門走進去,是製作銀帽的工作空間,映入眼簾的是大大小小的工具與材料,弟弟吳典澄則是在一旁的工作桌上做著帽飾上的小圖案,看到他緊盯著桌上的線材並用鑷子勾勒細節,對著線材又敲打又火烤,同時吳直璉也說,這是一個消耗眼力的行業。 接著,吳直璉拿出銀條,所有線材的來源都是經過銀條處理過後而成的,他開始講解線材的處理過程,必須先從銀條變成四角線,再變成圓線,再用電鑽將一條線的頭尾纏在一起即會變成柳絲線,此為傳統工法的其中之一。在一旁的機器是輾壓機,是將線變成厚薄度的機器,要能一次準確的壓到需要的扁度需要有經驗的累積,將銀條用輾壓機壓扁過後則會變成批。銀帽上所鑲嵌的寶石亦有優劣真假區分,其差別需要看色澤、切割面,底部的顏色亦可辨別;銀帽的價值很高,不過它的使用期限可以很久,甚至是到三十年。

再往裡面一個隔間走進去,裡面有許多放置在一旁待清洗的神明帽飾,有些是黑的、有些是乳白色的,平均三到五年會清洗一次,在過去用手洗的速度較為緩慢,不像現在機器一樣快速又方便,磁拋機是用來清洗銀飾的機器,機器的原理是下面磁盤裡的磁鐵吸附上層水中的磁針轉動,通常一般是清洗十五分鐘,吳直璉說到:「為客戶做帽飾,我們都是帶著永續服務的精神,如果帽飾有問題我們都會做處理。」而位在角落的桌子的是用來熔銀的工作桌,有許多壞掉的線材或是失敗的材料會拿來熔回銀條,吳直璉用些許的廢材示範熔銀的過程,要將火侯控制的適當亦是需要一番練習,當材料用火加熱熔完之後,要將熔出來的銀放進硫酸裡面過濾出雜質,浸泡一陣子之後再用清水沖泡過便是一塊銀白色的金屬。

尚未清洗的銀帽呈乳白色。 (攝影/蔡珮筠)

傳統工藝的延續

科技日新月異的進步,許多機器取代了傳統的工法,然而,現今傳統文化工藝產業的製作者大部分是以老一輩的人居多,對於傳統工藝的沒落,只能找尋不同的方法去拓展。在這個網路發達的世代下,藉由正在經營的網站加以推廣,簽學徒亦是延續傳統技藝的管道之一,「自己的能力有限,能夠做多少事就做多少事,讓更多人去認識與了解這個文化產業的重要。」吳直璉說著。

熔銀的過程。 (攝影/蔡珮筠)

我要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